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小人物的英杰传

正文 98.千古一帝

    一秒记住【笔趣阁 .52bq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黑色,黑色,还是黑色,能够与周围环境完美融合的黑色。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这就是李书实对于那个目测身高两米左右的家伙的第一印象。

    当然,以李书实区区人类当中也不算拔尖,又没有自带诸如鹰眼术之类神奇法术的双眼,他对于这位自带bg场拉歌的战斗看起来仍未结束的领导人物最多也就只能看到一个大框,甚至这个大框也只是他感觉那张唯一不是纯黑色的脸孔判断出来的。

    也幸亏对方还是纯种的黄色人种,否则要是换成奥黑那样的昆仑奴,李书实估计自己将很难在这样的天气下找到对方,也就是说对方若是变身为刺客反正李书实是安全的很,因为他相信没有人能够越过自家萝莉和尼禄酱的联手保护。

    当然,以上不过是说笑而已,李书实可不认为对方如此排场下还会变身为刺客信条的主角,话说就算那些号称“王不动,部下怎么会跟随”的西方君主也玩不出这么高难度的动作来。

    李书实并不知道这些土偶打算做什么,不过到了现在李书实已经可以肯定,这些土偶们的身上似乎出现了一些很特别的变化。

    具体是什么样的变化李书实觉得以自己的语言水平很难表达出来,但他可以确定那些土偶们给他的感觉与之前似乎有着微妙的变化,虽然他的直觉无法像小强那种野兽级的怪物那般灵敏,但作为已经经历十数载军旅生涯的老行伍,李书实觉得自己可以相信自己的这种嗅觉。

    也正因为土偶们的身上发生了未知的变化可以肯定绝对与那突如其来的强光有关,李书实更加无法猜度土偶们下一步到底会如何行动,不过这同样是李书实另外的一点感觉,那便是刚才那一阵堪称奇迹一样的亮光过后的。土偶们的行为似乎变得从容了不少这样的结论让李书实实在是不得不开始有点怀疑自己的感觉,可很快他又否定了这种怀疑。

    或许,比起这些无谓的猜测,直接向土偶们进行询问或许更容易解决所有的问题。

    当然,前提是李书实能够与他们进行亲切友好的交流。

    嗯,不打引号。也不是某国家电视台新闻的专业术语。

    而就在并州人都在猜度土偶们到底打算做些什么的时候,土偶们又再一次主动做出改变。

    那位严重考验了李书实视力的一团漆黑竟然主动亲身上前,慢慢向对峙中的两军正中行去。

    当然,他并不是骑在马上,而是站在一辆很有古风感的战车上,四匹马,身旁是御手和手执长弓的射手,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很明显的装饰,除了战马颈部围了一圈大概是玉制的璎珞。让整辆战车显得相当朴素。

    但只要略略一看便能从这份朴素中感受到一些并不平凡的东西,比如那四匹战马个个四肢粗大,比例匀称,膘肥体壮,筋骨强健,可以说是除了李书实胯下爪黄这样的天马和天马的后裔之外,北方战马中堪称极品的优秀战马,而且最为重要的是。不知道是不是李书实的错觉,他总觉得那几匹战马的身上似乎隐隐透出几许金属的色泽。

    只不过因为天色的缘故。李书实觉得想要确认自己的感觉并不容易。

    另外值得注意的,还有那位手执长弓的射手,穿着的并非是兵士的甲胄,反而高冠宽袍,一副文官的打扮。虽然李书实也知道就算到了自己所处的这个时代,那位文官当中的很多人都属于上马能打仗。下马能作文的全能型人才,远比宋代以后一票手无缚鸡之力专心只读圣贤书的主强的多,不过即使相隔如此之远李书实也能感受到从对方那里传来的自信的态度,这着实让李书实感到有些暗自吃惊,毕竟就算在并州军里。对于自己的射术能够有如此自信的也不算多,就算是小强,最近因为似乎受到某种打击,以至于在这方面也有些自信不足了。

