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亿万冷少惹不得

正文 第十二章 江山故曲(十二)

    A,亿万冷少惹不得最新章节!

    血,流淌在指间。纤弱的手指微微颤抖,将那一滩血迹渲染得益发狰狞。

    “血,你流血了!”

    林正豪的声音都变了,他惊恐地向下看,只见,原本干净整洁的地面上,血越聚越多。似乎像上天跟他开的玩笑,一点一点将他全部侵蚀。

    段香菱忽然放声大笑:“这就是我对你的惩罚!你的孩子,你的妻子,都会因为你而死。林正豪,从始至终,我在你的心里都没有任何地位,或许死了,就能够留下了。我会让你一辈子愧疚,一辈子为了我们的事自责!”

    “香菱,别说了,别再说了!我不会让你死,我一定不会让你离开我!医生!医生!医生——”

    ……

    “总统夫人已经怀孕五周了……”

    ……

    “夫人的情况很不好,孩子已经保不住了,需要家属立刻签字……”

    ……

    “总统先生,您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夫人的心脏病突发,很可能熬不过今晚……”

    ……

    “夫人的身体,已经不适合再生育了……”

    ……

    三天的抢救,几番走过鬼门关,林正豪庆幸,他终于挽回了她的生命。

    “香菱,你醒了吗?”

    病床前,林正豪佝偻着身体,坐在那里,眼睛红肿得如核桃一般。见段香菱醒了,他原本颓废的目光,忽然有了神采。

    “我的孩子呢?”

    林正豪难过地摇摇头,“没关系,我们还会再有孩子的。我们要生一个足球队,带他们去全世界旅行。香菱,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一定会的。”

    两颗泪滴,无声地滑落。

    “呵,早就知道这个孩子保不住的。我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住那样的重创,是我太固执,非要试一试……”她绝望地看着天花板,“我不断地告诉自己,你只是因为可怜她,只是因为感谢她,所以才和她频繁接触。原来,都是我太单纯了。我已经努力做到视而不见,我还在幻想,如果我们的孩子出生,或许你就会因此回心转意。”

    她哭泣:“是我太傻了,我真的太傻了!我早该听爸爸的,却一直任性,现在竟然害得他就这样走了……都是因为我,他一辈子没有再娶,也是因为我,才让他更加操劳,他拼命主持整个段家,就为了让我有一个更好的生活。原以为,一切终于盼到结局,他可以跟着我享几天福,没想到,他还是……”

    “香菱。”林正豪痛苦地亲吻着她的手背:“这不是你的错,都是我的错。我会用我的一辈子补偿你。我……”

    “都太晚了。”她长叹一口气,“我要你的一辈子做什么?如果你真的那么想和她在一起,我放你走,但是只一样,我父亲的产业,你分毫不许沾染。”她冷冷地看着他,“他会嫌脏。”

    林正豪摇头:“不,我不走!香菱,我爱你,我爱的是你!我说过,我不会再去找陆染,我就一定会做到!给我一次机会,只一次机会!如果我还做不到,你想怎么样都可以,我林正豪不会再有异议!”

    “哈哈,爱?不奢求了。我等了整整两年,爱这个东西,真的太难了,又有谁能够真的坚持下去呢?你的爱太沉重,我承受不住。既然明知道结果会是怎样,我也应该学会放弃了。”

    “香菱……”

    “你走吧,我很累,想一个人待一会儿。如果你真的那么想要我好起来,就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

    她的逐客令,让林正豪无所适从,可一想到医生说她的身体还很虚弱,林正豪只好暂时离开病房。

    这三天三夜,他无数次地扪心自问,他到底是真的在乎,还是只是单纯的怜悯而已。

    直到现在,他明白了,他对段香菱,已经不仅仅是最初的兴趣使然。他依赖她,习惯了她的存在,甚至,渐渐的爱上了她。

    那声我爱你,并非只是哄骗,那是他心中真正的声音。

    ……

    林正豪用各种方法躲避陆染,甚至告知保镖,不可以让她接近他所处的任何地方。林正豪已然下定决心,他给陆染发了一条信息。如果她乖觉,自然会懂得如何处理她肚子里的孩子。

    他无法做到再被陆染牵制,所以,他只能狠心有一些。

    陆染也很聪明,三番两次被拒之门外后,她便不再来找了。

    段香菱出院后,不再像从前那般,为他忙里忙外。她开始有了她的世界,她喜欢衣服,喜欢时尚,开始以普通模特的身份,出席各种时尚节目。渐渐的,她的美貌和气质,被民众接受和推崇。

    甚至,她的穿着,引领A国一整个季度的潮流。

    她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夫人。

    只是,外表光鲜的她,内心却越来越冷漠。

    她不在乎林正豪晚上是否会回家,不在乎他有没有吃过晚餐,不在乎他有没有和陆染再联系。

    对于她而言,这种无声的抗议,也抵不了她痛失父亲和孩子的事实。她的伪装,不过是让她变得更加独立,变得更加坚强。

    林正豪知道,她是在为自己未来做考虑。

    她已经封锁了对他的感情,她在准备离开他之后她自己的生活。

    段香菱越这样,他越害怕。

    有的时候,独自一人睡在空挡的房间时,他真的很怀念当初和她睡前的打闹,怀念挤牙膏时,她努力的表情。

    那种傻傻的,温暖的生活,似乎都成了过去式。

    他努力挽留在总统府的,不过只是段香菱的一个躯壳而已。

    ……

    “华氏集团分公司,灵美优品今日爆出惊天内幕。其采用的材料内,潜藏有高含量的辐射源,多名用户佩戴后身感不适,已经将灵美首席设计师陆染女士告上法庭。日前,灵美优品工作室大门紧锁,工作人员并不在室内,可谓人去楼空。左氏集团公子左俊明亦对此消息不做任何阐述。该系列产品已经流通国内外,对A国的珠宝行业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影响,目前,警方已经介入调查……”

    客厅里,林正豪正看新闻,忽然,有关于灵美的一则消息引起了他的注意。

    一听陆染被牵涉其中,林正豪更加惊诧不已。

    辐射源?

    她不是鉴宝高手么?怎么会让产品里掺有辐射源?

    林正豪慌忙起身,刚想去打电话询问情况,却不想,正巧被段香菱撞到他焦急的表情。

    “香菱,我,我只是想问问……”

    “你不必跟我解释,不需要。”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