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九炼成凰

正文 第五百五十章 大结局(第五更)

    &bp;&bp;&bp;&bp;“狗屁的三清圣人,原来是三个披着人皮的畜生!”叶子川恶语相向,眸光似天剑一般冷冽。

    须发皆白,却面色红润的道德大天尊抹了抹嘴角的血迹,笑道:“小辈,你还是太年轻了,到了我们这个境界,为了大道,为了不朽,什么都是可以付出的!”

    “如此行径,不弱成魔!”真武天尊冷声说道。

    最年轻的灵宝大天尊看着叶子川三人,赞叹道:“不得不说,你们三人能在这样的年岁达到这个境界,不说古来仅见也差不多了,这个纪元果真与众不同,应该有很大的气机成就道尊之果!”

    “今日取你们项上人头,祭奠华夏死去的英灵!”锋无回头顶翻天印,垂下万道金光。

    一直漠然不出声的元始大天尊面无表情的看着叶子川三人,嗤笑道:“你们终究是太嫩了,当你们到这个境界,万劫不朽,见证一个又一个纪元的兴衰起落,见证无数生灵被葬下又重新诞生,你们就会知道,那一年又一年,一纪又一纪,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煎熬!”

    叶子川冷笑:“那只是你们废物而已,连一颗能成就道尊的心都没有,也想踏入这个境界?癞蛤蟆吃天鹅肉——妄想!”

    元始大天尊三人的脸色微冷了下来,元始冷笑:“那今日就让你们看看,何谓强者?何谓道尊?何谓诸天共主?”

    在叶子川三人惊愕的眼神中,那三位存世无数年的大天尊,竟然就这样合为一体,绽放出一股截然不同的气机,一瞬间崩碎这片虚无之地,席卷了诸天万界!

    这股气息太可怕了,完全超出了天尊境界的限制,到了另外一个天地。

    玄黄之血在他们的体内奔涌,此时涌出截然不同的气息,不朽不灭,亘古而沧桑。

    “哈哈哈,恐怕连你们自己都不知道华夏的起源吧?这个种族自开天辟地时便诞生了,你们的华夏祖星就是这浩瀚诸天的起源,从那里走出的一位又一位强者,开辟了诸天,演变了万界,最后发现三十六层天这个数字是最圆满的,诸天的格局也由此形成!”

    “所以,华夏祖星不但是你们华夏一族的祖星,也是这诸天万族的祖星!”

    元始三人吐出了一则惊天大秘,震得叶子川三人久久失神,没想到华夏的起源这么古老,更没想到如今的诸天万界竟然是这么来的。

    “但是你们又知道是何人做出开天辟地的壮举的吗?是盘古大神,是那个流传在华夏祖星神话中的盘古大神!”

    “开天辟地之后,他的特殊的玄黄血脉传给了你们,演化出了万族,肉身化作了祖星,而神魂,则变成了我们三人!”

    “所以,我们原本就是同宗同源的一体,要想到那个至高无上的境界,唯有借你们的玄黄之血一用!”

    元始三人此时已经完全合为了一体,道出的话让叶子川三人再次耸然一惊。

    叶子川和锋无回相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震惊。

    他们二人是从地球上重生到这里的,关于盘古开天辟地的传说,他们怎么会不知道?

    没想到这竟然是真的!

    叶子川又想起了那个骑着乌龟的糟老头子对他说过的话,说他是看在一个熟人的面子上才救得他,而且那个人就是玄黄血脉的传承者!

    现在看来,华夏最开始的祖先,就是那位开天辟地的盘古大神了!

    轰!

    诸天颤抖,万道轰鸣,像是天道之主降临了,大道之音似奔雷炸响,浩荡在诸天每个角落。

    这股气息太可怕了,似席卷诸天的大风暴,铺天盖地的展开,笼罩了每一个生灵,无数人在此时战战兢兢,身子匍匐在地,对着这个地方顶礼膜拜,完全是源自心灵最深处,根本难以反抗。

    叶子川三人在此时齐齐变色,看着不远处那个发生了脱胎换骨般变化的身影,感觉到一阵阵无力,像是蝼蚁面对大象一般,根本不在一个层次。

    “这就是道尊之境吗?”那人发出沉醉的声音,完全沉浸在了这种美妙之中,那种诸天在握,一念万道生的无敌之感,让他的身心前所未有的舒畅。

    在诸天之巅盘坐了无数年,向往的不就是这个境界吗?

