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江湖修神

正文 第463章 战中(六)

    一秒记住【 O】,精彩无弹窗免费!;第463章 战中(六)

    而在另一边,刚刚从东方祁这边飞出没有多远的向天成,突然间现不远处的沙地之中出现一阵沙尘,在黄色的沙地上划出长长一道尘土,而在沙尘的最前面,则是一辆军用的装

    能够在这片区域内如此自如的使用装甲车的人,除了异能组的成员之外,向天成相信不会有其他任何人,普通的军方,是绝对不会进入这片区域的,而普通人,不仅不可能到这里,更加不可能开着装甲车。而且向天成从这辆装甲车驶来的方向来判断,这辆装甲车并不像是想要返回基地,而是看着似乎有些漫无目的向战场最中心开去,并且装甲车在沙丘之中随意开着,马力十分的大,将车后的沙尘扬起一片,而如果不是他扬起如此多的沙尘,向天成或许根本现不了他的存在,很明显,车中之人似乎并不想隐蔽行迹,相反,似乎更加想让人现自己一样。

    按照道理说,如果是异能组的人,是绝对不会如此冒失的,做出如此不理智的行为,而且自己的命令中说的很明白,异能组成员必须全部返回基地,谁也不得私自行动。所以当向天成看到这种事情,心中不禁有些诧异,虽然说此时自己身前有着非常重要的事情,可是见到如此的事情,向天成也不可能不过问,毕竟如果这装甲车中的人是异能组的人,那么向天成更应该去看看了,毕竟此时像他如此这样的行动,可是十分的危险……

    “吱……”在向天成忽然间落到沙丘上面时,正好站在装甲车前,而与此同时,装甲车之内的人似乎也现了向天成,为了防止撞到向天成,也当即停车,出一阵刹车的声音。

    而在装甲车停下后,由于装甲车的视窗只有很小的一块,所以向天成并没有看清车内的人,可是正当向天成想用神识探查一番的时候,装甲车的大门忽然被打开了,车中跳出来一名男子,而向天成看到这名男子出现后,向天成面上不禁无奈,因为什么?因为此时车中出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之前被向天成调过来,但是却因为战场中的种种事情而被遗忘的王强。

    此时,王强除了那副常年必须佩戴的墨镜之外,身上则是穿着一套米黄色的迷彩军装,虽然显得有些是紧身,但是却勉强也合适,将王强那高大的身材显得更加孔武。

    “天哥……”在两人相视而望数秒钟后,王强当即大喊道。

    喊罢,王强面上一笑,再次钻回装甲车内,将几个被捆绑的严严实实的修真者扔出车来。

    “小子,他们这是怎么回事?还有你怎么会在这里瞎转悠?又穿着这身衣服开着装甲车?搞什么呢?”在看到这些少说有六七个似乎是被王强抓住的修真者后,向天成当即对王强问道。

    而听到向天成的问题,王强面上不禁一笑,对向天成将自己这几个小时之间生的事情告诉了向天成。

    原来,王强在得到向天成的命令要他赶往这边后,便当即被京城的军方接走,随即安排他前往这边,可是由于种种关系,当王强成功到达这边的时候,基地之中却已经空无人烟,在寻找一圈后,王强就连一个人也没有现,而给向天成打去电话,电话却也是无人接听。

    而也就是这个时候,基地外的远处忽然传来一阵爆炸声,而爆炸声自然是战事开始时的那阵爆炸,虽然说这个基地距离战场有着相当的一段距离,但是在几乎可以说是一望无际的沙漠之中,这种空旷的场所,如此剧烈的一连串爆炸,可能不让王强听到吗?

