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妖荒夜

正文 第五百九十五章 这一战,当为人族而战!

    &bp;&bp;&bp;&bp;但就在此刻,却突然又有一股浩瀚威压,骤然降临到了仙霞峰上空。

    韩星转头对赤桑道:“小心,又有修士来了,力量很强,虹霞尚需三个时辰才能固魂,而毕方也需要时间才能恢复往日修为,她(他)二人面对这般强大的危机,尚无抵挡之力,但有你我在,便是上族修士真身亲至,也决不可能让其任意肆虐,其此,战不可避免!”此话斩钉截铁!

    赤桑心中一震……

    作为秦洲大陆的守护者,面对这威压之时,心中的感应远超他人。

    这股威压之强,己超出了这一界修士,犹在当初跨界而来的灵鹫老祖与三星圣地的宫若飞之上。

    这是一道从一个星域跨越到另一个星球,自无尽遥远处降临到此的力量!

    赤桑吁了口气,传音道:“老朽也察觉到了,这是来自大罗天界的上族的修士,但却不是刚被斩了分神那三个,分神被斩,需要休养才能恢复巅峰修为,而这一位,却是本体降临!”

    “本体降临?神王能否告知,这上族修士的战力能达几何?”韩星目中闪过惊疑、骇怒之色,问道。

    赤桑忧心忡忡,沉吟道:“大罗天界与秦洲大陆虽同为一界,却有上下之分,乃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层面,巅峰修士同为战神,大罗天界诸星域多为上位战神与中位战神,而秦洲大陆的战神却只是下位战神,老朽便是如此……”

    “这都是拜‘天道’压制所赐!”赤桑脸色一片苍白,叹了口气,又补充道。

    原来,大罗天界为鱼龙混杂的星域构成,但修为标准却介于秦洲大陆修真界与无上界之间,便是同级修为,战力也比秦洲大陆的修士强出一个层次。

    登天仙路被封,各星域以结界相隔绝,且顶尖修士订下铁律,禁止高阶空间修士随意下放力量。

    故而,千万年来,大罗天界高阶空间修士虽强,对秦洲大陆却极少干涉。

    一方面“天道”不知出于何种目的,对秦洲大陆压制的格外厉害,便是这些上族修士降临此界,修为也被束缚不能全面爆发。

    若想全面爆发修为,除非冒着被“天道”误认为此界有人要成仙,降下雷劫的风险。

    结果是纵然不被劈死,也要被“天杀堂”生生世世追杀!

    另外,秦洲大陆作为最下层的蜉蝣界,纵然有什么天材地宝,也未必被他们看在眼中。

    故而千万年来战争的爆发,多为国与国之间的疆土扩展之争,很少涉及修士参与。

    但这一次,彻底出乎了赤桑的预料……

    非但上族修士出手,便是罗天界各国,也从星空古道横渡虚空,派出精锐人马,与潜伏在早己被大秦所灭的百国遗臣、遗民势力相勾结。

    一时间,各国纷纷复辟,早已是烽烟遍地。

    彼此混战、残杀已成定局!

    赤桑做为秦州大陆的守护者,无论国与国之间怎样互相残杀,他都不会干预,他的职责是……抵御外星域的入侵!

    更让赤桑猜不透的是,这一切都集中在一人一城身上!

    一人韩星!

    一城宋城!

    便是这次赤虹霞丢失魂魄,对方也指名让韩星拿命去换!

    韩星是秦洲大陆打开登天仙路的希望!

    宋城是秦朝太子初登大宝稳固江山的依托!

    联系到洞外这位上族修士不惜本体降临,也要灭了韩星,赤桑身体猛然僵直,密集汗珠瞬间布满额头……

    这其中,怕是另有阴谋!

    他只觉得这是一个天大的局,摆在自己面前,只是一时间参悟不透。

    他把自己的推测讲给韩星听,让他小心……

    韩星对这位大陆守护者情报掌握之快,心生惊疑,却不敢露出半点异样。

    他冷冷一笑,道:“我料大秦王朝这会也己发兵宋城,因为秦朝祖庙的地宫中有一股更庞大的势力,不是新帝所能左右的,让太子登基,只是他们以进为退的方略!”

    京城变故,在太子与韩星身上发生的一切,赤桑己有耳闻。

    他当下点了点头道:“皇位此刻己是万万没他的份了,太子能保住小命就不错了。”

    “无妨,太子懂得韬光养晦,又会装疯卖傻,熬过这一关不是什么事,但他无处可去,估计人现在已经到宋城!”韩星毫不担心的道。

    “可想而知,宋城现在已经危在旦夕,我师傅独木难支,但,洞外的上族修士必斩,追虹霞之魂者必除,否则,难以扬我秦洲大陆修真界之威!”

    “这样以来,上族这个强敌你就树定了,将为秦洲大陆招来滔天大祸!”赤桑不无担心地说道。

    韩星沉思片刻后,有了决定,道:“与大罗天界上族结冤,由我龙渊宗一力承担,此间事了,我便回宋城亲任龙渊宗宗主,原宗主古向天若归,可让其另立别宗,尊师尊为太上祖师,奉龙帝离昀为开山宗祖,在我师之上!”

