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妖荒夜

正文 第三十三章 白犬神獒的精魂

    &bp;&bp;&bp;&bp;屠天神戟在韩星手中不受控制的狂抖,震得手臂酥麻,这让他心中感到了一阵冰寒,他瞪大了惊恐的眼睛,用几乎要哭的声音喊了句:“坏了……天亡我也!”

    从屠天神戟爆发的能量上看,他十分清楚自己现在手中握的是怎样一杆神兵!

    屠天神戟传入掌中的这股突如其来的杀戮力量,一旦掌控不住,神刃脱手,对他绝对不会是好事,不定凌空而下,那斩的就是他自已!

    大凡兵刃,只斩杀活人,决不会去杀死人!

    偌大个青铜神殿中,活人只有他一个!

    这要是‘插’在了锁骨上或切断气管,击中了要害,自己真个的就完蛋了。

    韩星惊恐的连脸‘色’都变绿了。

    原因很简单,以前自已接触的无非是菜刀、镰刀、斧头之的东西,给牲畜铡草的铡刀算是最大的了,何曾接触过这等神兵利刃!

    菜刀与神刃的差距,不啻是差天共地!

    这杆神兵的狂暴,凭现在自己的那根基,根本就消受不了,更别掌控了。

    他也想用“屠天战诀”去‘操’控“屠天神戟”,只是“屠天战诀”印入识海中根本末来的及看,在刀架脖子的当口去这现学现卖,不是等着找死么!

    我勒了个去,自己要‘操’控神戟?是神戟要‘操’控你吧!

    神兵没得到,反倒被其所杀,真是一个至大的讽刺!

    自己堂堂荒古血脉之躯,空有“屠天战诀”,竟陷入了如此恶劣的局面,现在除了闭目等死还能做什么?

    真他妈的让人郁闷至极!

    韩星正无计可施,突然察觉了一件事,让他沮丧到了极的心情瞬间转为欣喜,甚至是心‘花’怒放,心中顿时有了掌控屠天神戟的把握!

    因为他丹田中那颗龙珠变化的战魄珠动了!

    战魄珠虽然只是轻微一动,但有一股强大可怖的力量顺着丹田上针尖大的孔一股脑儿注入到了经脉之中……

    这股力量纯粹而刚猛,体内荒古血脉得到这股充满了杀戮力量的注入,顿时翻涌暴涨,让周身肌体内的‘混’元战力再一次疯涨起来。

    韩星破损堵塞的经脉被剑气割裂,已形成微开的‘毛’孔,这股力量顺着这些‘毛’孔飚‘射’循环,每循环完一个周天,就会被荒古血脉吸纳同化一些,几个循环下来,这股力量完全被荒古血脉转化成了‘混’元战力!

    血脉中‘混’元战力在流淌,无比的‘精’粹纯质,时不时的发出金戈铁马之声。

    奇经八脉开裂的‘毛’发之孔在强烈浑厚的战力冲击、洗刷之下,竟变的粗了起来,任督二脉也隐隐有了要打通的迹象。

    短短不过半盏茶的功夫,他的筋‘肉’,血脉,骨骼,皮膜得到了极大的强化,双臂之力,起码又增加了几万斤力量。

    他周身战气爆舞,气‘浪’滔滔,战戟已被牢牢握在手中,任它万千抖动挣扎,也挣脱不出掌中!

    韩星自知体内血脉强大,但却万万没有想到与这股战魄珠生成的杀戮之气相辅相乘,威力远超想像,竟强大到了这个份上!

    “咦,有不对劲……怎会是这样……?”

    他体内的战杀之气却是越聚越多,惊涛狂‘潮’似的在体内喷涌涨鼓,五脏如烧,喉中直‘欲’喷出火来,令他剧痛如绞,几‘欲’发狂,再不宣排出去,只怕就会爆体身亡!

    “啊……!”

    这种力量的疯狂提升速度,让人根本把持不住。

    韩星双目赤红,仰天一声大吼,浓厚似血的惊人杀气从额心散开,人也顿时陷入狂‘乱’之中。

    他一声惊呼,将手中屠天神戟疯狂舞动,‘荡’漾起了一圈又一圈七彩‘混’元战力的光晕,数十丈内两侧的雕龙战柱,神祗雕像无不催枯拉朽,轰然倒塌炸开。

    唯有这样,他才觉的能将身上的杀戮之气宣发出去!