    而听到爆炸声传来,王强当然知道有事生,随即来到基地的最高瞭望处,通过上面的高倍望远镜当即观察到了最近区域内的战情,而当时的战情生后,王强当然知道自己是来晚了,战事已经开始,而自己是来帮助向天成的,所以他当然不能够坐以待毙,当即就要去参加战事。

    可是由于王强此时虽然能够勉强的唤出飞剑,但是他却不能够很好的操控,而且一紧张,别说操控飞剑了,就连飞剑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见状,王强心中越是着急,可是试了多次却根本无果后,王强只好放弃了用飞剑的念头,随即王强便想到了这里可是军事基地,里面不可能没有代步的工具,而且刚刚在望远镜里面,王强也在外围看到了一些汽车,不,不应该是汽车,而是装甲车。

    都说没有一个男人是不喜欢武器的,特别是那些军用的汽车武器,而王强也当然不例外,所以王强当即便四处寻找,别说,东西还真的被王强找到了,而且不只是代步的工具,就连战斗所需要的所有武器装备,也一应俱全,而后来王强身上的那套专门配合沙地作战的迷彩服以及装备,正是在基地中的所得。虽然王强没有得到任何能够随意使用基地之中物品的命令,但是王强才不会管那些,因为他知道,就算自己把这个基地都毁了,或许向天成也能够替自己完全的扛下,而不会让自己受半点委屈,毕竟向天成和他可是认识了十几年的朋友,王强知道,向天成对于兄弟的情谊可以最在乎的。

    而也就是这样,王强在到达基地,并且准备好一切的装备后,便马上驱车赶往战场,可是王强虽然准备了很多的装备东西,但是却恰恰忘记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联络用的通讯器,那种就在基地仓库最明显位置的通讯器,也是能够联系异能组唯一办法的通讯器,没有了它,王强根本不可能联系到任何异能组成员,更加不能够现那些异能组成员所设下的陷阱雷区……除非是遇到异能组成员后,才能够得知情况,可是事情就是如此的巧合,那就是在王强到达战场后,并且参与到战事之中,一直都未能见到一名异能组的成员。

    而这一切,或许是由于王强战斗策略的原因所致,因为王强在将装甲车开到战场周围后,便独自一人走进了战场,而由于王强担心遇到大批的修真者,自己对付不了,所以他便一直潜伏在战场的边缘外围,并没有深入战场,而他的目标,则是那些由他头上飞过的单独修真者,总之,他的目标绝对不会过两个,而且都是在绝对没有现自己的情况下偷袭他们,如果修真者躲过,王强不能够一次击杀,那么,到时候倒霉的,就该是王强了……

    王强身上什么攻击办法的攻击效果最高?当然是他那双能够击穿岩石般坚硬的眼睛,所以此时王强依靠他身上的黄色迷彩潜伏在这里,在对于空中飞过的修真者一一击杀,而那些被王强从装甲车上拖下来的,正是那些虽然被制服,但是却没有受伤,依然存活的修真者。

    当然,如果是非常高级的修真者绝对不会被王强如此制服,所以此时王强所制服的那些修真者,不过是当时的那些想要临阵脱逃,寻求自保的小门派弟子而已,不然,王强也不会如此轻易的就能得手。

    而当时间一点点推移,小门派的人员逐渐撤离或者被除掉,而剩下的人自然都是高手,特别是在当异能组成员按照向天成命令撤退后,那些高级的修真者,更是全部集中到了一起前往郭瑗艾方向,所以王强这边更是没有人任何修真者经过,所以王强等了许久也不见有修真者经过,这才会重新回到装甲车,企图深入战场一探究竟。而当王强驱车进入战场后,别说战斗,就连一个人影都没有,为此,王强没有办法,只能四处寻找,另外,王强还利用装甲车所能带起的沙土来做出目标,希望修真者能够看到,不过,王强这样做还没多久,敌人到没被吸引过来,反倒是把向天成吸引了过来。

    此时在王强说罢,向天成不禁点点头,随即说道。“好了,我知道了,你做的很好,不过你这样做,也十分危险,知道吗?万一吸引到了大批的修真者,你拿什么应付?”

    而听到向天成的话,王强不禁嘿嘿一笑,说道。“我这不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嘛。”王强说罢,继续问道。“天哥……您这是去做什么?”

