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妖荒夜

正文 第二百九十四章 咸鱼大翻身

    &bp;&bp;&bp;&bp;韩星也没有想到这个令牌如此的灵验,一直绷紧的神经终于一松,他望着空中老人那模糊的投影,哭了,而且哭的很伤心……

    他知道,离昀在荒古秘地全力出手,为了清扫障碍,打开仙关,让人族不再受天道压制,结果伤的十分惨重,不知是死是活。,

    现在,空中出现的虚影,不知是过去留在令牌中的神念,还是现在真身感受到了自已,才应召所传递出来的……他也不知。

    离昀的虚影已渐渐凝实至与‘肉’身一般无二,他对韩星微微颔首,旋即把目光转向古向天,开口道:“宗‘门’之事我已尽知……但罗天界的强者大能己经不太理会世俗之事了,我亦如此……”

    “想那无上界登天仙路被封,天道反刍,人族被压,修真而不仙,又与死何异?睚眦护徒我本心,奈何天路未通,故而宗‘门’的兴衰盛亡无暇顾及……”半空中,离昀浑浊的瞳孔透‘露’出一丝难以形容彷徨愧疚目光。

    他再次把目光朝韩是撇去,‘露’出几分欣慰:“大劫将至,本应随其自然,但应劫之人应命而生,幸懒眷顾,有这小兄弟在龙渊宗照拂一二,我心稍安,尔等不得对其再妄生猜疑,以确保‘门’派能够延续下去!”

    “龙渊宗以后的所有事,就拜托小兄弟你处置,大哥无任何异议。”这分明是他以龙渊宗第一代掌‘门’人的身份,将龙渊宗托付给了韩星。

    而且无异是说给古向天听的!

    古向天顿时汗流浃背,猫腰撅腚的跪在那里,诚惶诚恐的道:“谨遵老祖法旨。”

    空中离昀的影像开始有点模糊着,他以神识传音,仍勉力训斥:“古向天,你的出身与我一样,要记住你的责任和担当……抗大劫,护国运……拯救天下苍生……”

    “原来竟是如此。”韩星已开启天觐神术,这句话别人听不到,他却听得一清二楚。

    离昀曾为大秦皇朝一代帝君,他与古向天谈及护国运……拯救天下苍生这等事情,分明这古向天也是皇室中人!

    只是这国运怎样个护法,他却不得而知。

    他若知道“真龙大脉”就事关大秦皇朝的国运,恐怕现在就会打消‘抽’取“真龙大脉”的想法。

    韩星问道:“大哥,你的真身在哪里?”

    离昀没有先回答他的问话,而是先告诉他一则信息:“在你崩开荒古秘地结界时,诸多被困在其中,万年不死的强者大能的元神也随之而出,更有甚者,天庭破碎时伤重蛰伏其中的一些大帝、圣皇,这次也随之而出,现己沉浮在诸星域之中……在你以后争战仙途中务必要提防这些人。”

    “我己受重创,没有个万载时间,恢复不过来……我在……万…圣……”他微弱的回应,到最后声音已经微不可察。

    他似乎在拼着最后的力气,又传音给古向天与韩星二人:“当心……‘天杀堂’……”

    “‘天杀堂’是个什么组织?”韩星听到“天杀堂”三个字,忽然一愣,他没想到,连离昀这样的战神也对这个组织有所忌讳。

    “不知”离昀不愿多说,他的身体开始忽明忽暗,声音分外虚弱,仿若再多说一个字,随时都会咽气。

    “我要去帮您……你需要什么吗?”韩星大惊失‘色’,他担心离昀老人的安慰,以神念传音。

    空中的虚影越来越淡化,渐渐成了一团雾,直待十息时间,那虚弱的声音才再次传来,道:“我……油尽灯枯……没有续命的仙丹……和玄黄……也是……枉然……”

    “什么玄黄……仙丹能续命?大哥你说话呀……你在什么地方,你再说一遍……我好去找你……”韩星数次传音都得不到回应,空中的雾气终于散了,与虚空相合,彻底消失了不见。

    韩星心中‘波’澜起伏……

    看来,离昀老人伤得不轻,纵然是强大的战神,也难以再坚持下去,自己必须施救,否则恐怕就要归于尘土。

    他思量一阵后,没有立刻去追寻老人。

    根据离昀所说,他所受之伤没有个万载时间恢复不过来这句话判断……真正的危险还没有降临,也许他可以熬过一段时间。

    这段时间异常宝贵!

    韩星决定先寻找“仙丹”,再去寻他!

    藏经阁中有无数瑰宝秘籍,一定可以找到医治老人的“仙方”,龙渊宗广布‘药’田,也不愁找不到炼制“仙丹”的‘药’材!

    眼前的古向天也肯定掌握有种种无上秘法……这事还得与他商量!