    韩星虽然身不由已,但心中仍有一丝明了,知道再这样下去,这座万年古殿非毁在了自已手中不可。可不如此这般,喧泄不出体内的浑厚的真气,自己也得爆体而亡。

    屠天神戟绚光怒爆,在韩星不受控制的‘乱’舞之中,如一道虹芒,朝神台狂飙怒斩而去!

    就在韩星‘混’元战力如天河汹汹,双臂握戟斩向神台之际,神台后面青铜大壁陡然一亮,从上面镶嵌的太极图中突然传出大道之音……

    豁然间,‘阴’阳图案急转,散发间出了二道无以形容的黑白气‘浪’,霎时将他‘逼’退。

    一阵‘毛’骨悚然的感觉猛地从他心中升了起来!

    “咦……这是什么鬼东西?这二道‘阴’阳之气虽从八卦图中发出,怎却无半分‘阴’阳调合的中庸之气,却充满了戮灭万物的杀机?”

    韩星猛然停步,连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拼命控住戟杆不让它再做雷霆之击!

    这是一种极度的危机感!

    他常年在山中与野兽猛禽撕打,千锤百炼历炼而出来的灵觉,对于危机的‘洞’悉绝对不会有任何差错!

    一旦出现这种危机感,那么,等待自己的必然是极凶极险的境地,不心应对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韩星皱了皱眉头,抬头着了看高台上的三眼神祗雕像,摇了摇头……他有些委屈,拉长了腔调怪叫骂起来:

    卧靠,你‘弄’这二道‘阴’阳二气似二条凶龙……竟奔我而来……你……你……你真是个‘棒’槌!

    屠天神戟是你自已的兵刃,它要攻击你,这怪我么?

    再了……再怎么……你是人是鬼也都是大神级别,以我现在的修为,你也好意思出手……你这是抬举我……还是……你就是个‘棒’槌中的‘棒’槌,极度的缺心眼!

    还没等韩星把话骂完,“轰!”二道黑白绚光怒爆,兜头朝他猛攻下。

    “不好,我命休矣!”

    韩星喉中一甜,一口鲜血喷出,周身螺旋,身子一歪,“嘭!”那绚光猛击在地上,石逆地炸,整个青铜殿都开始摇晃起来!

    ‘阴’阳二气一半透着皎白的玄光,一半缭绕着道道黑气,气息古朴而无限久远,一股绞杀天地的杀戮之气扑面而来,化成炽盛光芒,要将韩星轰埋在神台的下方。

    此时的韩星真是‘欲’哭无泪了,前一刻尚为自已体内有《道经》坐镇,其符文结成八卦大网,对他护体而沾沾自喜。可这一刻,同为八卦而出的‘阴’阳黑白双鱼,却要治自己于死地。

    韩星那里知道天地‘阴’阳二气本为变化之母,生杀之本始,变化无常。此‘阴’阳二气非彼‘阴’阳二气,实属冰火两重天!而且这二道气息,像是沾满杀气的诡异力量,无孔不入,很难让人防范得住。

    韩星身体剧震,‘阴’阳杀气进入了体内,周身死气腾腾,让他的生机受到了巨大的威胁,几‘欲’要摧毁他的一切。

    这并不是普通的攻击,‘阴’阳二气夹杂着鬼泣神号之怨,非常的诡异,一旦锁定的气机,直至不死不休!

    “‘奶’‘奶’的,‘阴’气到也罢了,阳气本为生气,为什么也煞气冲天?”

    这太特么令人费解了,而且是大不解!

    ‘阴’阳二气顺着他的汗‘毛’孔直‘逼’体内,汇集在一起,形成了二道气机,在体内攻城拨寨,汹涌翻腾!

    韩星完全被气机包裹住了,二道黑白的火焰,浩浩‘荡’‘荡’涌入全身三百一十个经‘穴’之中,在他的体内肆虐,燃烧着荒古血脉,摧毁‘混’元战力生机,想要将他吞噬,把他也彻底转化为一具活化石般的干尸。

    黑白双火随着‘阴’阳阵图的逆转,不到十息的功夫,已令他全身经脉中的‘混’元真灵尽失,被这燃烧的死气吞噬一空!

    韩星拼死抵抗,但体外还有庞大的阳阳二气不住的涌入,体内火势更猛,片刻之间就烧的他经脉干瘪,肌‘肉’不断萎缩,马上就要真元枯竭一命呜呼!