    听到王强的话,向天成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有要事在身,随即对王强说道。“我这边有些事情,你现在马上给我回到来时候的基地当中,外面太危险了,我已经让他们全部撤回到基地当中,现在你也给我老老实实的回去,去向虞朗报道……”

    可是听到向天成的命令,王强似乎并不情愿,接着说道。“要不我去帮你忙吧,多一个人,也多一点力量嘛……”

    可是在王强的话与还没说完,向天成便当即打断说道。“什么多一份力量,你去就是多了一份负担,你赶紧给我回去,不然有你好受的……”

    看到向天成如此坚决,王强也不再苦求什么,当即有些委屈的应声便转身向装甲车走去,而当他走到装甲车前的时候,看到那些正在挣扎的修真者,转身问道。“天哥……那些人怎么办?”

    “不用管他们,让他们自生自灭好了……”听到王强的话,向天成当即说道。

    在向天成说完,王强不禁耸耸肩,然后钻入装甲车,启动后飞向基地开去。而在王强离开后,向天成这才重新起飞向塔宾苏盆地飞去。

    此时,时间已经是下午两点整,而向天成与绝云门之间的距离,也只剩下数里地之远,而在他们两方的中间,则是他们两方的最终目标塔宾苏盆地。

    绝云门这个修真界十大门派之一的门派从最开始到现在,一直没有动作,而他们门派的实力,如果单论,绝云门绝对是占上风,毕竟绝云门的弟子至今为止,还没有一人伤亡,人员体力上,也绝对占有优势。

    浩浩荡荡的五六十人,这几乎就是绝云门过半的弟子数量,可见绝云门此时对于这件事的态度是如何,虽然这五六十人之中,毫无疑问是存在着不少滥竽充数的中级以及低级弟子,但是一个门派之中既然敢如此出动,那么其中高手的比例自然不会太低,最起码也不会低于轻风门的高手数量,保守估计也会有十几名高级,能够独当一面的修真者。

    或许是由于刚刚因为王强的关系,使得向天成有些耽搁了,所以在向天成距离塔宾苏盆地还不足一公里距离的时候,绝云门的那些修真者便在唐绝的带领下进入了盆地之中,并且似乎是按照事先做好的设定,那些修真者当即分散开来,严守各处。

    而向天成这边,在现他们已经进入,并且已经做好准备后,并没有冒然的出现阻止他们,而是从空中落下,缓缓的向盆地之中潜伏而去。

    由于这个塔宾苏盆地四周皆是沙漠之中少有的山谷,而山谷的出入口只有两端,所以向天成此时的目标很明显,既然他们已经在自己之前到达这里,想要将他们赶出去,已经是不可能的,所以此时向天成的目标就是找到唐绝,并且在天玉之前除掉他,在或者就是抢在他的前面,得到天玉,然后自己抽身离开……

    可是当向天成缓缓穿过那些看守的修真者,来到盆地正中的时候,在这里,并没有看到唐绝的身影,反倒是看到了一些修真者在这里围绕着一个石碑站在这里,而在他们身边四周,则是有着将近十几名的修真者看守在这里。由于向天成不知道此时是什么情况,所以他并没有轻举妄动,而是仍旧隐匿在附近,观察着。

    其实,不是向天成不想除掉他们,而是向天成怕自己以现身,会打草惊蛇,毕竟他们的人实在太多了,而且其中还有没有露面的绝云门门主唐绝,在修真界行走这么久,向天成从没有与这么多的修真者战斗过,对于自己能否敌得过他们,向天成也是未知,心里没有什么底。

    “门主……”在向天成潜伏在这里没过半分钟,在山谷的另一方面走来一个有些瘦小的老人,面上不禁透漏着一种阴险的笑容,而这人,不用问,自然是绝云门的门主唐绝。在他出现后,盆地正中的那些修真者当即对他行礼说道。

    而在这名老人走到那些人身边后,低声问道。“还有多久能够完成?”

