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妖荒夜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藏经阁

    &bp;&bp;&bp;&bp;他要独吞《大荒宝鉴录》!董元山十分清楚,多一个知情人,就多了一个竞争对手,故而他自己所知有关《大荒宝鉴录》的消息只字不提,死死的压在心里!韩海云为《大荒宝鉴录》遭天下大能追杀,这事虽轰动了整个修真界,但也只限于上层强者知晓。董元山虽只是一个二流宗派的长老,却自有他消息通灵的渠道,这也是灵鹫峰不为人知的一面!这突如期来的消息让他举手无措,心中拿不定主意,不知该怎样处置才好……此子不灭,难消自已心头之恨,若要是灭了他,也就等于断了《大荒宝鉴录》消息的源头。再者,韩星真与韩海云有关系,若他尚在人世,十个灵鹫峰弹指一挥间也就被灭了……这仇一旦结下,就是死仇!灭之灾!如何掏出韩星脑海中所有的秘密,并能避祸免灾,一时间难的董元山像热锅上的蚂蚁……几次站立起来,又几次坐下!该如何取舍……董元山心中咆哮,犹豫不决!望着董元山抓耳挠腮、举棋不定的表情,韩坚心思剔透,刹那间就明白了他的难处,他眼中现出一丝毒辣,沉‘吟’片刻,就定下了对韩星下手的毒计!既要韩星死,又能让其活在世人眼中,既能替董霸报仇,又能替自己出口恶气!他要让韩星变成一个活死人,身上的秘密尽皆在掌握之中……这样的毒计也亏的韩坚能想得出来!如此这般……这样以来,自已必然会得到董长老的重视,日后前途将不可限量。韩坚把想好的计策又思略了一番,自认为施展起来天衣无缝并未有破绽流‘露’,这才看了看众人,眉头略微一皱,恭谨施礼,道:“师尊大人不必忧虑,弟子这倒有一计,即可以满过各方耳目,又可将韩星神鬼不知的除去,还能尽得其身上的隐秘,实为一石三鸟之计!不知师父想不想听?”“大胆!一个才入‘门’的弟子,竟敢胡‘乱’无端猜测,灵鹫峰的强者‘精’英尽皆在此,那论的上你出谋划策‘乱’话,还不退下!”话的是一位护法长老。“是啊,重大事项,岂能让一个普通弟子参议,‘乱’了灵鹫峰的规矩,还不快滚下去!”左右护法见峰中诸多强者恼怒,上前来就要拉扯韩坚下去。“且慢,不得无礼,让他完。”董元山挥手制止。“弟子不敢!”韩坚诚惶诚恐的道。董元山面‘色’一肃,面‘色’渐渐寒冷了起来,厉声道:“为何不敢?”“一来弟子不是核心弟子,参与议事怕引来非议;二来也怕背上大义灭亲的骂名。”韩坚故意唯唯唯诺诺的言道。“本座与那韩星结的是死结,必‘欲’将其除之而后快!打杀此子不难,怕是传播开来,有损我的名声,毕竟我与其约定,不再寻衅此事。但他断我子孙后人,此仇焉能不报!另外,这其中又涉及到很多不为众人所知的……”董元山讲到此处,略微顿了一下,显然是有难言之隐…“师尊你有难言之隐,不,是因为这里耳目太多了吗……”韩坚故意横扫了在场的众人一眼。耳目!谁是耳目?这可是‘奸’细的代名词!韩坚显然没将一众强者放在心中,对方适才对他刻意羞辱,他现在自然不再顾及这些人的脸面,最好能乘机陷害几个才好。“你有何妙计,且道来听听。”董元山眼见韩坚看破自已心思,倒也再没有再加掩饰,只是对其思敏捷倒是有些赞许。“当着众位同‘门’强者的面,弟子实在是有些害怕……这计谋吗,不也罢,省的别人闲话,更怕耳目多了泄‘露’了天机!”韩坚声音平静,看着众人眼中满是戏谑之意,又淡淡道:“他们斥骂弟子为弱者,弟子不如先在这里听听强者们的高见……”“就他们……”董元山看了看众人,见众人一个个像扎嘴葫芦一样,半句话都没有,更别有什么计策可献!他对众人讥刺韩坚很不满意,思虑片刻,沉沉言道:“你为本座弟子,替师‘门’出力,何来骂名?老夫如得知有人为此将你恶言中伤,定要将他逐出师‘门’!”“你若所献之计能被本座所用,就将你列为核心弟子又何妨!事成之后,老夫亲自与你灌,让你在修为上一日千里,看何人敢瞧你不起!”董元山言罢,大殿内一片安静。“今日这本仙诀到便赏赐于你,以表彰你对本‘门’忠心,下面你可以大胆了!”董元山罢,将袖口中‘抽’出的那一本蓝‘色’封面的书籍,递到了韩坚手中。韩坚心中念头急转,眼中神‘色’一阵‘阴’晴不定。