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三界趣谈

正文 第1054章

    &bp;&bp;&bp;&bp;边长空法力涌动,冷汗直冒,看上去仿佛是随时都要法力干枯一命呜呼。 然而实际上他有杏黄旗守护,压根就没感受到任何压力,反倒是丁安量三人已经快要坚持不住了。六品的法宝啊,就算是他们三个加一起也祭不多出多长时间,毕竟这东西是天仙期仙人才玩的,地仙祭出来实在是有些勉强。

    “唉,去死吧!”一直在装疯卖傻演戏的边长空,看对方实在是坚持不下去了,也就没有了继续演下去的兴趣。抬手之间一团流光,脱手而出!若是眼力足够的仙人在此,隐约可以看见那一团流光之内乃是乾坤圈。

    丁安量脸‘色’大变!那团流光狠狠扎进金雾之中,虽然看上去也受到了一些影响,可是那速度依然不慢,比起寻常祭出的法宝来丝毫不逊‘色’。此宝在金雾之中一兜一转就直接奔着他们三个飞来。

    “天!”仿若有人沉声低吼,声如闷雷,如敲重鼓,令人心中一颤!原本缓缓流动的金雾,陡然翻滚起来。丁安量三人齐齐闷哼一声,口鼻流血,面‘色’惨白!三人如遭雷殛,木头般一动不动。原本他们就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乾坤圈的威力虽然不至于一击就死,可是在这关键时刻运送到翻天印上的法力被打断,强大反噬随之而来。漫天金雾顿时消失不见,那股无孔不入的可怕压力也消失不见。星光再次重新洒落边长空身上,不远处的三人,有如木头桩子般,一头向下栽去。

    解决了三人之后,边长空的第一个目标便是那件威力奇大无比的翻天印,这玩意仿制得不错,对于地仙来说实在是太厉害,亲身体会过这仿品翻天印威力,边长空实在想不出,眼下有哪件法宝能够与之比拟。当然,他手中的法宝每一件都比这个不差,可惜的是他实力有限,根本发挥不出威力来。眼下这六品的仿制翻天印倒是最为适合他发挥威力的。这就好比让一个十岁的少年轮一把几百斤重的大锤,还不如给他一把锋利的匕首更有杀伤力。

    六品的仙器法宝,整个长空城也没有一件,他一边感慨着,一边喜笑颜开地捡起翻天印。神识往里面一探,差点被里面浓郁的玄金沙之力给卷得粉碎,他连忙把神识退回来。乖乖!果然是不同寻常的六品!这一次算是发财了!而且是发大财了!边长空情不自禁手舞足蹈,陷入疯癫之中。

    这可不是他没见过世面,如今他也算得上小有身家,身上的五品法宝也有那么两件。更何况还有更多不适用的超高档次法宝。放眼地仙期的仙人,他绝对算得上身家丰厚,但是除了那些一直随身的超高档次玩意之外,他身上所有后来积攒的法宝,以及所有的材料加在一起,也比不过这件翻天印。

    若是他把它拿出卖的话,卖来的仙晶足够支撑长空城运行一段时间了!这个级别的法宝,在西越仙域任何一个‘门’派,都是绝对的镇派之宝。这么一个厉害的东西,如今落在边长空手上,如何不让他喜疯了?至少能够抵得上一架战仙傀儡的损失了。对于出‘门’不捡钱就算是丢的边长空来说,当然是不错的收获。

    过了一会,他才渐渐平复下来。研究了一下,他不由庆幸自己的运气好。这仿制的翻天印威力奇大无比,但根本不是地仙期仙人能够使用的法宝,它需要消耗的灵力太多!丁安量地仙巅峰巅峰的修为,也不过堪堪能催动,若是换个平常的地仙后期,根本催动不了。这法宝落入他的手中算是碰到名主了,他在短时间内,足够使用。

