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神秘首席小小妻

正文 第731章 什么都有一点儿

    A,神秘首席小小妻最新章节!

    大家天天睡醒了海边转,转一会儿吃,吃完了继续睡。

    米饭她们都去游泳;但,妈从来都不穿胳膊肘以上、膝盖以上的衣服,她对肉有种特殊的……我当没看见,就让妈这样吧;这种事儿,我不知从何劝起。

    “可儿……”殷亦桀牵着我的手,在海边慢慢的走。

    “嗯……”他有时候很喜欢叫我,我只要表示有听到就行。

    殷亦桀停下来,看着我,伸手……我本就半靠着他,这会儿一侧,就落在他怀里,舒服的靠着。

    殷亦桀将我拉好位置,放舒服了,说:“我觉得,还是让爸和妈结婚好了。妈心里的结,也只有爸才能解开,爸又特别爱妈,不离不弃的……咱去劝劝妈,好不好?”

    我……摇头,我说:“那个和咱们不同,也和我失忆不同,别指望爸去了妈就能接受。有时候爸纠缠久了,妈会厌烦的;我不要把妈最后一点尊严揪出来捏碎了放脚板底踩。拉郎配,错了时间,就永远的错过了。我倒是想着,爸……三年了,不行也让他出来好了;把他送到哪里去呆着,别出来乱蹦跶。在牢里呆着,总归不大好看。别的不说,他给了我一个家,给我一个姓,还给我一个奶奶,带我到十多岁,我们不能忘情。”

    “好吧,我回头就让人去办。这边的资产雍和和龚良翼已经在清理,等弄清楚了,一次过到你名下吧。由你统一调度,也好有个数,不然乱的很。”

    殷亦桀开口,每次都会将前因后果考虑清楚,将可能的关系都考虑到,还想好对策什么的;这才是自己人,和别人不同。

    我点头,对着大海,我笑:“你不会觉得我贪心吧,见你什么都要?”

    殷亦桀摇头,亲着我嘴角,低声道:“你最好见我什么都要,若有一点儿不喜欢或者拒绝……”

    啊啊啊……个色鬼,不能说点儿别的吗?

    没话可说了,闲的要命,我说:“你能不能有品一点?

    十二哥不但会小提琴,还会吉他,还会吟诗作画,琴棋书画无所不精,你看你……显得就剩下一点爱好,那堕落的爱好……都让人难以启齿。”

    殷亦桀不爱听了,见不得我说别人好,尤其说十二哥好,他老陈醋一坛子一坛子往外冒泡。

    咬着我耳垂,又舔又啃,搞得我难受,我……我躲,躲不开……殷亦桀啃了好一阵,他身上的东西直顶着我,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停下,哼道:“可儿,我不会附庸风雅,不会琴棋书画,出门不招小女生喜欢;我就这一个爱好,你就让我吃了呗,我饿……”

    我说:“那边有烤面包,我给你叫一个,要加鸡蛋鸡肉牛肉……”

    殷亦桀手偷偷伸到我肉肉里,捏,哼哼:“我只要你的肉……可儿,那……结婚的时候,洞房花烛夜,你让我吃吗?

    饿久了会得胃病,还会导致功能萎缩,手生,那个……”

    我说:“十二哥不会招惹小女生;你这一招,绝对十六以上六十以下通杀。比起文雅之惑,你欲之罪要重十倍不止。我……要和廖亮去学……”

    殷亦桀手往下一点,放在我pp上,很认真的威胁我:“你敢抛下我,我现在就把你吃了。让我吃饱喝足,你随便去做什么……仅限女性非肉体接触交流……”

    我浑身打颤,这流氓啊!

    他绝对说得出做的到,我服了他了!

    但是,我怒:“你再欺负我,我和我哥说!不要以为三哥是你帮凶,就能欺负我,我还有亲哥!”

    殷亦桀手再往下一点,靠近……说:“你不可以告诉大哥,要不然他一生气就拆散咱们了,你舍得吗?我是有欲望,但只对你有欲望,想吃你,做梦都是,可儿……”

    啊啊啊!我要疯掉!

    我说:“我很舍得,你放开!我与其被你天天骚扰,还不如听哥话!啊!”

    殷亦桀彻底疯了,竟然掐我屁屁,他……手在我内内里,我我我我……悲催的一塌糊涂……我很认真的很强烈的很……抗议:“你再胡搞,我要抗议了!你这是在欺负我,我有权利……”

    我忽然发现我没什么权利,我一直都在他们手心蹦跶好像,这么多强人,我就是个木偶吗?

    搞了这么多年,为什么还是这个老样子?我真的不喜欢!

