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妖荒夜

正文 第八十九章 拘魂

    &bp;&bp;&bp;&bp;大凡草木‘精’灵化为人形,只能从形体上产生变化,而神魄任你有天大的神通也改变不了本质。豁然间,有无尽的黑气笼罩在厉‘阴’风的身上。他口中念念有词,双手‘交’错,双目之中布满了血‘色’‘花’纹,幽秘诡异,神光爆‘射’,一排排神秘而错综复杂的符咒篆文从双眸中闪出。“摄!”随着话音,只见厉‘阴’风从眼中‘射’出符咒篆文变为数缕黑烟,袅袅飘浮到了韩竖面前,顺鼻孔而入,进入到了体内。“拘!”一道道白‘色’丝状般的雾气‘抽’丝般的从韩星体表拔出,汇集在厉‘阴’风搓动的双掌中间,雾气翻滚,渐渐形成了一团雾霭状的球体,里面有一个寸许高白‘色’虚影人翻滚不休。这虚影人豁然就是韩星的缩版!“咦,你当真不是‘仙‘药’’,而是人族?”摊开掌心,厉‘阴’风看着白‘色’虚影里面翻滚不休的人,不由得十分惊讶。他一直以为韩星的形体只是伪装,而灵魂应该是草木‘精’灵类,没想到这白雾里的寸许人影却是活脱脱的一个人类!那白‘色’虚影里的寸许人不断见挣扎,气急败坏的站在厉‘阴’风的手心里,‘露’出一个形容古怪的由白雾组成身躯,本来淡蓝‘色’的眼睛已经变成了死灰‘色’,怨毒的瞪着厉‘阴’风,道:“嘿嘿,那只是你有眼无珠,我什么时候过我是仙‘药’!”虽是灵魂之音,却没有太多恭谨!那白雾组成的人以灵魂体的形态被拘出体外,随时有可能消散,但是不知怎的,竟有丝丝血线沾附在虚影上,形同胎儿,显的气势颇为不弱。这一刻,厉‘阴’风在韩星的灵魂体上感受到了无比坚定的意志,然后明白,他若是山‘精’草本的元神,断不可有这股意志!古向天怕韩星的魂魄离体太久,造成伤害,急忙出声:“厉‘阴’风,你查也查了,看也看看了,还不将他的原神魄魂送归体内,难道想让他消散在天地间,让我龙渊宗失去一个修炼天才吗?”厉‘阴’风这才不甘的将五指松开,叹了口气,道:“真的失眼了,此子确为人族,只是异于常人,具体原因我不清楚,看其魂魄身上缠绕的血线,似乎很像是一种传中的体质。”厉啸天眼中的红芒慢慢转变为绿‘色’,仿佛一汪绿水一样,又过了一刻钟,眼中的绿‘色’褪去,又‘蒙’上了一层黄‘色’,渐渐的又被充满生机的青‘色’替代。韩星的灵魂又归于体内,人如同被人催眠了刚醒一样,只觉的似乎被洗了脑,所有的记忆都被过了一遍,片刻才彻底清醒过来。“厉宗主,探查的如何,可有结果?”赤虹霞、擎天、王启武三人等的望眼‘欲’穿,脖子伸的老长,急忙问道。厉啸天失望的道:“我用控魂禁神术从他识海中四面八方探查有关‘不死神‘药’’的成长记忆,却无半反馈,有的只是人族的信息存记!将魂魄强行拘出,却是不折不扣的人族灵魂!”控魂禁神术万无一失,以此大神通竟然在韩星身上没有找到半“不死仙‘药’”的蜘丝马迹,可见定是人族无异了。这让众人心里不由的感到有无穷的遗憾,希望变成了泡影,费尽心思寻找“不死神‘药’”,到头来却是一场空。片刻后,厉‘阴’风缓缓吸气将心绪‘波’动压下,眉头轻轻皱道:“这孩子虽不是‘不死神‘药’’,但记忆中却有着诸多不为人知的事物,很是朦胧,我细细感应过,也看不太真,让人难以理解。”古向天听了厉‘阴’天的话,先是一愣,不过转而明白过来,道:“这少年确是人族无异,只是你们却是不信老夫所言,这下该信了吧!他记忆中有你我未知事物,也不足怪哉,只因他们生活的界域与我们相距太远,赤炎村离荒古仙界的结界却很近,那里受结界干扰,常有村民失忆,连我们去历练的弟子回来,时有神识受损的现象发生,荒古仙域附近有太多事情为我们所不知!”一席话,讲的众人连连头。“我还有些疑问需要查询,稍后再下最终定论可好?”王启武微笑着向古向天征询道,态度较先前有了根本‘性’的转变。“王总管尽管询问,老夫对这孩子的体质兴趣也是越来越浓了,为了不出差错,给四位一个真正‘交’待,稍后,我愿用宗‘门’至宝再帮众位查视,平息我们之间为此发生的不快。”古向天是只老狐狸,为了不结怨四派,故以此为诚意,要化干戈为‘玉’帛。见古向天面含微笑,微微颌首示意,王启武眼中闪过一道寒光,‘逼’视着韩星,道:“你从实讲来,何也你一个村野顽童要带红肚兜上山,而且遗落的衣服上有浓郁的灵参‘药’香?