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妖荒夜

正文 第九十二章 回眸一笑胜星华

    &bp;&bp;&bp;&bp;韩星双眼‘露’出‘精’芒,心脏顿时加速跳动,这些老古董对荒古血脉体质的认知让人着实佩服,他要对自已这种体质多加些了解,在修真的道路上要变强!他脑海刹那意识到,必须在此时此地套出关于荒古血脉体质的破解之法,否则,以他现在这种修为,以后再想见这些一方巨头讨教,恐怕会比登天还难。韩星灵机一闪,猛地迈出一步,大声喊道:“我就不信,真的没有破解之法了吗?各位刚才对付我这个‘毛’孩显的无所不能,怎么当真遇到难题,一个个都成了缩头乌龟,竟无一人能想出办法。老子是瞎了眼,悔不该当初上山来!”他脸‘色’一变,大有转身就要离开的架式。此言一出,将这些无比高傲的长老、强者们的是面红耳赤,气得几乎吐血,尽皆绝倒。饶是如此,却拿不出办法,一时间对韩星的无礼都不好意思喝斥。“唉,不是我等无能,而是实在没有办法。千万年来,凡是具有荒古血脉体质的人,不是英年夭折,就是一‘废’到底,从没有人打破‘天妒之疾’这一铁律。”古向天摇了摇头,实话实:“你体内丹田不能存留‘混’元灵气,就算再怎么修行,最终也将是止步于此,我劝你还是不要‘浪’费时间了!”古向天也十分心痛,这是荒古血脉啊!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种体质对一个宗‘门’的重要‘性’了。“是啊,要是有办法,一个荒古血脉体质的人崛起,那将是宗‘门’之幸,定将主宰整个秦洲大陆!”众人也七嘴八舌的议论道。站在傍边一直没有言语的厉‘阴’天忽然出声,他长叹一声,道:“龙渊宗能得此子,虽是‘废体’,只怕是也能昌盛千年了。”“此话怎讲?”古向天听出厉‘阴’天的话外弦音,急忙离座,求教道。厉‘阴’天仰首向天,傲然道:“凭古宗主的修为或许还不清楚这其中的秘辛,但是在很多荒古世家和上古流传下来的秘籍中都有记载,‘荒古血脉,普天无敌!’仅是这八个字就足以让人疯狂了,就是‘废体’,也能给人一线希望,放在任何一个大派之中,都会举全宗之力,想尽一切办法让他体质恢复过来!”言下之意,你龙渊宗不要,荒古世家及举世大派就会前来争夺!王启武等四人齐齐出声:“古宗主,我等愿将此子……”人世间,往往在你眼中一文不值的东西,当别人视如珍宝,才能让你幡然悔过!一语惊醒梦中人!古向天见状,没等四人把话完,急忙打断话头,辨解道:“误会了,误会了,我龙渊宗虽属不是一流‘门’派,但也决非没有慧眼,此子早就是我龙渊宗的人了,并与我家战力殿主殷天祥结下善缘,只差拜师行礼了!你是吧,殷殿主?”你‘奶’‘奶’滴,刚才还要逐我下山,这屁大功夫我又成了龙渊宗的人了!韩星双眼翻白,对这位宗主大人算是领教了。谁都没想到这只老狐狸改口改的比脱‘裤’子还快!殷天祥对古向天的意思甚为明了,但又忍不住一番悲愤,天生废体,无人可以逆转!就这样一个宁可让宗‘门’供养,但任谁都不愿收之为徒的少年,宗主在此时却推给了自己。虽自己先前有意收之为徒,但世事无常,要知道,韩星现在可是个烫手的山芋,收之为徒非但出力不讨好,还会给自已添下无穷无尽的麻烦与祸端!看了看韩星,殷天祥神态萧索,想了想,还是毅然开口道:“韩星,我把你带上山来即是缘分,你且过来,可愿意拜我为师?”自已是个负担!这让韩星很是悲哀苍凉,将嘴角都咬出了血迹,他缓缓抬头,双眼如匕首般锋利,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我不拜师!我不需要任何人的怜悯!除非有办法解除了‘天妒之疾’,否则,我只会给你增添负担,背负‘废体’之名,枉让师长跟着受辱!”修真者为了一已之利,可以置任何人的利益而不顾!此刻,韩星一个不能修行的‘废体’,却能为别人着想,拒绝拜师,那可是千万人想破头都没有的机会!一瞬间,这熊孩子的形象在众人眼中霎时高大起来。殷天祥对韩星怕连累自已的心意十分感动。他动情的盯着韩星道:“你虽神阙‘穴’打不开,修不成神通,但也无需气馁,大可转入炼体一道。凡正我也不能以武证道了,现今只是痴‘迷’丹道,老夫可用丹‘药’助你变强,将**练至巅峰,也未尝输给了别人!只是你要付出比他人多百倍的艰辛才行!”“我再问你一遍,你可愿意拜我为师?”所有人的目光这一瞬都凝聚到了韩星的身上,只见他面无表情,倔犟的摇了摇头,一股强烈的‘混’元战力从体表溢出,肃杀之气环绕周身。