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王朝之戒

正文 第813章 饕餮和穷奇

    A,王朝之戒最新章节!

    淳王和大道派,都没预料到,裕王大军、孝王大军和贤王大军,会突然联合,同时进军北山。本章77 t.co更ੈ)-..-

    一时间,短短半个月,淳王府连失几座大山。

    北方,丹熏山,这是淳王世子洪丹的居所。

    山上种满了茂密的椿树和柏树,处处鸟语‘花’香,舞榭歌台,可见洪丹是个懂得享受的人。

    一座亭台中,坐着一名黑袍‘女’子,素手如雪,青丝如瀑,容貌更是惊‘艳’。

    在‘女’子不远处,一个紫衣男子叹息道:“夕舞,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不肯接受我?”

    柳夕舞目光淡淡:“我出生至今,已有两亿多年,你呢,才多大,好像还不到千万岁吧,和我说这个,有意义么?”

    “对于修行者来说,年纪算什么。”紫衣男子,正是洪丹,闻言紧握拳头,“或者你根本是嫌我实力低微?”

    听到这话,柳夕舞瞥了他一眼:“你的实力,的确弱的可以。”

    洪丹在同年纪的生灵中,算是天才了,短短千万年,已是太素神王,不过和柳夕舞相比,还是差远了。

    柳夕舞再怎么说,也活了两亿多年,修为已经是太始神尊。

    “这不是问题,只要给我时间,我迟早能超越你。”洪丹并不气馁,“而且我虽然实力低,地位却不低,我的父亲,是淳王,得到大道派的支持,只要我愿意,无数神主,都要听我号令,至于神尊,更是任我差遣。”

    “不管你怎么说,都没有丝毫可能的。”柳夕舞没有丝毫触动,“当年,我跌入淳王府,用医术替淳王府效劳,淳王府则提供给我庇护,这是利益之‘交’,持续到今天。而我和淳王府的关系,也仅此而已,不可能掺杂其他感情的。”

    “我不信。”洪丹深吸一口气,“不怕告诉你,从我十几岁开始,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了,发誓终有一天,要娶你为妻,谁也不能阻拦我。我不能放弃的,反正已经等了千万年,你现在不答应,我继续等就是。”

    “嘿嘿,你等再久也没用的。”忽然,一道怪异的笑声响起。

    “谁?”洪丹脸‘色’一变。

    “世子不用担心,我是大道派派来的大将。”一个背着大铁锅的胖子,出现在两人视野中,在他后面,还跟着一个红发少年,

    洪丹松了口气:“哦,我知道你,你是饕餮前辈吧?不知这位是?”

    “他是穷奇。”饕餮咧嘴一笑。

    “居然穷奇前辈。”洪丹脸‘色’微变,这这是无极之路两大凶魔,即便在无极帝国,同样名声赫赫,态度更恭敬:“晚辈见过两位前辈,只是不知刚才饕餮前辈说夕舞不可能喜欢我,是什么意思?”

    “因为别人的心早已不在,又怎么可能喜欢你呢。”饕餮道。

    “心已不在?”洪丹目‘露’沉思,却并没有愤怒,“前辈是说,夕舞姐有了喜欢的人?”说话间,他忍不住看向柳夕舞,眼神里有了哀痛和嫉妒。

    即便饕餮和穷奇在,柳夕舞的表情也没发生多大变化,淡漠道:“不错,所以你以后不必再来了。”

    “呵呵,我不知道夕舞你喜欢谁,但我只想说,他根本不值得你喜欢。”洪丹发出冷笑,“你孤身一人,在我淳王府呆了两亿年,他却从未来看过你一眼,这种人,也值得你喜欢?”

    “你并不了解他。”闻言,柳夕舞眉头微皱,又看向饕餮,“堂堂饕餮,跑到这里做挑拨离间的事,很有趣?”

    “我只是实话实话罢了,连一个评价的字都没说,这算什么挑拨离间?”饕餮舌头‘舔’了‘舔’嘴‘唇’道。

    柳夕舞转过身,不再理会饕餮。

    洪丹此时也没心思继续和柳夕舞说话,看着饕餮道:“饕餮前辈,不知那人是谁?”

    “你为何要知道他的身份?”饕餮眼里,有一丝‘阴’谋得逞之意。

    “不管他是谁,我都要让他知道,他配不上夕舞,我要让他有多远,滚多远。”洪丹沉声道。

    “难,那人的身份,可不低啊。”饕餮故意发出叹息。

    “谁?”洪丹紧紧追问。

    “宇宙之主,苏青河!”饕餮一字一字说出,仿佛这几个字很沉重似的。

    后面始终沉默的穷奇,听到这几个字,也抬起头,目光掠过一抹光,接着又重新低下头。

    “是他?”洪丹吃了一惊,贤王府的突然崛起,让宇宙世界和苏青河也名声大震,尤其淳王府和贤王府是敌对,他想不知道苏青河都难。

    “怎么,怕了?”饕餮戏虐道。

    “可笑之极,我堂堂淳王府世子,怎么可能怕他苏青河。”洪丹恨然道:“只是可恨,此人实力如此强大,却不来看夕舞一眼,还占据了夕舞的心,真是该杀。”