    听到唐绝的话,一名应该是带头的修真者,急忙回答到。“大概还需两刻钟的时间,结界才能够最终完成……”

    “两刻钟?不行,一定要加快度,刚刚我收到消息说,郭瑗艾那边似乎已经到了最后的决战,如果他们那边一结束,不管是哪边赢得了胜利,都将会是我们的敌人,我们既然准备了那么久,此次必须成功,不能失败……一定要加快结界的形成度,一定要在他们现我们的计划前完成……”听到这名弟子的话,唐绝当即说道。

    “可是门主……这结界加快的话,那么他的防御能力也会相应的降低……”听到唐绝的话,这名修真者当即说道,可是他的话与刚刚说了一半,便被唐绝打断了说道。

    “这些你就不用管了,你只管按照我的吩咐带着你的人给我做好我让你做的事情就行了。”在唐绝说罢,这名修真者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是他却没有说出口,因为此时唐绝的面上已经显露出不悦的神态,随即这名修真者只好应声,随后继续转身对着那块石碑继续做事。

    “原来他们这是要在做结界……”在听到唐绝他们的谈话后,向天成低声自语说道。

    随后,向天成再次用神识观察了一下绝云门此时的弟子分布后,向天成终于明白了刚刚唐绝为什么会如此说话,按照道理,结界本身就是一个属于防御性的设施,可是此时唐绝却并不想让结界多么坚固,只是想要他快点完成,因为什么?因为按照向天成的推测,唐绝并不是想希望结界能够防御什么,只不过是想要能够抵挡一阵便可,而且更加重要的是,此时绝云门的修真者,皆是集中在山谷的两个出入口,而相对来说,向天成来时的那个入口的人员更是众多,有将近二十多人。很明显,唐绝这是企图在用自己的弟子当作人墙来抵挡攻击,想要用自己弟子来阻止来者,而这个结界,也不过是一个临时性的屏障罢了。

    而且向天成此时也知道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唐绝如果拿到了天玉,那么他绝对不会在这里继续停留半分,他定然会在第一时间离开这里,去一个极其安全的地方,在这点上,与向天成的意思不谋而合。

    见到如此,向天成当然不能让他如愿,随即向天成也不管自己会不会暴露行踪,打草惊蛇,当即唤出飞斧,站在岩石后面,一记真元刀便随即射出,而他的目标,自然是唐绝,而在真元刀射出后,向天成便当即再次离开了原位,利用遁术进入不远处的岩石之中。

    “嘭……”真元刀穿过岩石,岩石瞬间被击碎,而击碎岩石后的真元刀仍旧是以着极快的度冲去。

    这突如其来的事情让此时在场的这些修真者,甚至是唐绝都吃了一惊,可是唐绝毕竟是一门之主,而且这记真元刀的目标正是自己,所以他还在其他人正为这突如其来的事情而感到吃惊的时候,唐绝便当即将自己身边的一名弟子抓了起来,扔向了真元刀。

    随即趁着真元刀被这人抵挡的一瞬间,唐绝当即飞身逃离,而在唐绝刚刚离开原地后,只见真元刀顶着那名绝云门的弟子呼啸而过,撞在了他们身后远处的岩石之上……

    被扔出去撞击到真元刀,再加上真元刀带着又撞到了岩石之上,这两次撞击都可以说是致命的,而那名绝云门弟子,当即没有任何的反应便倒地气绝身亡。

    “谁……给老夫出来,不要偷偷摸摸的……”唐绝稳定身体后,当即唤出飞剑指着刚刚向天成出真元刀的方向大声喊道。

    随后,唐绝继续低声对身后的那些弟子说道。“大家小心,来者不善,不可轻敌,你们继续召唤结界,剩余的人,都给我留意,另外,去通知外面警戒的人,注意情况,不要让任何人靠近这里,如果有人出现,妄图进入,不管是谁,格杀勿论……”