“此子身上没有丝毫修为,但偏偏给人深不可测之感,若在远古,他有这种体质,拥有如此‘胸’怀,或许当真能开辟出一番天地!”厉‘阴’天等人吃惊的看着韩星。“子,你也别灰心,你这种血脉体质虽被大道所不容,但或许有一些上古世家和某些圣地还残留有修行秘典。”王启武鼓励着道。突然,一道天籁之音传入众人耳中:“要打开神阙‘穴’吗,办法倒是有一个!”话者,正是赤虹霞,只见她正抿着嘴,似笑非笑斜眼瞅着韩星。赤虹霞的美,美的很让人窒息!韩星抬头,赤红霞目光一闪,避开了四目相撞,只是对他回眸一笑。回眸一笑胜星华!回眸一笑百魅生!这一刹那,韩星突然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有了一种前世今生复苏的感觉,佛仿九世轮回所有的爱、恨、情、仇都‘交’织了在一起,火山爆发一样涌上了心头。他神情朦胧之中,像是从心底传来一道声音: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你终于出现了!这一刻,他便如身在梦境之中,只觉的这道身影在梦魂中己不知思念了千万遍,自己的前世好像与这个‘女’人……有着极深的渊源!宛如生命中的等待,突然绽放!赤虹霞浑没在意韩星的表情变化,继续道:“你这种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体质要想改变,办法不是没有,只是太难了,只怕连万分之一的希望都没有,你可有恒心前去寻找?”她的声音极甜极清,令人一听之下,不出的舒适。韩星正在呆呆出神之际,蓦地被这天籁之音注耳,登时醒过神来,心中尚且嘭嘭狂跳不一……只见赤虹霞一张芙蓉秀脸,双颊晕红,星眼如‘波’,满眼尽是怜惜的与自己话,当下心中一‘荡’,暗自道:“荒古血脉复体固然重要,但与眼前这修为高深的‘神仙’姐姐相比……又算个屁?”再重要……那也比不上眼前这‘女’子啊……“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若能娶之为妻……”霎时间韩星竟有些痴痴呆呆了……懵懂间,他似情感初开,大爱浩然而至,一时间竟身似浮云,心如飞絮的胡思‘乱’想起来……“我要娶你为妻……”这一声来自心灵的呼唤,绝对是发自丹田,连坚如玄铁的神阙‘穴’都被震的‘荡’了一‘荡’!可转念又一想,自己与对方在修为上相差悬殊,有天地之差,仅此一,“我要娶你为妻……”就无异于痴人梦。拼了,老子宁可万劫不复,也要逆天,将荒古废体的封印揭开,将修为炼至登峰造极……娶你为妻……‘激’动之下,他的脚步不自觉的往前移动……赤虹霞转头刚准备对韩星什么,见他跨前一步,骤然抬头,让她措手不及……二人脸对脸,四目相对,一股男人的炽热,扑面而来,赤虹霞当下心中一慌,‘玉’颊顿时泛起了红晕,不由自主的向着后面接连倒退了几步。她微微抬头,只见韩星黑发垂直,英气‘逼’人的五官清晰而立体,荒古血脉散发着傲视天地的强势。一双湛蓝‘色’的眼眸闪烁着不知名的火热光芒,眼神炽热,很是清澈、单纯,没有其它男人看自已的那种渴望和贪婪。对于这种出自少年人的纯洁炽热,赤虹震并没有如往日一样的反感。不过是一个少年而已,又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但毕竟男‘女’授受不亲,被其直视盯着看,赤虹霞的脸上也还是现出了腼腆的神态,目光中‘露’出了羞意。赤虹霞有着一丝触动,但很快就恢复了清明,嗔了韩星一眼,道:“孩子看人不许像贼一样,眼神直勾勾的,当心被人当坏人抓去!”“嘿嘿!我只是一时心急,想听听是什么办法……”韩星神志一清,赶紧收敛炽热的眼神,便不敢再唐突这“仙‘女’”般的佳人。他环顾四周,耸耸肩,掩饰了下失态,一拍大‘腿’,道:“呵呵,‘神仙’姐姐话我最爱听了,我感兴趣的不是你们的怜悯,而是打开神阙‘穴’的办法……”嘘了口长气,又以开玩笑的口气道:“姐姐,没听那老头我这荒古血脉修炼至大成,能震古烁今,乃天纵奇才,举世罕见吗?这要不想办法修复了多可惜!”“只要你有办法将我荒古废体的封印揭开,为了实现我的‘理想’,纵有千难万险也挡不住我!”韩星这句话的虽然傲慢,却是认真之极!赤虹霞回眸一笑,“咯咯……你还有理想?抱负不啊。”她那里知道韩星的理想就是要将修为炼至与她并肩,娶她为妻!韩星脸上喜气浮动的道:“正是,姐姐!”也亏赤虹霞没有对他这句“正是姐姐”多加分析,若知道他现在心中所想,只怕有一百个韩星也杀了!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