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邪王诱妻:半尸王妃有点毒

正文 363.第363章 小心翼翼不是鬼鬼祟祟

    1;912;4;5991;4;000;4211;;1;19;19;19;;6;1;5;5;2;;1;8;1;21;;6;1;9;11;09;;“怎么会在你手上!”凤轻舞两眼发直,意外那串砗磲竟然会出现在最不可能出现的地方。小说站  www.yesehan.com凤渺渺暗中皱眉,收在大袖中手指微微弯曲,扯下操纵凤轻舞的灵引。

    “大姐!”凤凝霜见嫡姐到了,立即就要向着她走去,待看到男人冰雕冷月般的面容一并出现时,脚步旋儿顿住,喏喏开口,“臣女给睿王殿下请安。”

    长孙凌天不置可否,嗯了一声算是应答,大手毫不避讳的揽在凤女腰间。秦绯绯收起周身戾气,摸了摸冻得有些微红的鼻尖,走到长孙凌天身边,低声了两句。

    “阿哥,真的像大嫂的那样,她们暗中使坏,那个赝品已经被我毁了,死无对证!”

    凤云焕投之以三分暖意的目光,她早上被那个老和尚给逼到王府门前无法立即动身,只得安排了清风和明月兵分两路来捞凤凝霜,当时公主自告奋勇非要横插一手。

    “大嫂,你简直料事如神啊!”秦绯绯嘿嘿一笑,大嫂怎么就能料到她们要用这么复杂的手段来陷害凤凝霜,还命明月提前准备了盖好官印的公函以备不时之需?

    凤云焕眼底一抹笑意,料事如神是假的,官印她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反正就是萝卜戳,用完削干净了,下锅炒了进肚,绝对是毁尸灭迹的最佳方式。夜色寒小说    m.yesehan.com

    “三位妹妹,现在就可以回府了。”凤云焕上下打量她们一番,目光特别是在凤渺渺身上流连了两圈,这个身影让她感到莫名的熟悉。

    “那怎么行!事情还没清楚!她不能脱身!”

    凤轻舞第一个跳出来不干了,凤凝霜实在太狡猾了,先是带来一本莫名其妙的启蒙字帖在身上,然后又以四时茶为饵调换砗磲,要是不问明白,今天这关她是绝对过不去了!

    “四妹!不要乱来!你没见着大姐身上带着砗磲吗!”凤凝月连忙上前做和事老,将凤轻舞拖拽回来,虽然一时间她也想不通其中是怎么回事,凤凝霜明明就在这里,而且清风明月两人也都是先来的,青竹没有离开她们的视线,可是砗磲怎么会到了凤云焕身上?

    “带着又如何!不定就是凤凝霜拿给她的!”凤轻舞头脑发热,想也不想就开口。

    “如此来,四妹是怀疑我伙同六妹妹窃取佛宝了?”凤云焕脸上泛出清浅的笑意。夜色寒小说    m.yesehan.com

    凤渺渺立即上前,将凤轻舞拉到自己身后,这句话再往下问,就不是凤轻舞那个猪脑子能够转明白圈儿的,如果她真的认下了,那么凤府所有庶女的名声也就全都毁了!

    如今她是不想露面,也非得露面不可,想不到凤云焕会挑着这样的时机,来与她面对!

    “大姐,我们没有恶意,只是之前被那个丫鬟鬼鬼祟祟的模样给骗了,其实六妹妹既然是要取制作四时茶的东西,只要提前知会……”

    “哦?如此倒是霜儿的不对了?五妹是这个意思?霜儿没有知会你们?她真的没有?”

    凤云焕面不改色,直接将话题岔到最开始无人注意的一处,“霜儿一早就命人送信到睿王府给我,待会儿请我回府一趟,我们凤府没有当家主母,放置苦胆这最重要的一步,便由嫡长女我来代为动手。霜儿提前你们一步到皇寺,就是因为要取纯雪凝神之意,她连我这个不在府上的大姐都想到了,会不告诉你们这些‘本该’同乘的姐妹?”

    凤渺渺噤声,凤凝月亦是咬牙,她们刚才口口声声指责凤凝霜偷溜出府,是为了窃宝,是卑鄙无耻的勾当,结果现在局势全部扭转过来,凤凝霜咸鱼大翻身,成了孝女典范!

    “五妹,你是府里女眷中最有才学的一个,谨言慎行为何意,不需要我来教导你。人心有雾,见山非山,寸步难行。你觉得丫鬟‘鬼鬼祟祟’,或许只是她的‘心翼翼’。”

    凤云焕面无表情,即便她知道此刻她应该摆出嫡女的威严,长姐如母她有绝对的资格教训府里的不肖女,但是她却不打算立即惹恼了凤渺渺,她有一种预感,这个游学归来的五妹,绝对不像外表看上去的那般只是用功苦读的乖乖女。

    “至于这串砗磲,既然你们都好奇,我也没有什么好隐瞒!今日一早,大相国寺千光住持亲自登门,向睿王殿下送上了佛门七宝,以贺殿下还朝——这一件,便是七宝之首。”

    凤云焕话音未落,凤轻舞突然全身颤抖,但是很快她就恢复如常。

    “你们还有什么异议?”星眸眯起,冷冽的目光扫过在场所有男女,没有人敢用千光住持的名字开玩笑,更不用在大相国寺内作假,因此这条砗磲的来历板上钉钉再无异议。

    “苏天泽、安姝琇、徐凤娇,不问情由扰乱香座,罚抄女戒五百遍。”

    “凤凝月、凤轻舞,无端生事,初八过后到来年初八,静思己过不得出府!”

    “凤渺渺,愧对圣人弟子名号,皇寺之内纵容手下逞凶,这件事已经不是本王妃能做得了主的,就请睿王殿下裁决!”凤云焕适时将黑脸包公的角色扔给男人,要不是他拖累她无法出门,她就不会被老和尚围追堵截,更不会错过了亲自试探凤渺渺深浅的好机会,如今只能回府之后问问凤泓扬,他从青竹身上偷换砗磲时,有没有查到什么不同寻常的东西来。

    凤女的身份不足以惩罚别家的女眷,但是若以皇族王妃的身份则名正言顺,因此这样的裁决在众人看来实在太轻,至少比起那位羽族公主的威胁来,攻击范围已经了许多。

    “臣女只是爱妹心切,不忍她误入歧途,如今水落石出,霜儿清清白白,臣女甘愿受罚!”

    凤渺渺目光一闪,掩去眼底精光,强压着心头怒火,向着睿王施礼后立即转向凤凝霜,“霜儿妹妹,这件事是我的不对,是我枉读圣人书,竟将自家人想得如此不堪,心有污秽见众人皆污。大姐今日一语点醒梦中人,我已知错,望妹妹大人大量,不要放在心上!”

    “你干什么!”秦绯绯突然拦在凤渺渺面前,伸手就去捉她的手,凤渺渺突然侧身躲开,不知从哪里拔出一把精巧的匕首,就要往自己心口送。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