    原本以为如此戒严的地方,不会有任何人出现,而且他们在这里已经许久,很明显是后来才进到这里的,能够绕过如此的防守,再加上刚刚的那记如此猛烈的真元刀,唐绝当然不能掉以轻心,当即吩咐自己身边的弟子,而在唐绝说罢,他身后的两名弟子当即向两方跑去,而他们的目的,自然是将唐绝格杀勿论的命令传达下去。

    “给老夫出来……”在唐绝说罢后,见没有人应声,唐绝当即唤出十数柄飞剑,大声喊道,而在喊罢,他身后的那些飞剑当即向刚刚向天成的位置飞去。

    只见那些飞剑排成一排,直径向山石穿击而去,而当飞剑撞到山石的时候,出了一阵嘭响,而山石也随之碎裂。

    “没人?”在飞剑击碎山石后,唐绝现里面并没有人,所以不禁低声说道。

    可是就在他说完的一瞬间,在另一方向,再次一记真元刀突然间呼啸而出,看到这记真元刀再次出现唐绝除了当即闪身之外,同时也操控飞剑当即向真元刀出现的地点冲去。

    可是就在唐绝闪躲之后,唐绝才现那记真元刀并不是向上次一样是攻击自己,而他的目标,则是自己身边的那些正在召唤结界的本门弟子。可是此时就算唐绝现这点,已经来不及了,只好专心一致的去操控飞剑,以击杀出这记真元刀的向天成。

    “嘭……”,“嘭……”连续数声嘭响传来,此时的响声,除了唐绝操控的飞剑撞击到山石而传来的响声之外,还有那记真元刀撞击到一名正在召唤结界的绝云门弟子后,被撞击出去,以及撞到山石所出的撞击声。

    此时唐绝没有时间理会那名自己门中的弟子,因为此时除掉向天成,才是最为主要的事情。

    而唐绝身后的那些弟子此时则是急忙的调动了起来,其中一名修真者接替了刚刚那名召唤结界的弟子,继续召唤结界,而另外的十几人,则是当即唤出飞剑持在手中警惕的观察着四周,以及防止这些召唤结界的人再次受到莫名的攻击。

    按照道理说,唐绝的反应度已经极快,因为他在现真元刀后,便当即在第一时间操控这些飞剑去攻击,可是在飞剑穿透山石之时,除了那些山石碎片之外,并没有任何的人现。

    可是就当唐绝认为敌人已经再次逃离的时候,一阵阵金属碎裂的声音突然间传来,而在唐绝这边,他所感觉到的就是自己所操控的飞剑几乎是在一瞬间便失去大半的联系,而能够造成这种可能性的原因只能是自己的飞剑被击碎了,在加上刚刚传来的那声碎裂之声,更加确信了这一种可能性。

    而造成这种事情生的原因绝对不会是山石,因为山石是绝对不会将自己飞剑如此之多的一起击碎,所以唐绝能够肯定的是那个刚刚攻击自己的敌人,的确就是藏在山石之中,所以此时除了操控那些剩余的飞剑拖住敌人之外,,另一边则是再次唤出多柄有些异样的飞剑飞向山石之中。

    此时唐绝所唤出来的这些飞剑的剑身十分的扭曲,像是蛇形,或者也可以说是有些单薄使得飞剑看起来有些扭曲罢了,因为剑刃是薄薄的,就像是一张纸一般。

    一般来说,在修真界,功力越高的修真者,才能够召唤越多,并且是越厚的飞剑,因为质地越厚,他所带来的坚硬程度也越高,能够抗衡的相应也高,而那些普通的飞剑,自然比不上这些。

    当然,一些特殊的功法,也能够相应的唤出一些特殊的飞剑,就像任潇潇的那些细小飞剑,相信没有相对的深厚功力,也是不可能召唤出来的,所以此时这个唐绝所唤出的这种有些奇怪的飞剑,当然不可能是功力不足造成的,毕竟唐绝可是一个门派的门主,而且之前所唤出的飞剑能够轻易的穿透岩石,坚硬程度也着实不低。而他此时之所以会召唤出如此奇怪的飞剑,也定是有着他的目的。

