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妖荒夜

正文 第二百一十五章 封神榜!镇仙旗!

    &bp;&bp;&bp;&bp;韩坚嘴‘唇’微动,发出了不似人言的嘶鸣之声:“龙绞剪,乃荒古年间一位圣人的法宝,可逆天化形,双龙‘交’颈,同进同退,只是你这件却是仿品,乃祭炼的禁宝制器,虽拘了二条蛟龙烙印其内,可短暂的凝聚‘龙势’,但又怎能与真的龙力相比,看我收了它!”

    韩坚眼中流‘露’着疯狂的神‘色’,一股前所未有的霸道气息,从体内爆发而出,四周天地空间瞬间疯狂扭曲,好像承受不住他的威压,随时都有可能崩碎开。

    恐怖的气息完全罩定天皇宫的圣子白凌霄,韩坚化成的蛊雕似乎要将他完全吞噬。

    赤虹霞见此情景吃惊不小,先前虽见韩坚人兽合一,但却没想到会如斯的恐怖,竟能徒手撕裂蛟龙。

    更为恐怖的是,传说远古十大凶兽贵为神兽,若以人的修为衡之,与地级战圣一个级别!

    现在附在韩坚身上的虽只是神兽一缕分神,也非同小可。

    就是自己以战尊境巅峰的功力与其对敌,也不是对手,此间若无战帝、战神存在,只怕任谁也制服不了它!

    蛊雕一但凶‘性’大发,所有人将无一例外被他那双利爪撕的粉碎!

    自已除非与韩星联手,再祭出那件宝物,也许才能抵挡一阵,但胜负仍是个末知数!

    赤虹霞看好韩星是个变数,直到现在她对他的底数依然搞不清!

    当赤虹霞满怀希望看向韩星时,只见这位正嘴里叼了根草棍,懒散的依靠在一棵树干上。

    他一只脚金‘鸡’独立式的站着,另一只‘腿’膝盖向后弯曲,脚登在树干上,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看来,他全然没把化成蛊雕神兽的韩坚放在心上!

    赤虹霞看到韩星心不在焉、毫无斗志的模样,由满怀希冀瞬间变作了替替古人担忧……

    她担心韩星会死在韩坚手中!

    韩星见赤虹霞俏脸不无担忧,知道她自己怕斗过韩坚,逐慢条斯理极为不屑的从鼻腔中“嗤”了一声,道:“怕什么,十大凶兽了∨c书盟网,不起啊?我家雪虎也是凶兽,不还是老子的一条狗。”

    他又嘿嘿一笑:“再说了不就是一具分身吗,他就是个屁,等会老子就拿他给当屁放了!”

    赤虹霞气得七窍生烟,暗自道:这小子还是太嫩了啊,真不知死活,你与韩坚结怨最深,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摆出一付狗撒‘尿’的姿势……

    待他抢夺了传承后,第一个死的就是你!

    不对啊……

    这韩星平日里看起来一幅流氓样子,但这都是他扮猪吃虎的假像,难道今天又要来这套……?

    再仔细观察,只见韩星嘴里叼的那棍草根隐隐约约就是屠天神戟所化的烧火棍,只是个微型的缩小版!

    而那只撑在树干上的脚,却如同拉住弓弦的手,只需向后用力一蹬,身子就会如箭矢一般疾如流星的‘射’将出去,就是金‘鸡’独立的那只‘腿’,也绷的如一柄出鞘的宝剑,随时能够做出一切反应。

    赤虹霞一脸的恍然大悟,顿时明白了过来,他在等待最佳时机,蓄势待发!

    “咬人的狗都不‘露’牙齿……”

    一想到自己误认为韩星摆了个狗撒‘尿’的姿势,顿时俏脸红了起来……

    现在韩星那野狗撒‘尿’的姿势,在赤虹霞眼中顿时变成了君临天下的雄姿,散发着无穷‘诱’人的魅力!

    “轰!”

    此刻,韩坚身上布满黝黑鳞甲,桀桀怪笑,一股滔天威压洒落下来,轰的一声,一只‘精’钢铸就形同巨大铁锚的鹫爪,朝白凌霄抓来。

    这只寒光闪烁的冷冽铁爪,极具视觉冲击力,好似能撕天裂地,快的不可思异,让人都反应不过来。

    这一刻,天空上的白凌霄在韩坚的威压下呼吸瞬间停滞,一股强烈的死亡危机感刹那涌了出来。

    虽然他如今的修为堪比战尊,又持有上品道器,但若是在如此近距离下承受近乎战神修士的攻击,他定然必死无疑!

    白凌霄大惊,再祭金‘色’的龙绞剪,双蛟冲霄而起,剪向空中那只巨爪!

    他敢于亮剑,明知必败也要亮,否则他就不是天皇宫的圣子!

    为了仙人传承,他必须要这样做!

    韩坚双目碧绿,仰颈长啸,像一头遮天扑地的神鹏,汹汹翼风煽的空中气‘浪’瀑涌,从天扑击而下,双翼猛击横斩,“咔嚓”一声,将双蛟催枯拉朽般的拦腰斩断。

    。“轰!”龙绞剪狂震,陡然从中迸裂为两半,两只雕爪疾如电闪,齐齐一抓,只见一个巴掌大小的龙蛟剪刀,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韩坚的手中。

    龙绞剪与白凌霄本命相连,雷霆猛击,让他仰面一口鲜血喷出。

    “统摄天下!玄天剑!”