    如今终于达到,他才知道自己之前的半步道尊境界究竟有多么可笑,这之间的差距难以言喻,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如天堑一般难以跨越。

    叶子川三人在此时全身紧绷,如临大敌,感觉到了致命的危机。

    他们之前还以为距离道尊境界只是一线之差,毕竟连号称半步道尊境界的大天尊都曾败于他们之手,但是现在,亲眼见证一位道尊的诞生,他们才知道这两者之间的差距有多大,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三个可怜的人啊!”那人看着叶子川三人,眸子中充满了强者对弱者的怜悯,此时就这样轻描淡写的伸出手掌,向三人拍了下来!

    “杀!”叶子川三人主动向前攻杀而去,一身战力提升到了十二成。

    “开天斧么?的确是威能不俗,但是也仅仅如此了!”那人吐出一句话语,一个玉蝶飞出,绽放迷蒙的青光,将叶子川的青铜大斧完全挡住。

    紧接着他又双手捏印,口中大喝了一声“回来”,锋无回手中的翻天印还有神主手中的东皇钟,竟然就这样被他一把夺去,转眼间就易主。

    “道尊灵宝,你们当真以为它能和道尊本身相媲美?”那人嗤笑,像是猫抓耗子一般看着叶子川三人。

    三人无奈,此时化作三道长虹,转身就逃。

    差距太大了,完全不在一个境界,像时天与地的差距,叶子川甚至感觉,若不是开天斧在手中的话,对方能一把捏死他。

    那人轻笑着,眼中带着猫捉耗子班的戏谑,脚下光芒闪过,一瞬间星河倒转,时光逆流,直追叶子川而去。

    在他看来,叶子川手中的开天斧,对他还是有一点威胁的,毕竟是盘古大神开天辟地时用的神兵,神力太过非凡。

    只一眨眼的时间,那人就来到了叶子川的身后,造化玉碟飞出,将叶子川的开天斧挡下,然后他便轻轻的一掌拍出,叶子川吐血倒飞,整个身子都差点崩碎。

    “竟然能到这个境界,真的是很不错,但是也就到此为止了!”他轻笑着,竖掌成刀,可怕的刀芒在他的手中绽放,整个宇宙都像是要被斩开了。

    但就在此时,他却忽然眉头一皱,一个横移便躲了开来。

    可是已经迟了,一声毁灭无数世界的巨大轰鸣响起,那把青铜大斧被叶子川引爆,爆发出无以伦比的威能,整个诸天都像是要被毁灭了。

    那人嘴角溢血,脸色阴沉,施展无上手段将眼前毁灭万界的可怕威能平复下来,但是眼前已经失去了叶子川的身影。

    “该死!”他的眸子中一片阴沉,神念似瀚海一般汹涌而开,覆盖了整个诸天,却没有发现叶子川的气机。

    “逃进了混沌雾海之中吗?”那人微微皱眉。

    毕竟混沌雾海实在太大了,比诸天浩瀚了不知道多少,而且在其中的话,他自己也会受到限制,并不能百分百的施展全力,想要找到叶子川的话,绝对会花费不少时间。

    “哼!总有一天你会回到这里来,我就不信你能放得下你的那些亲人好友?”那人冷哼一声,身影消失不见。

    而此时在汹涌澎湃的混沌雾海之中,浑身破碎的叶子川静静的躺在这里。

    这一次受的伤太重了,先是被那人拍了一掌,紧接着开天斧的自爆,也让他受了不轻的伤,举世无双的肉身完全崩毁了,有可怕的道则在血肉之中肆虐,阻挡着血肉的再生。

    他没想到道尊这个境界这个可怕,一招一式之间都蕴含着无穷的大道法则,而且不是寻常的大道规则,而是天道层次的法则,远远超出了他承受的极限。

    他的神祗小人也差点被开天斧的自爆撕开,此时萎靡不堪,没有丝毫精神,最终实在坚持不下去,陷入了沉睡。

    轰隆隆!