    是卖还是留着?边长空想了想,还是留着,像这个级别的法宝,卖出去容易,可是若想再买,那可就不容易了。他没用过六品仙器法宝,但却清楚五品和六品间,有着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这件翻天印炼制之初应该也是一件,五品法宝,经过几百年数代人的坚持不懈地温养祭炼,这才生出一丝灵‘性’,升为六品法宝。

    小心翼翼地把翻天印收入袖里乾坤,他重新投入到搜刮的工作之中。不过在见识了翻天印这样的六品法宝,其他的战利品显然无法再让边长空眼前一亮。只过了一会,边长空便大摇其头。后面的四个人似乎在灵山派‘混’得不怎么样,身上除了翻天印,竟然没什么像样的东西,还不如他之前剥光的那个家伙。看双方不是一伙的,而且很显然,他剥光的那个家伙一伙人的油水要丰厚得多。

    清理了这里的战斗痕迹之后,边长空这才腾空离开,朝他被他剥光的那名灵山派弟子指引的方向寻去。飞了大半日,忽然迎面飞来一大群仙人,边长空不由得心中警惕。

    “你!”为首的一个仙人指着边长空,毫不客气的命令道:“过来!”

    边长空见这人的装束和之前的灵山派弟子颇为相似,心中一动,便依言前往,装作有些怯懦的问道:“有、有什么事吗?我、我还有事!”

    “过来跟着。”那位灵山派弟子指着身后的队伍,不耐烦道:“怎么?给我们灵山派帮忙,不愿意?”与此同时他身边的其他几名灵山派弟子,皆是一脸不善地看着边长空。边长空心中暗喜,脸上装出害怕的神情,默默地飞进队伍。

    边长空在这只队伍中间并不算起眼,一个地仙后期的仙人,在西越仙域只不过刚刚能够生存。因为一具战仙傀儡损毁,所以边长空也没放出另外一具,故而像他这么普通的仙人,并没有人多看他一眼,众人各自默默,倒是灵山派弟子们的谈笑声颇为肆意。

    “这年头,还有谁修五行法诀啊!听说杨凡那家伙到现在还没音讯,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这一时半会想找修齐五行法诀的,怎么可能?咱们这仙域还是剑修最多啊,道修实在太少了。”

    “杨凡那厮一向脑子不是很清楚,还是周哥的办法好,大不了咱们多找些人,这样总能凑齐五行吧!”

    实际上无论是下界的修真界,还是天界的仙域,修炼功法的主流都是大众化的修炼方式。其实这片宇宙之中所有修行的法‘门’到了高深之处都是感悟大道,都算是道修一途。不过因为修炼的法‘门’众多,故而有佛修、剑修、符修、丹修、器修等诸多分类,而将大众化的修行方式称之为道修,这不过是仙界的一种说法而已。

    边长空听着这些人旁若无人地聊天,身边却是传来了一个低语声:“兄弟,怎么称呼?”

    “我?”边长空指着自己,一脸疑‘惑’的看着对方。

    “呵呵,我一看小兄弟气宇不凡,便起了结‘交’之心,冒昧冒昧!”说话的是个看上去仿佛是中年的男子,一脸‘精’明。在他身边,还有七八个人,看上去像一伙的。边长空便随便起了个假名道:“我叫张涛,您怎么称呼?”

    自从他知道有个上界下来的仙二代名叫牛有德,而且依然活跃在这第一天界之中以后,便不敢再报这个招人记恨的名字了。一是怕当真结下什么因果,其二就是听说那个家伙很无耻,万一碰上被他坑过的,难免会招灾。

    “在下徐贵。”中年男人拱拱手,试探着继续问道:“张兄弟以前‘混’哪边的啊?”

    边长空随口回答道:“瞎‘混’,也没有个准地方。”随即呶呶嘴:“他们这些人都是你兄弟?”