    正在危机关头,他神识海中陡然一亮,有金光澎湃,直贯而出,横在了体内丹田上方,将连接奇经八脉的中枢位置占定,金光凝集,变成了一本指甲大的经书,漂浮在那里。

    二道‘阴’阳死气受经书所阻,倒卷翻飞。

    “《道经》!”

    韩星吃惊非,心脏似乎都跟着颤动了起了,咚咚捶响的声音从体外都能听到!

    要知道,《道经》与‘阴’阳二气有扯不开的神密联系,此刻出现,如果助纣为虐,那韩星是非死不可了!

    他焉知此经非彼经……?此气非彼气……?

    韩星的血液在轰鸣,五脏六腑都在震动,体内的《道经》散发出阵阵七彩霞光,运转的速度更加快了。

    《道经》在体内震‘荡’,七彩神光化作符文扩散开来,与全身的血‘肉’‘交’融。

    瞬时间,他像是进入了空灵之境,感觉自己仿佛置身在一片安静的星空,看到了万物从荣到枯,从衰而盛的周而复始。

    侵入体内的‘阴’阳死气,在《道经》符文的作用下,迅速起了变化,化作二条黑白‘阴’阳鱼,蜿蜒游窜,飞速旋转,与《道经》七彩符文金‘色’芒铰接、沟通在了一起。

    《道经》如水,只消片刻,体内二条‘阴’阳双鱼就被《道经》收融进入了书中。

    韩星大叫,只觉浑身荒古血液流动更加快了,心脏如天鼓一样雷鸣,发出的‘波’动,震的自已耳骨都嗡嗡作响。

    他浑身颤抖,盘坐在于地上。

    全身三百一十个经‘穴’中,似乎都有《道经》的声音传出,大道之音响彻天宇。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全身被损的血‘肉’经脉被快速修正恢复。

    “嗡”的一声,《道经》从体内浮出体外,形同一本金‘色’天书,悬浮在头上。

    《道经》一出,大殿虚空中道痕‘交’织,经文不‘吟’自呜,其声如雷,洪钟大吕般的经文声霎时响彻九天十地。

    《道经》无上威然的气息蓦然而起,昏暗的大殿突然变的亮了起来,好像没有什么能遮住它的辉煌。

    饶是《道经》威压如此,但依然难以从根本上抹掉神像高台后面大壁上太极图中喷发出的‘阴’阳杀气。

    只一瞬间,大殿的天地又完全被‘阴’阳杀气所淹没,强大的杀气霎时将头上悬浮的《道经》催升、‘逼’退了好几丈高。

    同时,前方的大壁上的太极图开始流转宝辉,青铜大壁也陡然一亮,变成了一面巨大无比的‘阴’阳镜,喷发出无数神魔魂影,印记在‘阴’阳杀气之中。

    这些印记这一刻仿佛活了过来,每一个印记都有神秘的银‘色’光华浮现,丝丝缕缕,散发出至神至圣的气息,但偏偏又冲满了黑雾怨煞,仿佛天下的煞气齐聚于此。

    黑白煞气蒸腾翻滚,从里面传来一声声神兽的啸吼,震的青铜大殿都在抖动,一层层铜绣籁籁坠落,一股恐怖的气息如‘潮’水般肆虐传出。

    ‘阴’阳镜中有一团白‘色’的影子,在里面漂浮不定,像一团雾霭,似真似幻,转眼就聚成一个庞然大物,虽然有些散‘乱’模糊,可也能看清其面目:体似神狮,头如獒首,身长能有七八丈,一身银‘色’绒‘毛’,长相凶狞无比。

    雾霭渐渐凝实,突然,一只簸箕般的大爪子,寒光闪耀,开始无限放大,豁然破开了黑白雾霭,从中探了出来,向韩星兜头拍了下了!

    “白犬神獒!”韩星大惊。

    这正是清源妙道真君旁边蹲卧的那只白犬神獒的‘精’魂!

    一只比柱子还粗的狗‘腿’,巨爪宛如纯银铸成,璀璨夺目,凶气滔天。

    白犬神獒即便是死去也有一种可怕的威势!

    “哗……”金书翻动!

    霎时间,金‘色’《道经》绽放出绚烂的光芒,形成了一种神秘力量,挡在了前方,将韩星笼罩!

    同时,白犬神獒的巨爪也似山岳般有力的拍了下来,要撕裂他的身体,镇压韩星的灵魂!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