他心中盘算着,董元山既然当众承诺亲自为自已灌,定非肆意忘语,那就无需思虑太多,富贵险中求,机缘不可错过,为韩星布下的杀局更不能‘浪’费了!当下心念一定,迈前一步,扬了扬手中的秘籍道:“藏经阁派出的人马勿需撤回,以做投石问路。我这妙计,就坐落在这《浑天仙诀》主人的元神上,只是这具体猎杀办法……”韩星到此处,眼晴朝四下看了一下。董元山会意,大袖一摆,屏退左右。韩星眼睛一转,走上前去,将嘴俯在董元山的耳边如此这般的了一番…。董元山边听边‘露’出赞赏之‘色’,道:“不错,继续……”“哈哈……没想到你年纪竟如此足智多谋……果然是妙计啊!一石三鸟……哈哈哈……”大殿内传来了董元山久违的笑声。“韩星杂种,在此计面前,你是绝对必死无疑!”此刻,韩坚这个人,在董元山眼中,就是一个智多星、‘阴’谋家,而且‘阴’的让人可怕!这种‘性’格正对他的脾气!他要不投靠灵鹫峰都可惜了!“愿意为师父效力,为灵鷲峰出力,肝脑涂地也值得,只是求师尊快些给我灌增加法力……”他手中拿着那本《浑天仙诀》头哈腰的恳求……董元山眼光冷静锐利,扫了他一眼,若有所思……这是韩坚的的本‘性’吗?又过了半个时辰,大殿的灯光彻底暗了下来,一切都在夜幕遮掩下,悄悄而迅速的展开了……而这一切,前往经藏经阁去的韩星毫不知情,一张黑网已经从灵鹫峰上悄悄张开,要猎杀他于无形之中!---------------------------------------------------------------------------------------------------------------------------------传送阵带着韩星、殷凌风驰电掣般的驶向前方遥远的山峰上空。不一会,韩星只觉得传送阵在往下降,跟着一阵震动,立刻有了脚踏实地的感觉。待殷凌将传送阵收起,二人举目望去,只见一座大殿出现在面前。大殿金、灰墙,有古‘色’古香的格调。正红朱漆大‘门’端悬着一块青铜匾额,上面铁笔银钩的雕刻着三个大字“藏经阁”。大殿由巨大的青铜柱支撑着,每个柱上都刻着一条回旋盘绕、栩栩如生的上古异兽,显的分外壮观,在宏伟大气中透出厚重而肃穆。大殿前面有一尊塑像,左手捧书,右手按向腰间的剑柄,看冠带,仿佛是上古鸿儒,散发着彰显着学者文武相合、洁身自好、儒雅宁静之气息。走进殿内,四周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两人一起跨步大殿内‘门’走去,‘门’口站立几个面无表情的带刀‘侍’卫,还有二个老者。“这里是藏经阁的重地,尔等所来何为?”当韩星靠近‘门’口时,一个灰衣老者大声问道。站在一旁的另位老者目光也在俩人身上扫来扫去。“藏经阁不是开放的么?怎么盘查都这么严格?”韩星不解的问道。殷凌指了指墙上的告示,道:“凡龙渊宗弟子,每年凭‘玉’牌到藏经阁查阅各种秘籍功法的机会只有一次,对所需查阅的典卷,可用‘玉’简拓影,只是‘玉’简价格不菲,一般弟子买不起,只能靠脑子记。”韩星:“如此一来,那藏经阁的秘籍不是都泄‘露’出去了吗?”“所藏经典分几种,也不是随便查阅,按你自身功力来定经典等级查阅。再绝世功法,都由长老们亲自保管,焉能是你我这样的普通弟子所能见到的!”“你二人在那嘀咕什么?要没什么事,就赶快离开此地。”灰衣老者大声喝道。韩星和殷凌俩人连忙从腰间掏出‘玉’牌,亮在了老者的面前。老者将神识探入查验,脸上‘露’出了笑容。“你们是战力殿殷殿主那老东西的弟子啊,战天峰的人很少到藏经阁来,怪不得面生的紧,规矩都知道吧?”这灰衣老者看起来与战力殿多少有些‘交’情,才如此客气的话。“还请大师示下,免的弟子‘乱’了章法。”殷凌近前施了一礼,道。“看在殷殿主的面子上就指你一下吧。凡黄级战者修为的弟子,只可进入藏经阁第五层,从第五层至第十层以上只对本宗‘精’英弟子开放,再往上需执有宗主手令方能上去。时限为三个时辰,只要有足够的灵石,就可任选三部功法,把名录摘抄下来,‘交’付与我,即可用‘玉’简拓影带走。”“另外,每次进入藏经阁需每人‘交’付二颗下品灵石,以作阅读之资。”听了这话,韩星暗想,这里与世俗世界并无二样,干什么都离不开一个钱字,看来以后要想办法多‘弄’灵石,以备不时之需。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