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正文 第2043章 买几本书

    宋和真办事迅速,很快就安排了两个身手矫健的军人便衣过来保护。

    郭南将康画柔送回去再过来就看见他们了,他还没问清楚缘由,就反被盘问了番,郭南气得差点动起手来,去医院前台打电话告知了叶岫。

    叶岫沉默了会,让他先回来。

    康琴心醒来时,新泉山庄的陆妈刚好来送晚饭,她坐起身笑道:“我好些时候没吃到你做的饭菜了。”

    “少爷担心医院的饭菜不合表小姐胃口,特地让我送来的,你快尝尝。”

    “谢谢陆妈。”

    陆妈站在旁边唏嘘道:“表小姐,外面都是什么人啊?我来给你送饭,又是搜身又是查饭菜的,难道少爷和我还能害你不成?”

    康琴心动作微缓,解释道:“不是这样的,他们是安全起见做检查,对我身边的人和事情都不了解才这样的,待会我关照他们,下次就不会了。”

    陆妈小心翼翼的看了眼病房门口,“以前表小姐身边都是少爷的人,现在这两人真是不通人情。”

    “人家也是好意,毕竟我才经历危险。”

    “表小姐这么好的人居然会被人追杀,我想起来就觉得心惊胆战,还好陆副官跟着您,否则少爷岂不是要担心坏了。”

    听陆妈这般讲,康琴心顺口询道:“小舅舅在山庄吗?”

    “没有,少爷是打电话回来让我给您送晚饭的,他应该还在公司里,这阵子少爷忙着呢,听秦管家说事情不顺着。”

    康琴心面色凝重。

    收拾好了碗筷后,陆妈问她明早想吃什么。

    康琴心道:“清晨就不用了吧,医院这边有清粥的。”

    “表小姐就别跟我这老妈子客气了,少爷交代了我最近的工作就是每日三餐的给您送来。”陆妈憨笑着应话。

    康琴心也不和新泉山庄的人见外,便说了两道陆妈的拿手点心。

    陆妈愉快道:“行,保准表小姐明天醒来就能吃上,那我先回去了。”

    康琴心点头,靠在那觉得无聊了些,想唤郭南给她回去取两本书来,又记得外边是司雀舫的人,便忍住了。

    次日她用完早饭,魏新荣来了。

    他这浮夸的脾性,刚进门就悲痛又心疼的表示了番,惹得康琴心哭笑不得,“成了,打住!”

    又问:“你怎么知道我在医院里?”

    “你表哥我是什么人,这新加坡哪有能瞒得住我的消息?”

    “姑姑和姑父不会也都知道了吧?”康琴心略有紧张,他们若知道了,自己家里也就瞒不住了。

    魏新荣摇头,“我爸对这些社会新闻才不上心呢,是我昨晚和几个高级警官吃饭时听说的。

    我一想天河桥附近,又惊动了司二少,再听说你小舅舅来裴氏医院待了半日,以我的聪明才智还能不晓得是你出了事?

    我再过来打探了下消息,这不才见着你了吗,我妈还不知道。”

    “那你别告诉姑姑了,阿希也别说,我受伤这件事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魏新荣点头,却为难道:“我是可以不说,不过阿希她每日和裴家的千金待在一块儿,你住在裴氏医院,恐怕早晚得知情。”

    “那你就跟她先打好招呼。”

    魏新荣爽快的应道:“成!”

    过了会,他又不自然的问起她的伤势来,言语眉间很是关切。

    “放心吧,司家大小姐亲自做的手术,你觉得会有事吗?我就留着观察几日,过两日就出院了。”

    魏新荣闻言安心,“没事就好,你要多注意些。那些人能那么精确的知道你的行程而选在天河桥那边动手,肯定早就观察过你的出行了。”

    康琴心表情严肃,“我知道。我前两日都没怎么出去,那晚出门也是临时起意,若非监视着我行程,是不可能做那安排的。”

    “需要我拨几个人手过来吗?”魏新荣问完也不等答话,“罢了,你小舅舅那么周全的人肯定不会再让你身陷危险之中的,我的几个手下和他那边的私兵可比不了。

    话说叶家的人真是越来越谨慎了啊,刚还问我身份搜我身呢,要不是你出声,连我的枪都要被收走。”

    康琴心纠正道:“那不是叶家的私兵。”

    魏新荣惊讶:“不是?”

    又回头看病房口,匪夷道:“我看着是行伍出身啊。”

    “确实是军人,但不是叶家的,是司家的。”康琴心说完挪开视线。

    魏新荣嘀咕了声“司家”,再是从凳子上站起,大声道,“司家?”

    察觉到是医院,他又努力平复好情绪,惊道:“司家的人怎么会在这里,司二少派人的?”

    他语气里带着几分不可思议,又含着几分不确定。

    康琴心接道:“那晚我出事,就是从司家回府的路上。二少觉着抱歉,恐我再遇意外,所以派来保护我的。”

    她不太想谈这件事,故意转开话题,改问道:“对了,那日你替阿姐去接薛瑶,她如今怎么样了?”

    魏新荣的心思还在司雀舫保护康琴心的这件事上,闻言漫不经心的的答道:“薛瑶能有什么事,不谙世事的大小姐。

    我和阿希接她去了公寓,又找人替她收拾整理好,还带她出去用晚餐逛街,玩到大半夜呢。要不是表姐找去,我和阿希都抽不开身。”

    “是吗?我记得薛瑶从前是个很腼腆害羞的姑娘。”康琴心略有些奇怪。

    “这有什么奇怪的,女大十八变,自然不会同小时候那样内向了。”

    “她入学的事安排得如何了?阿姐前几日出门得频繁,应该是去帮她的。”

    魏新荣无所谓的说道:“阿希在比仑里当助教,帮着薛瑶办好了手续,应该没什么事情了。你就别去关心这些旁人的事情了,还是多静心养伤吧。”

    康琴心点头,“我知道了,还是多谢表哥来看我。对了,我在医院里无聊,你若方便替我送几本书来。”

    “这有什么不方便的,你要什么书?”

    康琴心报了几本有关经济学的书名,魏新荣皱着眉道:“都住院了还看这些费脑子的书做什么?我记得离这不远就有家书店,你等我去给你张罗些有趣的好书来。”魏新荣不由分说的去买书了,等他回来康琴心看着眼前的国外浪漫故事书籍有些无语。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