    那辆应该代表着王者的驷马战车之后,则是四辆同样由四匹马牵引的战车,只不过和当先冲出的那辆相比,车体规模上要逊色一些,但在车轴、车轮这些具体部件的某些细节上却显得更具进攻性,使得这四辆战车与当先那辆相比,更像是驰骋在战场上的战车,而当先那一辆则被衬托的好似君王出行所使用的礼节性车辆。

    四辆战车两横两纵,在那辆君王战车两侧落后越两个马身的距离以相同的速度跟随。车上同样是每车三人的配置,其中一辆战车上的三个土偶李书实可是相当的熟悉,赫然便是曾经出现在战场上指挥土偶士兵与李书实交手的那三位相貌极为相似的土偶指挥者。

    看起来他们的地位果然不凡。

    这辆战车位于君王战车左后方的第二排,据说那个时代似乎是以左为尊,那么这辆战车上的那位土偶的指挥者在土偶兵团中的排名应该仅仅只是第三而已。

    在那辆战车旁边的战车上,同样是三个长相相似的土偶指挥者,恐怕互相之间同样应该有着比较亲密的关系。

    前排的两辆战车,左侧那辆手执长戟的是一位头戴面具的将军,看起来很是威严,排名看上去也是四辆战车中最高的一个,但李书实却很清楚对方的实力却绝对比不上那个排名第三的指挥者,因为出现在与西路军交战战场上的这位土偶指挥者的表现实在是有些令人捉急。

    李书实之所以如此不客气完全是因为西路军可以说是并州军与土偶兵团交锋中唯一出现高级指挥官战殁的一处战场,可偏偏在这种情况下,土偶们不但没能趁势占到什么便宜,反而因为前方李敢、乌则,还有那个让一群男人变成抖那个女人的奋战,后方法正和李儒的高效配合。让并州军在场面上丝毫不落下风,甚至还能在局部给予敌人一定的压制。

    最终令西边的土偶兵团不得不因为东面战局的崩盘而主动后撤。

    看起来东面土偶兵团的损失要更大一些,可是李书实绝对相信,如果东西两面的土偶指挥者交换位置,那么李书实这边甚至不需要动用底牌,或许前线的部队便可以在小强等将领的带动下打出一波超神级的进攻。直接推进到现在交战双方所处的位置而不需要等到现在。

    对于对方的身份和实际能力上的巨大差距,李书实只能表示,不论在什么地方总会有生来便是人参赢家的家伙,就算能力并不出类拔萃,也拥有着很多人一辈子都追赶不上的地位。

    至于右侧战车上手执长戟的那位,李书实似乎总是不经意便将其略过,而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状况,并非对方的存在感过低而让李书实忽略掉对方的存在,恰恰相反的是。对方的存在感非常之高,甚至从某种程度上还要超过那辆承载着那黑衣君王的战车。

    但每当李书实的感知不自觉地扫到那庞大的存在感时,李书实便会有种自己调到尸山血海之中的错觉,精神渐渐沉溺于血海之中,身体被无数的冤魂撕扯,咀嚼,吞噬然后愕然惊醒,这才发现短短一瞬却仿佛黄粱噩梦。直让人心胆具颤,久而久之便不再敢向那庞大的存在感望去。就算感知扫过,为了自身的安全也会刻意避过,不愿与之相对。

    当然,李书实在心中也会猜想,不知道小强感受到这样的血腥感又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下意识地瞅了瞅一旁不远处的小强,就看到他浑身颤抖。脸上更是抽搐到有些崩坏的感觉,不过却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压抑不住的兴奋,话说总觉得就算此时有一国色天香在他面前上演一场脱衣秀估计也很难转移小强的视线,这一刻的小强眼中。似乎全都集中到一点上,其余的事情当真是无暇他顾,可以说是专注到了极点。

    事实上其他诸如子龙酱、子义、汉升这些武艺精湛的将领也或多或少露出同样的感觉,面对能与之一战的对手,面对能够光凭气息便压制他们的对手,这份恐惧中混杂着兴奋的情绪的确是很容易让这些武将们兴奋起来,毕竟他们大概也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吧。

