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妖荒夜

正文 第二百八十章 力挽狂澜(七)

    &bp;&bp;&bp;&bp;当白龙海竭尽全力拉开弓弦的时候,原本晴朗的天空中,四面突然骤生天地元气,它们从四百八方疾速簇拥,疯狂向这这把巨弓涌来。一股股巨大的能量‘波’动如云海翻腾,疯狂的冲进了白龙海与巨弓之间,霎时间,他和“‘射’雕弓”散发出璀璨耀眼的光芒。白龙海深吸了一口气,调和着自己跟“‘射’雕”弓之间那种感应,他全身的‘混’元战力和修为尽数爆发,一股股‘精’纯法力打入那“‘射’雕弓”之内。“嘎吱吱……”他双臂肌‘肉’奋力绷紧,扣弦开弓,以左肩推右肩的力缓缓地将那虚无的弓弦拉开,尚且不到一半时,一支白‘色’的光箭虚影便在形成了,之前聚集的天地元气,就如同长龙一般翻滚奔涌,徐徐汇入箭杆前端的箭镞上。“‘‘射’雕斩龙弓’开!”白龙海大喝一声,随之再度用力,一阵“噼啪”之声从弓中传出,箭镞前端竟形成了一个光球,像太阳一样散发出刺目的白光。白龙海周身也卷起了狂暴无比的气‘浪’,他如同一尊战神,这简直是不可战胜!“‘‘射’雕斩龙弓’!罗天界中人称呼它为‘斩天‘射’日弓’!”古向天惊呼!若非亲眼所见,他怎么也不会相信,传中的这把神弓会落入白龙海之手。“你怎么知道?”莫仙机心下疑‘惑’,开口问道。“古宗主的没错,我中州浩天府有一本天下神兵排行谱,上面关于弓箭类排行前十名的就有这把弓的图形。”王启武撇了撇嘴,显然对莫仙机见识浅薄有些瞧不起。经王启武提醒,莫仙机心神陡然震动,喃喃道:“难道这就是那把在妖族至极之战中……人族遗失的那把神弓?”至此,很多强者对此弓都己心中了然。据,妖荒夜起,古天庭崩溃,天地秩序‘混’‘乱’,仙凡隔绝。秦洲大陆被崩出仙域后,做为一块漂浮在宇宙中的‘乱’流碎片,初时被一片黑暗包围。世间强者为打开封印,重见天日,便集中.△.了当时所有的仙器与神器,对苍茫宇宙进行轰击,共打开了十二条通道,便为是为现在的登天仙路。后来,登天仙路又被无上仙界重新封死。但堆积在秦洲大陆上空遮天蔽日的尘埃,却被一把威力无穷叫“斩天‘射’日”的神弓给‘射’开。只是“斩天‘射’日弓”强悍攻击过后,损耗过大,几乎磨灭了弓中所有的神‘性’,化为碎片。万年前,昔日天级战帝皇甫毅,在堕日山火山爆发中,偶然拾得二块刻有“‘射’”、“斩”字样的天外陨石,逐以堕日山为祭兵地,燃烧了一整座火山的能量,将二块陨石打造成了一把非弓非剑的神兵。这把神兵足以惊世,弓剑并存为一体,施为者可随心所‘欲’,故取名叫““‘射’雕斩龙弓”或叫“斩龙‘射’雕剑”。靠这把极道神兵,让皇甫毅叱咤风云,神威震世,成了名动古今的神级大帝。后来听他遁世前将神兵封印,在其内只留下了不足二成的威力,其余的留待有缘人自己挖掘开发。此刻,所有人看向白龙海的表情,都现出惊疑的神‘色’……难道他就是皇甫毅今世的传人?莫仙机与玄神子更是难掩心中‘波’澜:怪不得宗主对他如此重视,原来这其中另有不为人知的原因。一声暴喝,让众人收回了心思。“去死吧,爆!”白龙海松开了虚拟的弓弦,长弓神光流动,一道白‘色’光柱带着金光的闪电般冲天而起,箭头撕裂了虚空。“卧槽,‘射’了!他是老子的!”在白龙海‘射’出箭的一瞬间,韩星颇有‘淫’.‘荡’又有些沮丧的喊了一句。他很矛盾。他希望陆夜死。但不是现在,他要死也只能将来死在自己的手上!眦睚必报,辱我者死,这才是韩星的‘性’格!“太无耻了!”只是他这句话一出口,让台下所有的‘女’弟子齐刷刷的向他投去了愤怒的目光。站在他身后的殷凌更是直接踢了他一脚。就连所有的男修士弟子,也很鄙视的看着他……泥玛,什么叫你……了,他是我的?你子是个玻璃啊?“哗……”的一声,所有人都闪开了,离他远远的。箭矢如电,这一箭仿佛是灭世的一箭。霎时间,连生死台都产生了一阵震颤,若非有封印加固,早就被震塌了。陆千夜面对火矢‘激’啸冲天飞旋袭来的一箭,面‘色’瞬间一片苍白。