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七擒麻辣少奶奶

正文 第564章:死,太便宜你了

    &nbp;&nbp;&nbp;&nbp;一秒记住【.z.tw】,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董,给了你很多次机会你都没有把握,我也不想再跟你耗了!”臧舶烈冷笑一声,站起身来。

    他牵着尹沅希的手,紧紧地,随口对着身边人吩咐道,“把人给我抬走,在附近找个山洞,我要把他做成干尸!”

    “臧舶烈,你……”一听“干尸”两个字,董吓得浑身都在抖,不敢置信地瞪着臧舶烈,不知心里想到了什么,一张脸变得灰败不堪。

    尹沅希也被他的话吓了一跳,所幸脸上没有表现出什么不自然来。

    如果说一个人这样说董还不是很相信,现在连尹沅希都一副绝情冷漠的态度,让他更加确信了这对曾经的恋人,如今有多丧心病狂。

    “等一下!”就在这个时候,尹沅希突然开口打断了所有人的思绪。

    董一听她开口,一颗惊惧的心稍稍平复了些。

    “怎么了沅希,你不忍心?”臧舶烈看向她,目光在她绝美的容颜上流连,眼神中,似乎闪烁一些戏谑的因子。

    “我不是来帮他求情的。”尹沅希微微一笑,面上的神情难以捉摸,她两眼犀利地看向满头大汗的董,“相反,我觉得你对他的处罚,实在太轻了!”

    一语既出,在场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气,两眼不可置信地望着她。

    把一个活人做成干尸还叫轻啊,他们的大嫂,这胆识比男人还可怕。

    “就这样让他死掉岂不是便宜他了?他应该不会忘记我爸爸当年死的有多惨!”尹沅希弯了弯柳眉,唇边绽放出一抹如罂粟般瑰丽的笑容。

    “那你觉得,应该要怎么做好呢?”臧舶烈拉过她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亲,将她搂紧自己的怀中,低声问道。

    尹沅希目光一转,温声回答,“不如,我们挑断他的手筋脚筋,再切下他的一根手指,寄给他的儿子,让他儿子过来救人,然后再让董亲眼看着他儿子如何被折磨致死,还有他的女儿……只要是和他有血缘关系的,统统不要放过,当然了,要让董看着他的孩子们慢慢地死去,最后再把他做成干尸。”

    在场的人一颗高悬的心终于放下,他们还以为尹沅希会建  看、书?网免费knh! 议怎样变态的方法呢!原来是利用董最后的一丝良知来逼他招供,这个方法不错,至少,董应该会宁愿选择自己把所有事都承担下来,也不愿意看着自己的孩子受罪吧。

    “这个办法不< HRef=".77NT./23488/">混沌重生君临异界</>.77Nt./23488/错,也省得他的孩子知道父亲之死跟我们有关系,日后还想着来报仇,一次就解决这些麻烦,我们也可以高枕无忧!”臧舶烈很爽快的答应了下来,他眼底的寒意,比任何时候都要阴森。

    董的身体本能的一颤,握拳的双手紧了紧,他就知道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对自己两个已经成人,生活工作都圆满幸福的孩子,可比他后任妻子肚中没成形的孩子感情寄托多了,他怎么可能还像之前那么镇定,越想越觉得这件事臧舶烈干得出来,恐惧也越扩越大。

    “臧舶烈,你不可以这么做,我都说了这一切都是尹天寿干的,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不信,你要杀我,我都认栽了,就当是我当年害你坐牢吧……但是我的孩子是无辜的,你们不可以这样……不可以……”董声嘶力竭地吼了起来,充血的眼睛阴狠地瞪着臧舶烈,一副恨不得将他撕碎的嘴脸。

    “为什么不可以?如今以我的实力,我想要瞒天过海根本没问题……有些东西,我可是从你身上学来的。”臧舶烈云淡风轻地笑说道。

    “你,你……”董怒不可遏,苍老的手指指着他,想要骂什么的,可都显得那么没用。

    “把他带过来!”臧舶烈没有再看他,而是冷冷的命令道,嘴角浮现出一抹嗜血的冷笑,他似乎在等待着一场好戏。

    “是!”几个黑衣人恭敬地欠身,架起董的身体,将他抬到了墙边。

    董下意识地咽了口唾沫,他几乎听到了死神临近的招呼声,一下一下强烈地冲击着他的每一根神经。

    老鼠走了上面,狠狠地对着他的脸就是几个巴掌打下,原本董还一副要吃掉臧舶烈的模样,现在也被打得眼冒金星,魂不归位了。

    他随后递给身边的人一把匕首,那人接过,二话没说,对着董的左手就是一刀,狠狠地划下……

    “啊!”

    杀猪般的嚎叫声响彻了整个库房,尹沅希只是一眨眼的时间就耳闻悲剧的发生,她下意识地紧了小手,感觉到包裹着自己的温暖安抚着自己,才没有张口叫停,看着董左手腕处汩汩流出来的鲜血,她的心跳声一下接一下地剧烈跳动起来,目光中闪过了一丝不忍!

    真的没有想到董的嘴会这么硬,如果真的不见血,他是不会相信臧舶烈会找他的家人报复的。

    “我……我说……”

    终于,在黑衣人准备朝着董的右手刺下去的时候,他虚弱地开口道。

    “说什么?你不是说根本不是你所为,不要再浪费时间了,一次把痛都尝遍,好过这种凌迟一样的感觉折磨自己呢?”臧舶烈拉着尹沅希坐下,狭长的眼眸微微阖着,冷凝的眸中透着令人读不懂的深邃。

    “我说……我什么都招……”董猛烈地摇头,他强忍着疼痛和惧意,再无无法撑下去了。

    臧舶烈英俊的眉峰微蹙,阴恻的脸上泛着令人生畏的寒冰,他冷冷的扬唇,“这是最后一次,如果让我发现你还在狡辩,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董全身一个激灵,整个人犹如坠入了冰窖,他现在哪还敢撒谎陷害,恐怕为了保命,他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

    “说话,我没有太多的耐心!”

    臧舶烈瞪着他,全身散发着犹如地狱撒旦般嗜血的寒意,让董的脸上连最后一丝血色都没有了,有的只是恍如从盛夏温度陡然掉进了冰窟窿里一样的寒冷。

    他的手在颤抖,身子越来越凉,眼里的绝望也越来越浓烈,他在心里反复不停的告诉自己,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报应的时候到了,一命换来孩子们一家幸福平安,他也知足了。

    “当年,是我先唆使尹天寿自立门户的,但是尹天寿害怕他大哥,一直都是畏畏缩缩,我说我可以帮他,得到钱财之后大家二一添作五分了,他同意了,我便开始策划,我知道你还留在我身边早晚会知道我的阴谋,而以你当时和尹沅希闹出的那些事,你一定不会眼睁睁地看着我的计划实施什么都不做。”

    手机用户请浏览wp..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