    蓦地,天皇宫圣子白凌霄大喝一声,战王后期气息威能尽数释放,有道道紫气从体内溢出,一把紫金‘色’的血剑出现在手中。

    玄天剑上嗤出一道十余丈长的血红剑气,白凌霄一挥手,一道刚猛的剑芒轰然向韩坚斩去!

    饶是韩坚化形的蛊雕避的快,嗤嗤嗤,在剑芒的闪动间,左肩生出的铁翅也被斫了一剑,几根四五米长的铁羽带着血迹凌空飘飞。

    韩坚狂怒不可遏,凶‘性’大发,躯身急速膨胀,很快又增大了数倍,振翅冲舞,搅的天上乌烟弥漫,黑云翻滚。

    所有人感觉天空忽然黑了下来,蛊雕仿佛是一座巨大无比的山,遮天蔽日的悬压在头顶上,让所有人都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咿哇……”

    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蛊雕双翼齐拍,在烟云炸舞中,忽然探出一只上百米长的巨爪,一把抓住了玄天阔剑,连白凌霄也被握在锋锐如铁钩般的爪中。

    铁爪瞬间迅速收拢,空中传来一阵金属的折断声和“噼里啪啦”骨头碎裂的声音。

    随后,无数残肢断臂连同折断的剑身从天空中掉了下来,落在地上!

    “噗!”最后掉下来的是天皇宫圣子白凌霄那颗瞪着一双惊骇的眼睛的头!

    空气中,血雨腥风刺鼻。

    韩星惊诧,韩坚今日的表现让他心中难免出惊疑,这小子合体后修为增强的未免有些骇人。

    ‘奶’‘奶’滴,这只“‘鸡’”的威力还真不小,看来自已还真不能轻敌。

    紧接着,众人又看到一幅惨不忍睹的画面……

    鬼鹫真人化身魔体,短时间内实力暴涨数倍以上,像一尊天魔,双晴血红,白发根根向后飘扬,整个人被一团恐怖魔气所笼罩,伴随着嘶鸣怒吼,朝众人杀了过来。

    “阻我者,杀!”

    鬼鹫真人化煞戮妖刀如一道粗如水桶的千丈黑气匹练,一冲而出,蓦然朝那妖族长老斩下。

    这是绝杀的一刀,天地为之轰鸣!

    狮头人身的妖族长老顿时感受到了一股让他恐惧的气息从上方传来,这股气息让他全身汗‘毛’竖起,这种感觉,他已经很多年没有感受到了。

    他凝聚全身功力拍向鬼鹫真人那只百丈大小的巨掌,被化煞戮妖刀瞬间从手腕上齐根砍落。

    鬼鹫真人又一刀挥出,天空中传出一阵排山倒海般的刀啸,一股更强劲的刀气扩散开来,凡是被刀芒扫中之处,树木倒伏,山体崩塌,犹如末日!

    妖族长老面‘色’瞬间一片苍白,脑海里再也没有争抢仙人传承的念头了……

    他只剩下了一个想法,就是速速逃离这里!

    可是他晚了,己经走不了了!

    化煞戮妖刀寒芒闪烁,刀气涟漪,如一道金‘色’的闪电划过,在‘阴’风呼啸中轰然斩落!

    太快了,妖族长老根本来不及闪躲……

    “噗噗……”声响起,一颗硕大的脑袋冲天而起,妖族长老的狮头瞬间与躯身分离,被斩的血沫‘肉’碎、骨渣齐飞,什么都没有留下,彻底消散在了天地间。

    妖族长老,一个战王境巅峰境的修士,只在几个呼息间,连神通威能都未曾来的及施展,便被斩杀当场。

    吼!吼!吼!

    下一刻,韩坚与鬼鹫真人双双仰天发出一道杀意十足的惊天厉啸,二人脸上布满疯狂之‘色’,一股狂暴的‘混’元战力从其体内瞬间爆发,四掌齐齐拍向承仙台

    轰!轰!轰!

    咔嚓……咔嚓……承仙台上方的虚空都被拍的震裂了,竟硬生生地被撕扯开了一道口子,八角台上无尽的荒世沌气滚滚涌了下来。

    “承仙台禁制被打开了……冲啊,杀掉这二人,均分传承!”

    远远退去的一众修士,贪婪又生,眼中瞬间又冒出火热之‘色’,显然里面的逆天机缘叫他们又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了。

    “出手!”

    各派修士在暴吼中齐齐出手,直接祭出法宝灵器,向韩坚与鬼鹫真人轰击而去。

    面对众多修士的攻击,韩坚面‘色’狞,铁翼横扫,杀伐之气遮天蔽日,悍然灭杀敢于靠近承仙台的任何修士!

    呯呯呯……

    数十名修士被垂天铁翼扫中,脑浆崩裂,鲜血四溅,身体冲天高高飞起!

    “快,冲上台去,拔了那杆旗幡,仙人传承尽在其中!”鬼鹫真人一边悍不畏死的转身抵挡住众人,一边催促韩坚。

    禁制一破,可以清晰看到八角高台正中的那杆旗幡正面所绘的仙人影像似活了一般,呼之若出。

    微风吹转旗幡四角飘穗,旗幡反正面轮流招展,一面所书“封神榜、”另一面所书“镇仙旗”,六大个字似有无穷神力,连半边天都遮住了,一清二楚印入众人眼眸之中!

    封神榜!

    镇仙旗!,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