    混沌雾气翻滚,似大海掀起大浪,一丝一缕都重若千钧,压塌万古。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一个满头绿发的女子出现在了这里,她看着叶子川,眼神中流动着不一样的光芒。

    “当年受你的因果,今日还你了!”她低声轻语说道。

    很弱小的时候,叶子川躲避仇敌追杀,曾接着体内的本源木灵珠施展木遁,与一棵古木融合为一,溢出的一丝本源木灵之气让那棵古木开了灵智,经过修炼之后化为人形。

    后来在机缘巧合之下,她得到了诞生于混沌之中的世界树,成就了举世无双的圣人,名动诸天。

    但是在心里,她一直记着那个让她开了灵智的人,此时终于被她碰到。

    在她的体内,此时飞出了一株古木,生有三千叶,每一片叶子都像是一座世界,非凡神异,承载了三千世界。

    世界树扎根在叶子川的身上,此时将他体内汹涌的道则秩序一一拔出,并且涌出浩瀚的生机,让他的肉身在急速恢复。

    不久之后,绿发女子离开了这里,一个浑身都笼罩在黑袍中的身影出现在了这里。

    “老乡,这么多年来一直有些对不起你,你四处打拼,却依然没被看中,倒是我这个一直潜居蛰伏的人成了天庭之主。”

    “如今,诸天万族的重担都在你一人的身上,我的这份气运给你,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别让诸天万族失望!”

    他是锋无回。

    无边混沌之中,他不知道沉睡了多久,只隐隐约约能感觉到,似乎有两个人经过了他的身旁,只不过都是稍微停留一番便消失了。

    也许是一年,也许是百年,也许是万年,这一天,他终于睁开了双眼。

    他的肉身恢复如初,天道法则湮灭,神祗小人也复苏了过来,达到了巅峰圆满的状态。

    他就这样呆呆的盘坐着,脑海中浮现一个又一个人的面孔,母亲,妹妹,猿空,花如月,花如雪,蛇王母女,还有那个至今不曾苏醒的紫衣女子。

    太多太多的人让他牵挂,太多太多的事他还未了结。

    “道尊,真的是极限境界吗?”他发出这样的呢喃之声。

    他想起了那个砍柴大汉,似凡人一般,没有丝毫神力波动,但是举起开天斧的时候却丝毫不费力,砍柴的时候有种浑然天成的美妙感。

    “返璞归真,大道至简,说的会是道尊境界吗?”

    他轻声低语,却又摇了摇头。

    “修道之路,追求的是巅峰,为的是心中的大愿,但是归根结底,追求的还是心中的本我,要找寻自己的本心,追求最真实的自己!”

    “本心,本我,真我……”

    他独坐在混沌之中自语着,隐隐约约像是抓到了什么,就这样闭起了双眼,陷入了另类的沉睡之中。

    忽然,他显化出了本体,变成了一只九色尾羽的神禽,但是紧接着,他体内的血脉便被一股股抽了出来,九色的尾羽一根根消失。

    三足冥乌,三足金乌,雷皇鸟,金翅大鹏鸟,孔雀,金翎雷云鹏,金翎大云鹏,云雀,麻雀。

    一种种血脉在他的体内消失,最后,他变成了自己刚诞生时的模样,变成了一只麻雀。

    “这就是本我吗?是最真实的我吗?”他低声自语,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他开始敞开心扉,无穷无尽的混沌雾海顿时汹涌而来,寂灭一切的混沌法则弥漫,化作焚灭万物的大火,将他整个人包裹。

    “混沌能寂灭万物,让万物回归最原始的状态,以混沌焚真我,找寻真正的自己!”他此时完全是在引火**,浑身都被混沌法则包裹了,燃起滔天的大道火光。

    他的躯体瓦解了,那只麻雀在燃烧,血肉在溶解,苦修而来的道则也在瓦解,象征着他的大道的神祗小人也燃烧了起来,但是却并无痛苦,反而在笑,像是看到了一条通坦大道。

    最后,那只麻雀消失了,他成了一粒砂砾,然后,那颗砂砾也消失了,他变成了齑粉,变成了虚无。

    “什么是真我?”他再次发出这样的疑问,真灵并未消散,反而前所未有的凝聚,感觉到了自身的种种变化。

    “真我存在于万物之中,万物就是真我,万物也不是真我,我能化万物,因为真灵统一,万物的体内都有一道最本源的真灵,属于混沌,属于原劫!”

    他忽然生出这样的明悟,意念一动,一株草便显化而出,紧接着又是一块石头,一个大树,一个世界,一片宇宙,甚至是整个诸天!

    “真我,就是混沌,就是原劫,是最原始的状态,能化万物,也能葬万物!”

    呼!

