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妖荒夜

正文 第五百四十五章 自古多情空遗恨,惟将丹心付佳人

    &bp;&bp;&bp;&bp;毕方将神识沉入自己的体内,仔细观察。.: 。

    半晌,他抬起头来,看着韩星黯然道:“天不助我,我的本体属‘性’乃是木与火‘精’组成,因竹木燃烧时发出的啪啪声响,故而取名毕方,此番以‘混’沌玄黄丹夺天地生机造化,才得以又转化‘成’人形,但法力源泉已失……心头之血却己无法重生……因为心脏已经彻底枯萎,除非枯木重生!”

    韩星这才知道,毕方的心脏竟然是灵木所化。

    昔日,他将灵木所造的殷红的血液,注入到了赤虹霞体内,这块心形灵木便枯萎了。

    以他这般有通天彻地之能的大妖心灵受损,原本也无大碍,千年时间便能恢复过来。

    但无奈他情火中烧,心中的火‘精’数万年来,便如慢火烤鱼一般,竟将这颗木属‘性’的心,活活的烧成了焦炭,全无半点生机。

    现今又被经文丹火焚烧,更成了焦糊朽木。

    他刚才之所以能够化为人形,也是仰仗赤芝神液与‘混’沌玄黄丹,产生出的强大生命灵力,硬生生的将他的心脏强行起搏了起来,榨出了他心头最后一滴鲜血,才使他的法力源泉霎时间得以暂时‘性’的恢复。

    但现在,要想让心脏再度恢复生机活力,已是绝无可能。

    毕方双眼蓦然一缩,看着韩星,惨笑道:“你也无需担心,这滴血能维持我化形半月不变,足够我帮你寻找到赤虹霞,我能以人的形像再见她一面,心己足矣,再无疑憾!

    “此后,我将被打回原形,只是形象丑陋,只要她不嫌弃便好……我愿以座骑之躯,永远跟随她!”他的目中掠过一丝痛苦。

    这是强烈的不甘和无奈的选择!

    但有希望总比没希望好……

    现在,救出赤虹霞,能常伴在她身边就成了他唯一的心愿。

    韩星暗自感叹……

    谁说草木无情?

    万物皆同一般,情到深处难自禁!

    他暗自思忖……

    毕方显然是一方情愿的单恋赤虹震,若将这样一个重情义的妖禽视为自己的情敌,未免贻笑大方。

    更何赤虹霞与自已缘结三生,九世轮回,海枯石烂心不变,自己再有什么龌龊的想法,岂非是在侮辱于她?

    韩星心情豁然开朗,他爱屋及乌,决意将毕方救出苦海。

    凤凰涅磐,尚可重生,枯木焉能不逢‘春’?

    韩星霎时间陷入沉思,人像石像一般静立,元神已经进入到了自己的丹田“颠覆世界”之中。

    他要在那“颠覆世界”灵草丛生的‘药’田中,寻找灵‘药’,看能否让毕方那颗枯木心脏再度出现生机。

    韩星虽然从荒古秘地中移植进来不少灵草,但能让人起死回生的仙‘药’却是没有。

    他十分失望,正待将元神遁出之际,豁然看到了“颠覆世界”中央那棵一本成林的神木-------建木。

    这建木本为长生树与菩提树种所化,可谓是先天灵根。

    其本体源自世界之树,自‘混’沌初分之时就生长在归墟之中,历经千万大劫而不灭。

    便是一株枯萎的古木,若是嫁接上建木的一根枝条,照样能够枯枝发新芽,散叶开‘花’。

    韩星喜不自胜,心中顿时有了主意。

    他用屠天神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截取了寸许长的一小段枝条,这才元神归位。

    韩星神‘色’现出少有的郑重,道:“毕方,你本‘性’纯真善良,修行千万年,淡泊无求,只为一情而入魔,丢失了法力源泉,殊为难能可贵。”

    他目光一凝,又道:““但你可知为何‘欲’修仙道,先修人道之理吗?人有七情六‘欲’,而你却只有一情,故而这才引起这般磨难,而今,你心已彻底枯死,便是这一情也将彻底从你体内消失。”

    毕方听罢,全身重重的一震!

    “现今之计,你唯有从情字中破茧而出,以超凡脱俗之心,才能再聚法力源泉,重新得窥大道之‘门’,待你‘枯木逢‘春’’,妖‘性’尽除,生出人的七情六‘欲’后,方可另寻心上人,缔结良缘。”

    毕方本来已是十分伤感,闻的韩星此言,骤然愣了一下……

    他没想到,自己在这等绝境之中,韩星还能说这般话来。

    难道他是在借机耻笑自己?还是……

    他试着去回忆赤虹霞身着霓虹彩衣的丰姿绝美身影,却发觉脑海中的那团红霞,渐去渐远,以至于到最后,越来越飘渺……

    毕方心中一片怅然酸涩……

    他知道,韩星说的是实话,自己的情缘已随心而死,已经不属于自己。&bp;&bp;&bp;&bp;但要想让自己这颗心重新复活,没有逆天的手段,根本办不到!