    “此人的确该杀,那你想不想杀他?”饕餮语气‘阴’冷。

    “我连他人在哪都不知道,又怎么杀他?”洪丹道。

    “世子,你也知道,我是四劫神主,能够遇见部分未来,之所以来这,就是因为我预见到,不久之前,苏青河就会来丹熏山。”这句话,饕餮是用传音的方式说的,显然不想让柳夕舞听到。

    “什么?他要来丹熏山?”洪丹心神一震,强忍惊悸,也传音道。

    “看来世子也想到了,以柳夕舞对此人的爱,只要此人一来丹熏山,我看柳夕舞立即就会跟他走了。”饕餮继续道。

    “不,谁也不能带走夕舞。”洪丹额头上青筋都冒了出来。

    “所以苏青河必须要死,他不死,你永远不可能得到柳夕舞的爱。”饕餮道。

    “杀杀杀,苏青河,我必杀你。”洪丹内心疯狂咆哮,过了很久才稍微恢复平静,“说吧,前辈,既然你们来了,想必是早有安排了。”

    “正是,我们的计划,就是以柳夕舞为‘诱’饵,将苏青河引来,然后我和穷奇同时出手,将他击杀。”饕餮冷冷道,“而且你这样做,也不仅是为了‘私’人目的,只要杀死苏青河,贤王府那边不攻自溃,没了贤王府,孝王大军和裕王大军,就不可能联合,你们淳王府的危机,也就会因此迎刃而解。”

    “好,只要将此人杀死,我定全力配合。”洪丹长长呼出一口气。

    三天后,丹熏山外。

    一袭青衣,飘然而至。

    “之前就推算出,夕舞必在北山核心要地,想要将她救出来,势必会和淳王府的运势产生碰撞。”

    苏青河站在小河边,静静思考,“我不是超神,个人力量再强,也无法抗衡一个北山的运势,甚至就算是超神,也容易吃亏。”

    “所以之前就算我想救,也是有心无力,不过现在不同了,孝王大军、贤王大军和裕王大军三方,牵制了整个北山,也就把北山的运势制约住,如此我才能放开手来营救夕舞。”

    “但也不能掉以轻心,支持淳王府的是大道派,大道派那么多高手,肯定有高手能预知未来,也许我的到来,他们已经算计到了。大家都能算计到未来,那么未来就会不断改变,现在比的就是谁更胜一筹。”

    “若大道派对付我,谁最有可能来?”苏青河的思维以不可思议的运转着,“毋庸置疑,饕餮必是其一,他与我仇恨极深,我的游虚剑、无极之土和虫族母巢,都是他那得来的,即便他还不知道无极之土和虫族母巢的真相,也对我怀恨在心。”

    “不过饕餮对我很了解,肯定知道他自己杀不了我,所以必有帮手,甚至还会有其他手段。可惜,无论如何,他们都抵挡不了我,当今天下,除了超神和劫难,已没有什么存在,能威胁到我的‘性’命。对于我来说,这第四次本源劫,最大的劫难在于北山的运势反噬,可这运势反噬,已被三方大军化解,除非不可说出手,否则大道派谁也挡不了我。”

    这会的沉‘吟’功夫,他的脚步已跨过小河,表面上是跨过一条小河,实则他跨越了不知多少重空间,下一刻出现在了丹熏山上。

    跟着心灵感应,他来到一座阁楼边,抬起头,看到二楼窗户,有一个黑衣‘女’子,正坐在那。

    似乎也感应到他,黑衣‘女’子立即低头,当目光‘交’汇,黑衣‘女’子身躯一颤,眼睛再也挪不开了。

    轰隆!

    但就在下一刻,一座灰‘色’巨塔,从天而降,将苏青河笼罩在下面。

    “苏青河,你果然来了。”一个背着大铁锅的胖子出现。

    苏青河没有看他,而是看向他身后一个红发少年,道:“原来是你,穷奇。”

    “看来你也早知道有陷阱。”饕餮闻言一挑眉,随后又狞笑,“但你太愚蠢了,我知道人类有句话,叫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可是真正上了虎山的人,又有几个能活下来?”

    “饕餮,有些因,沾染了,就应该想办法化解和避开,而不是胡搅蛮缠,让自己越陷越深。”苏青河这才淡淡看着他,“你我之因果,因你而起,我也从未主动招惹你,你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寻事,将因果越拧越紧,当真不怕因果的反噬么?”

    “别给我来说什么因果,我饕餮不信这个。”饕餮冷冷道:“况且即便真有因果,那我今天杀了你,就什么事都没了。”

    “你就是苏青河?”也就在这时,一个青年站出来,怒目看着苏青河。

    苏青河目光转移到他身上,须臾间就仿佛看到了什么片段,淡然道:“淳王世子洪丹,这里面的因果太深,不是你应该沾染的,速度离去吧。”

    “呸,我管你什么因果不因果,我只是来告诉你一句话,夕舞不是你能拥有的。”洪丹不屑道。

    刚才看洪丹时,苏青河就知道他喜欢柳夕舞,闻言并不意外,不再理会此人。像这种看不清自己,执拗的去追求不是自己的事物之人,很容易尝到恶果。

    ...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