    这应该算是李书实集中了这个时代很多一流武者所带来的后遗症么,他们固然可以在一起共同进步,但是没有了生死之间的搏杀,他们似乎已经能够感受到自己武道上的瓶颈。

    “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们也不能怕了他们奉先、文和、子龙、伯韧、仲康、文远、子义、文谦、孟起随我上前。仲德、汉升,你们两个负责压阵,以防不测。”

    对方出列五辆战车十五人,那么为了表现己方对敌人并没有什么畏惧的心理,李书实这边显然不可能带超过十五人的队伍,所以除了李书实自己和一直待在他两侧其意不言自明的苏小萝莉和尼禄酱之外,李书实还需要十二名随从虽然说不能比对方多带人,但是考虑到土偶远超常人的身体素质,李书实觉得少带人装x这种事情也还是不要做为好,天知道敌人是不是还有什么私底下的准备,一个不小心吃了亏可是大大的不妙。

    只不过当李书实点名点到第九个人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背后突然被三双怨念的双眼牢牢锁定罗荷大小姐除了盯着李书实之外还对着苏小萝莉一脸的挑衅,什么样的心思李书实觉得自己大概能猜得出来。可是另外一边又一次突然出现的黄龙少女和白虎喵那两张笑眯眯的脸孔下到底隐藏着怎样的想法李书实可一点都猜不出来。

    既然已经“又”了,那么如果再次拒绝的话李书实觉得自己的下场一定会非常感人。

    就这样,五辆战车和十五骑在对峙的两军正中相遇,除了那立于最前方的君王,土偶兵团的指挥者们对并州军一方的态度绝对与友好二字毫不相关,除了没有真的做出剑拔弩张的动作之外,双方之间气势的比拼似乎比起剑拔弩张来还要激烈上不少。

    “哼~软弱的晋人,竟然沦落到只能靠女人来祈求胜利了么。”

    声音很令人讨厌,语气也让人讨厌。说话的内容更让人讨厌,经过一段时间的对峙,似乎觉得仅仅只是这样对峙并没有什么意义,土偶一方率先发起挑衅。

    只是土偶一方唯一一位有着特色装扮面具,而且疑似地位不低的那只土偶的嘲讽似乎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不论是李书实还是并州军的将军们。对于这样的言辞完全没有反应。

    或者应该说,他们正在等待那几个被归属到“并州军女人”的非人的回应。

    或许还应该算上在其他任何不知情人士的眼中都可以被归为雌性动物的白虎喵

    “喵”

    还没等着女人们回答,一阵尖锐的叫喊声便响了起来,大家的注意力立刻转移过去,而这样异乎寻常集中的视线让被大家所注意的白虎喵到先是浑身一颤,须发竖起,看起来倒像是刚刚被绝顶中x一样,而且随后的反应也很像是高○后莫名的空虚状态。