    “这真的让人难以相信……祖师爷竟然还活着,而且还受了重伤……”古向天眼圈也红了,以他的修为又焉能看不出来离昀老祖伤势有多么严重。

    这可是龙渊宗开山的祖师,要动用一切力量去援救。

    就是当今皇上知道了,恐怕也会发疯……就是举全国之力,也不会让龙帝陨落。

    “起来吧,老祖已经离我们远去……”古向天扫了一眼那些还虔诚跪在地下的弟子。

    韩星心情不好,走上前直接拍了拍他的肩膀,低着脑袋居高临下地开口问道:“古向天,你‘奶’‘奶’的,你现在还要逐我出宗‘门’,送我进出万年玄冰古‘洞’吗?”

    这一拍有讥讽、责难的意味……

    所有人都能看出来他已经是咸鱼大翻身了。

    此前,殷天祥还在为徒儿肆意嚣张的行为感到担忧,但此刻,却是连一点担忧都没有了!

    现在,就算他肆意妄为,那又怎样?

    整个龙渊祟还有谁能奈何得了他?

    所有见到这一幕的人也尽是惊愕不一,一阵瞠目结舌,他们纷纷猜测……

    他还是那个废材韩星吗?

    他到底是什么来头?

    怎么有这么大的面子?

    当然,也有人在心中幸灾乐祸,赤虹霞就己经是乐的笑不拢嘴。

    找夫如此,‘妇’复何求!

    只有灵鹫峰董元山心底的那份失落,难以言喻。

    他心头翻起了惊涛巨‘浪’:有此子在,恐怕灵鹫峰五百年的图谋,难以实现。

    “这……”古向天一脸的尴尬,适才的一幕让他错愕,现在根本不敢发作。

    因为韩星现在足以证明了他与龙渊宗开山老祖的关系。

    古向天在发作,就是欺师灭祖,大逆不道!

    更为重要的是,离昀老祖留下话来,韩星似乎关系到龙渊崇将来的兴衰存亡!

    “请……师……师叔祖原谅,不知者不罪……”古向天脸‘色’紫涨,从脖子红到耳朵根子。

    被一个前一刻还在宗‘门’最低层的小修士指着鼻子痛骂……还得赔礼道歉,这种滋味真是让他终生难忘。

    “你叫我什么?叫师叔祖?这辈分可够大的!”韩星捂着嘴大乐。

    古向天也不愧是个能屈能伸的人物,他突然懊恼的拍了自己一下:“师叔祖……前辈教训的是,其实进万年玄冰古‘洞’应该是老夫,而不是前辈,是我……我我……有眼不识泰山,真是惭愧啊……”

    黄啸天咳嗽了一声,走上前来,道:“韩……前辈,要说这事,也不能全怨宗主,连我和殷殿主都被你‘蒙’在鼓里……不管怎么地,他现还是一宗之主,还是给他留些面子吧……”

    “叫我前辈,我很老吗?他要置我于死地时,怎么不给我留面子?”韩星火气很大,把进入龙渊宗以来,所受的窝囊气,一股脑儿全部发泄在了古向天身上。

    他足足训斥了古向天能有一刻钟,训的口沫四溅,大致是说古向天不明辨是非,若再出现这种情况,他就要替开山的祖师将他这个宗主给废了……等等。

    他这边训斥古向天,脸却转向了董元山那边,那意思是:我这是杀‘鸡’给猴看,连宗主我都敢骂,你灵鹫峰以后又能拿我怎么地?

    终于,这他感到自己骂饿了,才结束了训斥。

    古向天与众位长老对视一眼,有二位长老上前几步,把韩星左右扶住,神‘色’恭敬而严肃的道:“请上位……”

    韩星也不客气,大踏步的走到高台正中那把最牛的椅子上,面对众人坐下。

    “我宣布,以后韩星就是我龙渊崇的太上长!”古向天双手向下一压,高声宣布。

    他一面宣布,一面表情古怪的看着韩星,那意思是:这样你满意了吧!

    他就差说你的诡计终于得逞了……

    因为古向天一点一点看出了‘门’道,从头到尾,都是这小子在画圈,自己往里钻。

    太上长绝对是一种无上的荣耀!

    一个年仅十五岁的少年,当上宗‘门’的太上老长,这简直是秦洲大陆修真界的奇迹,甚至是打破了整个罗天界的记录!

    韩星的反应十分强烈!

    他一高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叫道:“且慢,你这个什么劳什的太上长老,我可不想当,开开玩笑,你还当真了。我若当了这太上长老,将至我师付置于何地?又让在座的各位前辈脸往哪放?此事决计不可!”他脸上的冷淡消失了,神‘色’变得谦和起来。

    他上前分别搀扶起己拜倒在地的各位长老。

    (对本书的订阅,已经是对猫锐最大的支持!猫锐会记住大家。不敢救打赏,继续求支持,求扩散!)</dd>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