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妖荒夜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 凤凰涅槃

    &bp;&bp;&bp;&bp;丹‘药’等级划分为下品、中品、上品、神品,圣品、仙品……每品分为上、中、下三等,对应炼丹师。黄级战将以下弟子增加灵力的丹‘药’只可服用聚灵丹、洗髓丹、九转易筋丹等修真界最低级、最常见的丹‘药’。而且每一天服用不宜超过三粒。若服用再高等级丹‘药’,超越了修为等级,就会经脉逆‘乱’,爆体身亡。这样的介绍对韩星而言,已经足够,他只需要知道这种丹‘药’最大的服用量就好……“服三粒有少吧?以自己的强横体质多服应该问题不大!”韩星定下心神,摇了摇葫芦,从里面倒出一把丹‘药’,数出了九粒聚灵丹,将它们全部纳入口中,然后开始调动灵力,炼化‘药’力。那丹‘药’入口即溶,宛如琼浆般冰凉沁心,身上猛然的冒出来一股氤氲的气息,‘药’力转眼化作一暖一冷两道涌动灵力,很快在四肢百骸散开。轰!一股磅礴的‘药’力热流化成灵力,顺着道痕秩序神链向丹田玄清‘色’法力形成的漩涡太极图涌进,不断融合,为己所用。这一刻,韩星感觉如同身在熔炉中一般。但几乎眨眼间,这种感觉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好似从未出现过,灵力漩涡旋转的速度也慢了起来,本来己经凝实的玄清‘色’法力丝毫没有增强,反而开始衰减,有消散的迹像。灵力不够!韩星狂叫一声苦也,手脚‘乱’颤,浑身的衣服霎时就被汗水打湿,以前服食丹‘药’从来没有遇见这种状况。难道是书上记载有错?服食少了?还是荒古血脉体质异于常人之故?拼了!韩星迅速左手一拉右手一引,再次打开了储物袋,从中拿出一个更大的葫芦,这里面装着青铜鼎所有聚气成丹的丹‘药’,各种品质‘混’杂在一起,能有千百粒。“灵力不够是吧……我吃……我吃!”丹‘药’就像一把把黄豆往嘴巴里猛塞,“嘎巴,嘎巴”的一顿狂咀‘乱’嚼,硕大葫芦里的丹‘药’被韩星全吞了下去!丹‘药’入口的瞬间,韩星脸上浮现出悲喜莫名的复杂神‘色’,他根本预知不出生死!他脸上慢慢升起一种傲然气……老子就是死,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秦洲大陆敢一下吃一葫芦丹‘药’的,肯定没有。单凭这种胆量,自已也足以流芳万古,绝对可以傲视整个修真界!就是换做宗主,也得吓‘尿’了!轰轰……‘药’力实在是太猛,根本就超出了韩星的预想!丹‘药’所化灵力震‘荡’,此时尽数呼啸而出,在经脉中跌宕穿梭,像冲击‘波’一样一‘波’又一‘波’的持续冲击着。丹田中玄清‘色’法力形成的漩涡又开始旋转,而且越旋越快,形成了一股吸力,将丹‘药’灵力顺道痕秩序神链直接吸纳进了丹田之中。韩星只觉得体内灵力滚滚,浑身血脉喷张,筋脉暴起。骨头、肌‘肉’被挤涨扩大,不出的痛楚。每一根经脉与**的细胞都发出亢奋般轻颤,贪婪的吸收着‘药’力灵气。经脉吸纳的灵力开始饱和,但巨大的灵力仍如滚滚长江东逝水,一滞千里的往经脉中猛灌!没法啊,吸取的全是‘精’华啊!这些全部堆积在韩星的经脉中……快撑爆了!他的经脉开始断裂,而其神阙‘穴’的体表也在不断的发出恐怖的“咯吱”声。若非有《道经》产生的秩序神链能量将所有经脉碎片包裹,又将其全都续接起来,他早就命丧黄泉了!经脉不断的龟裂……修复……再断裂……再修复……韩星口中鲜血已经溢出了出来,顺着嘴角流下,撕心裂肺的疼痛,让他终于忍受不住大声的叫了起来,发狂似的在地上不停的‘乱’撞翻滚!‘药’力能量一遍遍洗涤着他的经脉,渐渐经脉在修复断裂的循环往复中开始变的坚韧起来……变宽……变阔……韩星周身上下的经脉像一条条黄金龙绳,在体表不断隐现,散发出耀眼的金光……“滋滋滋……”丹‘药’吃的太多,量太大!这些丹‘药’足以让一千名黄级战者晋升到黄级战将!韩星无法将那能量完全吸收,却又无法停止吸纳……他脸上豆大的汗珠接连下落,连身体都在极度的痛楚中扭曲变形,浑身都在微微颤抖。虽然仅仅只有数十息,却让他像是在炼狱中走了一遭,一只脚已经踏入了鬼‘门’关,就差另一只脚了!痛苦让人难以忍受,但韩星仍咬着牙,任由巨大的灵力在他四肢百骸里涌动,只是心神固守丹田。澎湃的滚滚‘药’力灵气,把韩星撑得几乎爆体,憋得每一道道汗‘毛’孔都喷‘射’出可怕灵力气息!看来爆体而亡是无法避免了,等到经脉寸寸断裂成齑粉,能量就彻底的‘混’‘乱’了,到那时任凭大罗金仙也救不了他。韩星几次都在晕厥的边缘,他已经控制不了体内的那股能量,连意识也开始慢慢模糊起来…猛的,他一甩头,用牙齿狠狠朝舌尖狠命的咬了一下,随着一股剧烈的痛疼,一股腥涩味从舌尖传来,顿时,模糊的意识清晰了起来。凤凰涅槃,退缩,功亏一篑!硬‘挺’过去,才能浴火重生!不破不立,破而后立……宁可筋骨折,脉尽毁,也要破开自己身上封印的枷锁!又一阵痛彻心肺的巨疼袭来…韩星只觉得自己脑海中一声巨响,仿佛连灵魂都痛的炸开了,眼前天翻地覆一般,所有的景物都动‘荡’了起来,他悲惨无力的呻‘吟’道:“我尽力了……”陡然间,他感觉丹田之中玄清‘色’法力形成的太极漩涡,突然变成了二条首尾相连的‘阴’阳鱼,闪耀着‘乳’白‘色’光泽的‘药’力灵气被迅速席卷而去,‘阴’阳鱼越来越凝,海纳百川般的吞噬着体内的‘药’力灵流。不知道过了多久,‘阴’阳鱼不见了,只见丹田部位,那一颗原先只有豆粒大的战魄珠变成了像鸽蛋大一颗园球悬浮着,通体隐隐泛着紫光,丝丝吸纳着凝炼气息散开的灵气,将丹田辉映得一片紫气红光。“嗖”的一声,头上悬浮的《道经》化作一道金光进入体内,眉心的“道”字也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