    皱眉,望着那一片海,我终究不是海,纳不了百川。

    我是个俗人,我觉得偶尔附庸风雅一下挺好,比如,远处时断时续的琴声……远处时断时续的琴声,他让我知道,我是我,是个完整的可以尊重的个体。

    或许我要求太多了;但是,我真的想,简单一点,给我一点空间。

    我宁愿自私一点,什么都不要,就要一个安静的时间,和空间。

    我不是天生的女王或公主,周旋不来这些情色和……什么呢?当他们都怡然自得时,我还会若有所失,却说不上来,是什么。

    “可儿……”不知何时,殷亦桀收敛了,将我转过去,对着他。

    我低头,不想看他,不用看我都知道,他又会为我担心,因为我难过;可是……一如我之前头痛的时候那样,他们会在我头不痛的时候使劲掐架,在我头痛的时候继续掐架……掐赢了,陪在我旁边;掐输了,站在墙角,守着……我不知道是不是还该头痛一次?

    “可儿……我,只是见了你就特别想吃,没别的意思。我以后不会了,你不要难过,好吗?”

    殷亦桀抵着我额头,搂着我的腰,低低的说着,他就是个欲求不满的情兽。

    我没什么可说的,他一向吃不够,他妈……天下人都知道吧,岂止是他妈。

    我叹息,无法计较,靠在他肩上,我只能说:“你不去看看你妈?她其实挺不容易的,你和她好好谈谈,但凡她能好一些,我可以孝顺她。做婆婆的永远比做丈母娘的难,我不很替我妈担心,反而替你担心。”

    殷亦桀摸摸我的头,很动情的说:“我没事。我已经和胡岚说好了,她陪妈在美国呆几年,等思齐长大了再说。等咱们有了孩子,聪明可爱,我相信妈会喜欢的。所以,有时候我特别想要孩子,不是说我没能力搞定事情,非要等着孩子;而是觉得,那是最好的办法。”

    我没理他,谁不知道,他不过觉得有了孩子我就愈发是他的了。

    将家庭婚姻的重担都放在孩子身上,孩子累不累,真是。

    我可不喜欢我宝宝一出生就……含着金钥匙,典型二世祖,还要当月老……和事老,似乎也不是,管他你。

    我说:“将来孩子一定不能惯着,我觉得跟十二哥挺好,随和儒雅……你听我说完!”

    殷亦桀要造反,他不喜欢我提十二哥,好罗嗦一个。

    我说:“你能不能别这么霸道?讨厌!听我说完,孩子不论像你还是像我,都不是好脾气。而且咱们家能惯着的人太多了,看桀桀就知道,将来一定是个二世祖,我还不如不生。”

    我说话殷亦桀不肯好好听,我就直接下结论好了。

    生个孩子,大家都当太子一样供着,长大了绝对是个弱智低能儿,我真不如不要。

    别人就不说了,底下翼德酒店副总的女儿、凯撒酒店一个副总的女儿,十来岁的样子,那那那……什么“富养”,典型的心理不健康,指望女儿将来傍大款,至于嘛!

    傍大款,看我家这大款,傍的我累不累,不要!我不傍他……我真生气了,殷亦桀静下心来,看着我,说:“咱找个更合适的人来带,别找十二哥行不?我不喜欢他,他连女朋友都不找,让你心怀内疚,就一直惦记他。我不要你惦记别的男人,内疚也不行,同情也不行,讨厌也不行……讨厌一个人就是在乎他。总之你做梦都不能梦见别的男人,要不然我去找他决斗!”

    我懒得和他说,这蛮不讲理了简直。

    我就三个哥,三哥不用我惦记,十二哥不用我内疚和可怜,不过是觉得他人很好,又是我干哥,交个朋友一样而已……殷亦桀简直,霸道,小气!

    扭头,我准备去看看妈妈,和殷亦桀天天叽歪,我没见叽歪出个什么名堂来,浪费时间,我和他就算浪费时间。

    殷亦桀拉着我的手,我们一块去找妈妈,好吧,他爱我,我爱他,有些事儿就只能这么继续着,别计较太多,亦就过去了。所以有人说,难得糊涂。

    兜了一大圈,妈没找见,倒是见到了……tracy。

    我说:“你来都不打招呼诶,什么时候到的?”

    tracy拉着我笑道:“刚到一会儿,听说你会笑了,情况不错,我赶紧过来啊;怎么样?”

    我点头,我情况还好,我说:“你这话怎么听着怪怪的?感情我是二个月婴幼儿,会笑了?”

    tracy拧我的脸,他们貌似都爱拧我的脸,我不觉得我是萝莉诶。

    tracy拧的高兴,无视殷亦桀的怒火,道:“好了就好,布莱恩知道一定高兴坏了。你们瞒着不告诉他,不担心他发火啊?三年半,他简直将命都耗上了,这样的哥哥,真少见!”

    我点头,笑:“哥对我很好啊,我怕一说,哥可能会觉得,以后我就不能什么都靠他保护我了,他感觉没现在重要;所以还没想好呢。再说,那边很忙,也很紧张;听说意大利那边有些问题,他们要火拼还是什么的,我担心哥走神出岔子啊。”

    布莱恩过去做的不纯是酒店评奖之类的正规事情,还有谈天健……好像是谈乐天兄弟的事。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