    接着意识到刚刚发生了什么的白虎喵立刻满脸红晕并马上哧溜一声躲到李书实的背后,借着李书实高大的身躯将娇小无雾的自己牢牢遮掩。

    估计在几百年大概的生命中。白虎喵还从来没有如此窘迫过大雾,尤其这样的窘迫还发生在一群凡人面前,于是产生的羞耻感更是不知道翻了多少倍无雾。

    唯一令人感到可惜的,便是白虎喵逃离的那匹马的马鞍上并没有留下什么“谜の液体”,否则的话在如山铁证面前,或许白虎喵会直接选择自挂东南枝吧。

    对于某只喵星人不靠谱的表现,就算是黄龙少女也少有的露出了无奈的神色,一副“我不认识这只喵。这只喵根本不是我家调教出来,谁想要的话我免费大奉送”的表情。

    于是李书实立刻趁机向黄龙少女眨了眨眼。

    不要误会。李书实并不是打算趁机调戏少女,仅仅只是想要询问对于自己身后的这只小猫人,黄龙少女到底打算用怎样的价格出手,如果可以的话,李书实倒是不介意领回家。

    喂喂喂,你们不要跑啊。还有那边的腐女们不要留着口水冲过来啊

    李书实表示自己只是想要让白虎喵常驻于自己身边的铁匠铺里,为并州军打造各种兵器甲胄什么的,绝对没有想到诸如“白虎喵の无惨”,或者“铜雀春深锁萌喵”什么的,绝对没有

    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了两遍。

    不过似乎也因为这个小插曲的缘故。原本准备说些什么的女孩子们齐齐将目光投向李书实,一副“这事就你负责了”的态度,尤其是黄龙少女,更是微微将脸鼓成了包子,似乎对某人令自家“宠物”白虎喵泪目出丑显得异常不爽,甚至还在李书实能够看到的角度,偷偷做了一个威胁的手势,让注意到手势的李书实不知道该作何评价。

    幸亏苏小萝莉就在一旁,让李书实多多少少能够安心一点,不至于再一次上演白虎喵刚才所做过的一切,而如果那样的情况真的发生,李书实觉得自己很有必要考虑一下灭口的问题了。

    “咳咳,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不过我需要纠正你的想法:请不要瞧不起女人。我不会说你刚才的话是对你的母亲和姐妹的不敬,我只想说,你应该亲眼见过那些出色的女人在战场上的表现,而如果你继续否认这一点,我可以让你选择,这四位女士中的任何一位,只要你连她们都无法战胜,那么我也不会说什么,因为事实胜于雄辩。”

    嗯,李书实相信那个面具男绝对应该还在对之前的战斗耿耿于怀,毕竟那位一点都不像羌人的羌人部落女首领绝对是一员战场猛将,而她和她麾下的那些崇拜她的羌人勇士据说是被称为十二勇士的十三只兄贵,当然你要理解这年头的习惯更是如同压路机一样不断在土偶的军阵中进进出出,几乎快要翻版另一个位面的历史上常山赵子龙在当阳长坂坡的神奇壮举,而且因为在这个位面这一神迹注定不可能发生,所以这群勇士们完全可以拥有命名权。

    说得这么热闹,可想而知某位面具男此时的心情,不过考虑到对方的身后有一票二次元的面具男作为他的背景,其实他心中的伤痛应该不会那么大。

    或者说因为时间轴的缘故,所以其实这位才是那些杯具的面具男集团的精神领袖

    好吧,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李书实觉得自己或许有些过于欺负对方。

    虽然从实际情况看,真正打算好好“欺负欺负”他的是一群战斗力爆表的萌妹纸。

    “咳咳,这样没有意义的争执我想并没有什么必要再继续下去。”

    那个一直在倾听的君王终于在事情演化为不可收拾之前开了口,对于土偶和并州军而言都是一个不错的梯子,甚至在李书实看来这梯子还是土偶一方更长一些。

    当然,或许对方并不会这么想。

    “我很同意,不过如果您希望接下来的会谈能够在真诚友好的气氛下进行,我希望您能先回答我的一个问题,十分重要的问题。”

    虽然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但对方在外交辞令的技能上点了比李书实更多的技能点,所以他没有犹豫便轻轻点了点头,认可了李书实的想法。

    “您的名字。”

    李书实的话语言简意赅,不过却换来对方听起来极为畅快的大笑声。

    “朕乃始皇帝嬴政,晋人的后裔啊,有没有生出无比自豪的感觉。”

    虽然后面那句应该是疑问的语气,不过从这家伙口里出来之后却偏偏给李书实一种极为肯定的感觉,虽然对方并没有玩什么霸气侧漏之类的手段,甚至那笑容还略有几丝恶作剧得逞的笑意,可以肯定对方此时的心情应该相当不错,不过就算如此,并州军的那些将领们看起来似乎都很震惊的模样。

    除了李书实和贾诩,还有那几只非人的存在。

    潘森:竟然忘了上传,差点菊花,啊不,全勤不保未完待续。。

    ...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