    韩星此番言语诚恳,显然语出肺腑……把所有的一切,全揽到他自己身上!

    赤桑老脸露出几分激动之色,道:“你若如此,老朽必当鼎力相助,在后世秦州大陆修真界的历史上,落下粉墨浓重的一笔!”

    突然间,韩星精神最深处突然冲出一道道霞光,身上突然爆发出睨视三界的气势。

    他的整个人,在这一瞬,似乎与之前有了难以形容的不同。

    赤桑隐隐看到霞光结成一个头带帝冠,身着龙袍的巨大至尊虚影,从韩星身上冉冉起,傲立在虚无中。

    随着这股子精神意识,让韩星产生了莫可名状的狂傲,道:“天下大乱,才能达到天下大治,大秦王朝既已堕落,我便把这方天下,送给我师妹殷凌,待来日,再把整个苍穹送予虹霞!我本就是天帝转世,就让秦洲大陆成为我破万古封镇的奠基,我要让人族在天地玄黄中独尊!”

    人族独尊!

    赤桑动容……这是何等的气吞山河的豪言壮语!

    他突然发现,韩星的嘴并没有动,而是直接用意识与自己对话!

    他默默的看着那虚幻的身影,明白了韩星现在陷入了前世天帝的境界,看来转世之说并非虚妄……

    不知为何,赤桑心神震撼,在不知不觉中对,这韩星多了一丝敬畏。

    韩星身体一震,周身气息尽数收敛,周边一切玄像全部消失。

    这一切,在韩星身上時有发生,他己经习惯了。

    此刻见神王出神的盯着自己,急忙从那种玄奥的精神境界之中退出,索性想也不想道:“纵然是上族修士真身亲临又如何,脖子未必就不是肉长的,不成仙便会死!”

    自己的修为全面爆发,加上有三十三天宝塔在手,只要有出手的机会,未必就杀不了上位战神!

    赤桑闻言,满眼都是赞赏,还有……佩服!

    受韩星感染,他胡须抖颤,本已有些佝偻的身躯忽而挺得笔直,蓦地,从眼中射出了嗜血的光芒,沉声道:“面对外族侵袭,你尚且能如此,老朽又何惧之有,纵死又何妨!”

    他原本尚有一丝惧意……下位战神对上位战神,这样做的结果就是,也许他会直接形神俱灭,化成尘埃,永远不复存在。

    但做为秦洲大陆的守护者他十分清楚,这一战意义重大……

    己然超出了守护赤虹霞的范畴……更非是韩星与大罗天界上族之间的争斗!

    他们守护的不是仙月洞,而是整个秦州大陆!

    抵御的是外族的侵略!

    与上族修士首战的结果,将广泛流传……

    对那些没有与大罗天界相勾结的各个诸侯国与修真门派,能否在历史的长河中,再次扬人族之威,捍卫人族的尊严,将起到决定性作用!

    生死不计,无怨无悔!

    这一刻,为人族百战无悔的信念,让赤桑热血沸腾。

    迎战!

    赤桑与韩星对视一眼,什么也没有说,飞出了洞外!

    “你们终于出来了,我以为蜉蝣界的修士都是些缩头乌龟,还好没有让我失望!”天边,一道炽威身影杀来,充斥着一股狂霸的气息,搅动的这片天地,像是翻天覆地了一般。

    “什么人?竟敢打破铁律,破星域结界,犯我秦洲大陆?”赤桑大声喝问。

    “大劫将至,铁律己然废除,当年制定铁律者己传下话来,凡秦洲大陆生灵,皆为‘天道’蓄养的‘刍狗’,当灭!”空中来人喝道。

    “有我在,你休想,今日,我便送你归西!”韩星大吼,直接将将三十三天宝塔持在手中,随时准备祭出!

    空中传来冷笑,道:“蚍蜉撼树吗,你即便是人族圣体又如何,在上族战神面前还不是像蝼蚁一般,敢与我战,简直是不知死活!”

    “当年,人族入主天庭,你的祖先又何曾不是在人族脚下祈祷膜拜?而今,你要报复当年的耻辱不成?你又怎至历史不会逆转?你敢与我一战?”赤桑怒斥,脸上带着一种自信的光彩。

    “你想战死?生杀予夺不是你说了算”空中有一对精光射下,而后又道:“先要死的是他,荒圣圣体韩星,今日更是你的死期,速速交出我族人的宝物收魂棺,乖乖受死,也免得让人族生灵涂炭,了结你我之间清算,否则,当以雷霆手段抹杀!”声音充满了冰寒之意和狂妄!

    韩星大吼,道:“死你妈……你确有狂妄地资格,但老子一样要把你踩于脚下!让你尝尝当蝼蚁滋味!”

    “杀”

    韩星出手,这一战,当为人族而战!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