    叶子川的身影出现在这里,这一刻,他的身上没有丝毫的气息,神力不显,道法不展,和那个砍柴大汉一样,普通的不能在普通。

    “真神……”他轻声低语,说出了这样两个字。

    “不过,有些账,还是得算算!”他一步迈出,没有引起任何的波动,人就消失在了这里。

    ……

    浩瀚万界,三十六层天,如今归于一统,被一个名叫道宫的势力所执掌,原来的天庭,神庭,妖庭,都已不复存在。

    万族如今已经彻底形成了一个声音,因为执掌道宫的,是一位无数个纪元都不曾诞生的道尊!

    所有人都看到那人弹指灭杀天尊,只手镇压大天尊的场景。

    东皇大天尊被镇压在东皇宫下面,骑着毛驴的九劫大天尊被削去了一身道行,变成了本体,成了一头毛驴。

    隐匿的最深的菩提祖师儒道佛魔四神合一,最后依然被镇压,斩去了一身修为,沦为凡人,苟延残喘。

    叶子川来到这里,普普通通,面容清秀俊逸,看着眼前建在妖庭遗址上的道宫,轻轻的伸出手掌,像是抹平衣服上的褶皱一般,就这样一掌下去,将整个道宫都抹平了!

    “何人搅我安眠?”一声怒吼从完全塌陷的道宫中传来,传遍一片又一片宇宙。

    叶子川看着下方,轻声道:“是我,叶子川!”

    话语明明很轻,站得很近都难听得清楚,但是却清晰的传进诸天每个生灵的耳中,妖庭那些被关押牢狱之中的人,在此时瞪大了眼睛,像是听到了什么极其不可思议的声音一般。

    但是紧接着,他们的眼中便写满了焦急和担忧,想大吼出声,却根本无济于事,传不到叶子川的耳中。

    轰!

    天地轰鸣,成就道尊之境的那人出现在叶子川的面前,曾如猫抓耗子一般撵着叶子川,逼着他自爆了开天斧才逃脱性命,但是现在……

    “似乎也不过如此!”叶子川看着那人,忽然笑了笑。

    他伸出手,一把将那人抓在了手中,然后双掌相合,将他整个人碾碎,爆成了一片血雾。

    轰隆隆!

    大道轰鸣,无穷无尽的天道法则汹涌而来,血雾凝聚,那人的身影出现在原地,此时没有了丝毫的镇定,像是见了鬼一般看着叶子川,眼神中满是掩饰不住的惊惧。

    “怎么样?猫抓耗子好不好玩?”叶子川轻笑着看着他。

    然后,他又一把将他抓了过来,双手相合,再次碾成了一滩肉泥。

    如此反反复复几十次之后,叶子川看那人都快哭了,才将他的神魂弹指灭杀,彻底的葬送。

    然后,他抬起头,向苍穹之上看了一眼,在那里,坐着一个人,此时正一脸复杂的看着他。

    但是除他之外,这世间再也没人能看到那人的身影,刚刚被他灭杀的那位道尊也不行。

    他在那人的体内抽出一缕道尊气运,演化之后,叶子婧的身影浮现。

    “哥哥!”叶子婧如同做梦一般,呆呆的看着叶子川半晌才醒过来,扑进了他的怀中。

    然后他又将大手探入虚空之中,只轻轻一抓,那些被囚禁在牢狱之中的妖庭众人便出现在了眼前。

    母亲,花如月,蛇王母女,还有三个孩子,猿空等人,他们都在。

    随后,妖庭重整,真正的君临天下,万族共尊,妖凰之名,传承了一世又一世,响彻了一纪又一纪。

    叶子川后来又找到了三生石棺,已经知道真武天尊将自己葬入了其中,等待着下一世的到来。

    他从自己的体内抽出一缕气运,化作了锋无回。

    他又找到了九劫大天尊,恢复了他的修为,也找到了菩提祖师,做到了保他一命的承诺。

    还有已经战死的猴子,被他聚拢来弥留在天地间的残念,送入了轮回之门。

    当一切都尘埃落定之后,数十万年的时间过去,原劫降临,诸天寂灭,万族葬送,唯有妖庭,成了混沌雾海中的一方净土。

    他一步迈出,进入了混沌深处。

    某一刻,他碰到了一个人,那人也从远处而来,两人相视一眼,同时笑了。

    他是风渊。

    两人曾相约过,要在最巅峰看到彼此,如今终于相见。

    然后,他们一起到了一个地方,在那里,有一方净土,一个魁梧大汉在砍柴。

    “两位小友,好久不见!”大汉对着两人笑了。

    一只乌龟从远处慢悠悠而来,上面坐着一个糟老头,此时愤愤不平道:“老头子我这么多年都没成真神,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叶子川和风渊相视一眼,放声大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