他身上所有的铁羽雕翎突然亮起,千丈的躯体表面上,有繁奥的符文喷出,形成了一层防护结界,只留有一双金‘色’的鹰目瞳孔‘露’在外面和一对铁爪向前横挡。一道巨大的箭形光柱打穿了天空,摧枯拉朽般到了陆千夜面前。“擒拿!”陆千夜低喝,铁爪如钩,向光箭抓去……他竭尽所能,施展举世无双的灵鹫一族的圣术,但依然闪不开躲不掉,让他有末日将来临的之感!箭光炽盛,划破天地,成为了天地间的唯一!箭贯如虹,连天上的云都冲散了,没有什么能阻挡这一箭!“轰!”光箭硬生生的穿透了陆千夜的一对‘精’钢铁爪,又直‘射’入他那千丈大的蛊雕法像体内,如同一颗行星爆炸一般,几乎将他从中间炸为二半!“啊……”蛊雕疼的张翼狂吼,翎‘毛’怒炸,霎时间,天地法像消散,陆千夜又恢复了人身的本来原目。陆千夜惨叫,鲜血喷涌。他连肺腑肠子都炸了出来,摇摇‘欲’倒,凄嚎坠空而下。“陆千夜,我送你上路!”白龙海意在必杀,要开第二弓!“吱吱嘎……”白龙海脸‘色’一阵苍白,他浑身的力量仿佛被第一弓‘抽’干了一般,这种巨大的灵力消耗让他也吃不消了,再也拉不开第二弓。他双眼微微一缩,左手蓦然抬起,向前猛地一甩,顿时神弓骤然又变成了“斩龙剑”。“弓剑归一,除恶务尽!”话音未落,剑芒滔天而起,白龙海化成一道神光冲了过来,一道血红的剑芒一闪而至,将陆千夜淹没!一剑绝杀!“宗主请你救他……他毕竟是我灵鹫峰的人!”董元山声音低沉。古向天神‘色’极为‘阴’沉看了眼董元山,他不清楚对方现在是否知道他的借刀杀人铲除灵鹫峰的意图。但无论如何,此时不能再起内讧!否则会引起他的猜忌,那将会腹背受敌!“这一战我龙渊中认输,你不能杀他!”古向慢慢头,当即面‘色’一变,大喝一声。“晚了,现在任谁也救不了他!”白龙海用无比嚣张与冷酷的话,丝毫没有回转余地的回应道。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响彻天地,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中……“他不能死!他若陨落,对于你天璇圣地,甚至整个今次在场的各‘门’各派来,就是催命的钟声……你还不足于对抗‘天杀……’”然而当到“天杀”二字时,后面的话却突然绷住了。“天杀……什么?”韩星在下方突然心中一动,蓦然,他从识海中蹦出三个字:“天杀堂”!虚空中,突然出现一个黑‘洞’,疾若闪电般的探出一只大手,直接朝下面抓去……这只诡异的大手,干脆舍弃了陆千夜的残躯,将他的头只一扭便摘了下来……众人的瞳孔都急骤收缩……这只手实在太快了,任谁也没看清是它怎样提着陆千夜的头,消失在空中的……“我不甘心……”虚空中的黑‘洞’闭合,从中传出了陆千夜的嘶吼声。头乃六阳之首,有大神通者,移‘花’接木,便可重生。白海龙惊呼,眼睁睁的看着陆千夜消失了!这一战‘精’彩绝伦,很多弟子从中学到了东西,残酷、果断、神通,这些足以让他们大长见识。天璇圣地的两位长老也很满意,白龙海的表现,让他们很有面子。莫仙机目光灼灼看着古向天,道:“我过,二流‘门’派的弟子永远抗衡不了一流‘门’派的弟子,你要崛起,便是自找苦吃!”言下之意,你龙渊条永远是我天玄圣帝的附庸!古向天静静的沉默,眼中闪出一股痛苦的神‘色’,他不软不硬的回答道:“这也不代表,天璇圣地在本次‘仙苗’大比中就能拔头筹!”他的意思也很明确,在这场龙争虎斗之中,你争不上第一,便没有资格继续给我当老大!莫仙机并没有发怒,他藐视加轻松地笑了笑:“看来你还是不死心啊,你手中虽然还有一个名额可用,但你己没有底牌可出了,剩下的龙争虎斗,是天璇圣地的主场,你只有看的份了……”“对了,从现在起,仙宝‘化龙池’可以肯定的要归天璇圣地所有,待百年后,‘仙苗’变成宗主,你这龙渊宗也就到了改姓的时候了,哈哈哈……”莫仙机毫不掩饰心所想,纵声狂笑的道。“这个……很难……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古向天话是这般,但他心中已经没有了底气。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