若有半句假话,定将你碎尸万段,扔到外面喂狼!”韩星被搜魂搜的脚步虚浮,脸‘色’腊黄……闻听此言,差一便声泪俱下:“槽泥玛的,你还有没有完了?老子的头里面被那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搅的像浆糊一样,不休个一年半载的什么也想不起来!”这句话显然是在极度郁闷与愤怒之下,脱口而出!看来不像是装的,怎么办呢?王启武急的满地‘乱’转直搓手,因为往下再怎么问,韩星就如同哑巴一样,就是不开口!以王启武阅人无数的经历,只要韩星开口话,立马就能辨出真伪!“人存于世,‘精’气神三者缺一不可...刚才可能搜魂拘魄力度有大,这般行事是有些不妥,只是容兄弟再想想……再想想……”看着拉耸着脑袋的韩星,王启武也无计可施,只能一改凶狠‘逼’问的方式,变成乞求的语气。韩星低头看了一眼系在身上的红肚兜,眉‘毛’一挑,心中暗笑,这老子心还是不死,原来自已是在这里受到了陷害,样!你等着,让我再戏耍你一番,你不是要找不死仙‘药’吗,那就让你找个够!韩星双手抱头,装成一幅冥思苦想的样子,半晌才抬起头,看着王启武,‘露’出一脸的真诚,脸上竟然丝毫没有畏惧之‘色’,道:“看在你答应补偿的份上,我努力回忆,终于想起了一……”完,韩星有些出神,抬头看上大殿的棚,似乎要透过大殿,越过天空,再现当时的情景……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眼神中,流‘露’出一股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有欢乐……有惊愕……有痛苦……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唰”的一声全部集中到了韩星身上,大殿内鸦雀无声!他们哪里知道,此刻的韩星突然想了起来:似乎自己一出生,就与这荒古仙域有了扯不开的干系,若不是废体,又怎能被家族发配到离禁地最近的赤炎村?又怎会发生这么多事情……韩星镇静了一下自已,‘揉’了‘揉’眼晴,慢条丝理的道:“那日我正在采‘药’,天际忽然大响,一道红光落在我面前,却见有个一尺多高的娃娃模样的童子带着红肚兜,在水汽中伸胳膊捋‘腿’,冲着我咧开嘴呵呵直笑。他身上有无数细碎的胡须,迎风摇啊摇的,像是一个‘精’灵一样。只是后来……”“不死仙‘药’!”众人大惊,按照韩星描述,这正是“不死仙‘药’”化形后的特征。韩星刚到节骨眼上,身子忽然剧烈地颤抖,干呕一声,接着便是狂吐不止……直至脸‘色’蜡白……蹲在地上,双手抱头,大声叫了起来:“痛,痛死我了,一定是刚才那家伙给我施法时把脑子‘弄’坏了,我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看着韩星痛苦的表情,所有人都同情起来,受如此打击,便是换了自己,在控魂禁神术面前也是绝对无法接受啊……但是,事关“不死仙‘药’”的去向,这可是天大的事情,任谁也不能放过。王启武急忙掏出三粒“益神补脑丹”在手中掂了半天,才怀着像割自已‘肉’一般的心痛,将丹‘药’按到了韩星嘴中。“益神补脑丹!”那可是玄级丹‘药’,是多少战尊以下修行者梦寐以求的东西!这种丹‘药’可瞬间壮大人的神识,也只有一方巨头才拿的出来,就是傻子吃下去,‘精’神也能恢复正常。看来这王启武为了“不死仙‘药’”真是下血本了!韩星无病呻‘吟’,本是刁难王启武,那曾想得了天大的好处,丹‘药’服下后,只感觉到,一股汹涌澎湃的能量,在体内爆发开了,一部分能量,在身体之中扩散,另一部分,直冲他的大脑而去。神识骤然放大,双眸一跳,自己的觐天神眼法力显然又上升了一个档次。“头还痛吗,我这灵丹天下无双,治失忆健忘最是管用,现在,你该记起来的事应该都记起来了吧?”王启武沉声问道。韩星使劲‘揉’了‘揉’太阳‘穴’,回答道:“嗯,又想起了一,不过还是有痛!”天啊,三粒玄级丹‘药’,才仅想起了一!看来病的不轻!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