    枯木逢‘春’这几个字,除了在书本上有,现实中谁又曾见过?

    此时,毕方只觉得天旋地转,生无可恋:“人有七情六‘欲’,而妖纵然化为人形,也仅有一情,就是这一情也因为心的枯死,而逝去。现在,自己是靠神识控制这具躯体,便如行尸走‘肉’一般,那还要这颗枯木之心又有何用!”

    在这一刻,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也不想去控制……

    他蓦地抬起手掌,五指叉开,弯曲如勾,指甲寒光闪亮,朝‘胸’口当下抓了下去,哗啦,竟剖开了自己的‘胸’膛,将心脏给抓了出来……

    只是,他的‘胸’膛里并没有血液溢出来,手掌像是‘插’入到了一段枯木树桩里,掏出了一团漆黑干裂、宛如朽木的心形树根。

    毕方将心掏出,风吹白袍朝后飘扬,脸‘色’更加晦暗,像一具活的僵尸,样子十分诡异可怕。

    韩星呆住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毕方会突然间做出这样的举动!

    毕方手托着心脏,一步一步朝韩星走来,苦笑一声,道:“我把心‘交’给你了,请你转给她,这颗心虽然已成腐朽,但对她而言,却是属于她的,从今以后,这个世界再无毕方,有的只是无心之人!”

    狂风刮在他的脸上,顺着‘胸’前的窟窿,又吹进他的‘胸’膛,让他‘胸’口痛如刀绞。

    是…流水有意,落‘花’无情?

    还是…自己当初的选择根本就是错误?

    他的眼神突然变得怅然起来……

    千万年来,自己被情所累,被情所困,到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连记忆都开始消失了!

    自己是个七情六‘欲’不全之人,就不该与**沾边!

    那样只会害了自己,连累了他人!

    一丝悔意,悄然在他的心中蔓延……

    自古多情空遗恨,惟将丹心付佳人。

    独怜飞蛾扑红火,镜‘花’水月万年空。

    幡然悔悟封尘心,看破情缘成永诀。

    毕方的声音充满悲凄,却声声如刀,刺得人心灵震颤……

    这一瞬间,他的眼神变得绝然,仿佛变回到了从前那个简单的自己,又回到了无‘欲’无求的世界里……

    看着毕方无限的悲痛,无限的绝望的样子,韩星只觉得老天不公……

    天下无情之人何其多,为何受伤的总是有情人?

    毕方只因为第一眼心动,而赌上自己一生的羁绊!

    他可能从没想过,情,是他生生世世的魔!

    他全然不顾对方的感受,有爱就去爱,始于相见,却无法白头,明知不会有结果,却依然飞蛾扑火。

    也许无人给他点破,他会一直孤独的爱下去……一年……百年……千年…直至万年!

    这样率‘性’而真情流‘露’的人,老天为什么不给他真正的爱情?

    就算他哪天想通了,放弃了,这段情他也会至死不忘!

    他现在虽已无心,却胜有心!

    这样有情有义之人,罪不至死!

    必须救他!

    韩星出神地看着毕方,凝视着他手中那颗枯烂而腐朽的的心脏。

    就在毕方捧着自己那颗枯朽的像树根一样的心,向韩星走来时……

    韩星闪电般的动了……

    “枯木逢‘春’!”

    他右手一甩,掌中的那寸许长的建木枝条,飞‘插’在了毕方手捧的那颗枯木之心上。

    刷!

    一道浓郁到了极点,散着斑斓绿‘色’光芒的突然出现,让毕方双眼一凝,他猛的看向那一小截枝条!

    “建木,长生之树!”毕方吃惊。

    他的本体乃是火木之‘精’,又怎会不认识此物!

    这根只有寸许长的枝条,缭绕着七彩光华,弯曲盘叠,宛如一棵千年古树,透出沧桑之感,虽无片叶生长其上,却透发出一阵阵的绿霞。

    建木枝条‘插’在木心之处,渐渐生出根须,像一棵盘虬小树植根在心脏的中央。

    在植根处,有青‘色’光团在不断跳动,最后竟然牵引那枯木之心也透发出绿‘色’的光辉。

    “咚”、“咚”、“咚”……

    枯木之心慢慢开始由深褐‘色’变成墨绿,并輕輕顫動……本己草木蓬灰的枯木之心,竟然重现了生机。

    “建木生根,枯木逢‘春’,万物造化,铁树也能开‘花’,还不将你的心脏塞入‘胸’腔,更待何时!”从韩星口中傳出焦急的呼聲。

    本已经心如死灰彻底绝望了的毕方,被眼前的变化惊呆了!

    韩星的喝声让他瞬时间清醒,旋即一丝拨开云雾见太阳的希望,占据了他的整个脑海。

    毕方深吸了一口气,五指紧握,把那颗宛如祖母绿拳头般大小的心脏,缓慢的放回了‘胸’腔。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