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不良宠妻

正文 第501章 :她必须带他回家!

    A,不良宠妻最新章节!

    夜上景本想帮她,可是艾瑞生死未卜,他实在没有心思把时间浪费在别人身上,将背包里的伞留给妇女,夜上景开着手电继续往前走。

    道路已经被泥石流冲毁得不成样子,原本需要五分钟的脚程,现在得顺着坡型爬上爬下,才能将路走到尽头。

    民屋尽毁,夜上景走到这里,丝毫没发现一点生机。

    艾瑞,你还好吗?

    无论如何要撑着好吗,我很快就来救你了……

    夜上景在心里默念道。

    “救命啊!救命!来人,救救我们!”有人着急地喊道。

    夜上景将手电筒往四处照了照,根本没发现人的影子。

    “我们在这儿,你往前走几百米,我们就在山脚边!”有人大声喊道。

    夜上景看了下手机导航,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都走到柏山村来了。他快步往前赶去,一双泥泞的手抓住了他,“太好了,你是政府派来寻找我们的吗?我们柏山村幸存的人都在这儿,你快来!”

    一名女孩不由分说地将夜上景带走。

    就在一处还算完整的屋子里,挤着几十名幸存人士,他们死的死,伤的伤,已经没法单独走出这儿了。

    “艾瑞,艾瑞!”夜上景在人群中喊道。

    女孩不解地看了他一眼,“你是来找人的?”

    夜上景没有理她,他的目光四处搜寻,很快就在人群中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

    “艾瑞!”几乎是冲了过去,夜上景来到艾瑞身边,却发现此时的她昏迷不醒。

    “小伙子,你认识她?”一名老伯问道。

    夜上景急忙点头,“她怎么样了?”

    “她吵着闹着要去拿染墨老师的骨灰,被我们一掌劈晕,带到这儿了。”老伯三言两语地说道。

    染墨老师的骨灰?劈晕?

    夜上景隐约觉得事情不对劲,他从背包里拿出“闻立醒”,拿到艾瑞的鼻尖闻了闻。

    艾瑞在一阵呛人的怪味中咳嗽着醒来,夜上景喜出望外,“太好了,艾瑞,你终于醒了。”

    他一把将她抱在怀里,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眼睛涨潮,心里悲伤极了,他多害怕再也见不着她了,还好,她没事。

    “夜,夜上景?”艾瑞被他抱得迷迷糊糊的,等到她恢复意识,一屋子的人已经望向她这边,彷佛看戏般好奇地盯着她看。

    艾瑞推开夜上景,“你怎么来了?”

    “我还想问你!你不告而别什么都没留下,知道我有多担心吗?还好你没事,要是出事了怎么办!”夜上景忽然来了脾气。

    艾瑞怔了怔,忽然想起了染墨的骨灰,她下了床就想往外跑去。

    “你去哪?”一只大掌抓住了她。

    “染墨的骨灰,染墨的骨灰还在上面……”艾瑞的眼泪彷佛断线的珠子。

    一旁的人好心相劝,“姑娘,都说了现在山体崩塌,染老师位于山腰处的教学楼说不定早就毁了,你现在上去也找不到骨灰啊。”

    “就是啊,那骨灰装在瓶子里,你怎么确定那瓶子不会摔碎?你怎么就知道它还在上面,那两个火葬的师傅可是没下来过,估计死在上面了。”

    “不……”艾瑞哭着不愿意相信。

    她的染墨还在上面,她必须带他回家!

    “好了好了,别哭了。”夜上景被她哭得心疼,他一把将她抱入怀里,轻声安慰,“我去给你找,你在这儿等我好不好?”

    “你去?”艾瑞抬起脸庞,讶异地看着他。

    “我去,只要你乖乖待在这儿……”

    “不,我要跟你一起去!”艾瑞抓住他的手。

    夜上景忽然严肃起来,“你以为这儿是闹着玩的吗?泥石流随时出现,我们都走了,这一屋子的人怎么办,总得有人留下来照顾他们。”

    他将背包里的药箱拿出来,擦了擦艾瑞的眼泪,吩咐道,“你替这些村民止血,包扎伤口,我去给你找骨灰,等你替他们包扎好了,我就出现了。乖。”他说完,拜托一旁几个村民,“你们帮我照顾一下她,拜托了。”

    夜上景吻了吻她的额头,拿起手电筒义无反顾的出门。艾瑞还没来得及阻止,夜上景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门口了。

    “夜上景,夜上景!”艾瑞想追出去,却被旁边的人拉住了,“姑娘,让他去吧,你留下来安全些。”

    “不,我已经失去染墨了,我不能再失去他……”艾瑞哭着说道。

    等待的时光变得漫长,从晚上到白天,艾瑞替一屋子的人开药,包扎伤口,将夜上景留给她的任务认真完成。

    由于大学期间,她选修过医学,所以对这些知识略懂一二。在这个被困的村庄里,她就是大家的希望。

    忙活到白天,艾瑞始终没有看到夜上景回来。她站在门口,放眼望去,到处都是坍塌的房屋,视野里一片萧条,她转身跟村长说,“趁着天亮了,我们出发吧?”

    “嗯,与其在这里等死,不如趁着雨小,大家一起走。”村长鼓动大家的士气,不一会儿,三三两两的村民互相搀扶着走出这里。

    他们都是这次灾难的幸存者,尽管脸上带着悲伤,但是眼底却还有求生的希望。艾瑞扶着受伤的患者,将他们带到安全的地方,指了指前面,“你们顺着东方一直走,大概走个一两小时就能出县城了。”

    “我们真的不会死在路上吗?”有胆怯的妇女问道。

    眼看泥石流从山体冲刷下来,一下子大,一下子小,有的吓得不敢出门,艾瑞折回去劝道,“这屋子已经快塌了,你们留下来只会有生命危险。”

    “可是路上的泥石流那么多,要是不能避免……”妇女揉了揉沧桑的眼,她不想死,至少现在不想。

    艾瑞和村长好言相慰,好不容易稳住她们的情绪,又有人跑回来说,“前面塌方了,根本没路可走。”

    艾瑞几乎没有思索,“你们谁会爬树?”

    有一个年轻人自告奋勇地站出来,他三步并两步爬到树上,往远方看了看,“那边,大伙走那边,那边的路比较好走!”

    顺着他指的方向,村民又三三两两地出发,雨淅淅沥沥地下着,艾瑞忙前忙后扶着受伤的人,将他们送到前方,转身跟村长说,“我只能送你们到这儿了,你们往那边一直走,很快就能出县城了。”

    “姑娘,你这是要去哪?”村长急忙问道。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