    而之前唐绝所唤出的那些飞剑在攻击后,再次生之前相同的事情,那就是飞剑瞬间碎裂,而在这些飞剑碎裂后,那些唐绝后来唤出的飞剑也再次探入岩石之中。

    其实,唐绝早就知道那些普通的飞剑不能给向天成造成任何的伤害,而他之所以仍旧是要攻击的目的,自然是想要拖住向天成罢了,不然向天成再次逃离,那么唐绝将会更加难以寻找,所以此时唐绝的目的达到了,因为此时自己后来所唤出的那些飞剑已经捕捉到了目标,而即便那些普通飞剑此时仍旧还是有些剩余,但是唐绝并没有理会,完全将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到了后来所唤出的那些飞剑之上。

    而在向天成这边,此时他正隐匿在山石之中,原本向天成打碎飞剑之后便想要闪身离开,可是正当他想要离开的时候,忽然之间他的身边皆是出现了数柄飞剑,见到这些飞剑,向天成不禁有些奇怪,因为什么?因为这些飞剑正是唐绝后来所召唤出的飞剑。

    看着有些单薄的飞剑,向天成感觉到一阵莫名奇妙,可是即便向天成感觉到奇怪,那么该除掉的,终究还是要除掉,所以向天成当即挥起飞斧向这些飞剑砍去,可是就当向天成飞斧砍到第一柄飞剑的时候,一个向天成从未遇到过的事情生了,那就是这柄看似单薄的飞剑忽然间变软,就像一个有感觉的人侧身闪过攻击一般。见到如此,向天成终于现这些飞剑并不简单。

    而就当向天成攻击一落下,那些飞剑的攻击随之而至,可是尽管向天成用力劈砍,可是那些飞剑却没有像之前的那些飞剑一样碎裂,而是皆是闪躲避开了向天成的攻击。

    “嘭……”一声巨响忽然传来,而身在岩石之中的向天成忽然觉得眼前一亮。

    这并不是说向天成眼前生了什么才会如此,而是最普通的日光突然出现在向天成的眼前,而原本的岩石,则是全部炸飞上天。

    此时,向天成的身体已经完全的暴露在空气中,而在他的身前不远处,则是唐绝正带领这自己的弟子站在那里,而他们的眼神自然皆是集中到了自己这里。

    见到自己已经暴露,向天成也就不再隐藏什么,看了自己身体四周的那些飞剑后,向天成身后当即出现一对羽翼随后一跃而起,脱离了那些飞剑的包围,而在脱离包围后,向天成再次回到地面战后,随后收起羽翼露出自己原本的身体。

    “真没想到飞剑还可以如此……”在落地后,向天成看着此时正悬浮在唐绝身前的那些飞剑说道。

    “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很明显,此时唐绝还不知道向天成究竟是谁,毕竟他得到的消息是向天成他们仍旧被郭瑗艾他们缠住,并没有分出胜负。

    “我?你都不知道我是谁?就敢到这里妄图得到天玉?你也未免太高看你自己了吧……”听到唐绝的话,向天成低声笑道。笑罢,向天成随意晃了晃手中的飞斧。

    听到向天成的话,唐绝当即一股气生气,可是当唐绝注意到向天成手中的飞斧后,不禁眉头微皱,低声自语说道。“飞斧……这人究竟是谁……”

    说罢,唐绝身后的弟子忽然间有一个人缓缓的移动到唐绝的身后,轻声说道。“门主,这人……这人应该就是向天成,那个天师族的后裔……”

    “什么?你确定?”听到这名弟子的话,唐绝当即低声问道。

    “恩,确定……当时我们几个人在世事中探查,无意中看到过他的照片……”听到唐绝的话,这名弟子当即答道……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