    “张兄弟火眼金睛!”徐贵笑道,双方短暂的‘交’谈,他就知道从边长空嘴里套不出什么话,便不再说话。他身边几人面‘色’严肃,没有谈笑的心情。不光是他们,周围的人都是面带忧‘色’。而边长空则是忽然压低声音问道:“大家就这么老实?”他有些不能理解,对方不过区区三名灵山派的弟子,就赶驱赶了近二十名仙人。

    徐贵心中暗惊,刚才见这家伙一脸害怕的躲进队伍里,现在问出来的这句话,却又不像没胆‘色’的人。他不动声‘色’的回答道:“没办法,不然还能怎样,他们可是灵山派的人,在这西越仙域之中……。”

    边长空笑了笑,没接着说。过了一会,徐贵越是琢磨,越是觉得边长空似乎话里有话。再见边长空闭嘴不言,有些忍不住,便压低声音开口问道:“张兄弟可是有什么好办法?不妨说说。”

    瞥了他一眼,边长空笑道:“我能有什么好办法?我不过是一个刚被人家打散同伙,幸运逃出来来的散修而已。”

    徐贵越来越觉得这个年轻人有些莫测高深的意味,之前看似怯懦,但此时一脸淡定,似乎毫不担心。徐贵阅人无数,他相信自己的目光,此人所流‘露’出的气度,绝对不像平常人。他说自己是某个被打散了的小势力逃出之人,这点徐贵是绝对不信的。难道是哪个厉害的仙人?只是他绞尽脑汁把他知道的所有成名仙人全都翻了个遍,愣是没有找到相似的。主要还是因为眼前这个家伙太年轻!

    “张兄弟看上去很年轻啊。”徐贵忍不住再次出言试探:“看上去就像是二十出头,如此年纪轻轻,便能修炼到地仙后期,这份天赋委实出‘色’。”

    边长空只是一笑,并不说话。不过没想到的是,徐贵的话却引起了他身边同伙的注意。一般来说,能够在二十岁左右突破到地仙后期,大多都是些有‘门’有派的弟子。实际上边长空也不过是看上去二十出头而已,若是当真算起来他如今也快五十岁了,不过在这仙域之中就算是五十岁能够有这份成绩的也着实不多。因为在仙域之中只要是地仙修为,一般都是在百岁才显老态,故而百岁以内的看上去都是二十出头的样子。

    男人大多对自己的容貌并不是太在意,而且驻颜丹价钱可不便宜,所以很少有人会去‘花’这个仙晶。所以‘女’修大多是难以从外貌上分辨真正的年龄,而男修往往还是能看出一些端倪的。例如说一个地仙期的仙人如果在外貌上看着有三十多岁,那么此人最少也是一百三四十岁左右了。而边长空的脸,一看就是一张极其年轻的脸。不过他脸上不经意流‘露’出的神态,却有着远超年龄的成熟。当然这也是因为边长空原本就很年轻的缘故,像那些下界飞升上来的仙人,许多实际上都是几百岁的年纪,甚至在千岁以上的都有。所以飞升之人都是很难看出真正年纪的,不过飞升之人的资质更是千万里挑一,在仙域之中也是注定了不平凡。

    “在下梦璟,是他们的师兄。”为首的仙人自我介绍,他说话顿时惊动了其他几名师兄弟,他们纷纷抬起头,有些诧异地看着师兄,就连徐贵,也‘露’出吃惊的神情。在他们印象中,师兄一向很少说话,这次居然主动开口,不免齐齐把目光投向边长空身上。

    “梦兄好。”边长空拱手,他也不敢小觑对方。他的神识敏锐异乎寻常,这位梦璟虽然目光低垂,却是一名地仙巅峰的高手!地仙巅峰的仙人,在西越仙域,算是最顶尖的高手了!像这样的高手,虽然未必会和灵山派翻脸,但应该也不绝不是区区几名灵山派弟子能驱使得动的才对。莫非他们也别有所图?

    边长空不禁暗自警惕起来,他可不希望自己的计划多出一些不确定的因素。秘境的那些天材地宝,他此时反而不是看重,只是非常担心大黑狗的安全。那二货的智商有些可怜,为狗又嚣张傲慢,在外面不吃苦头才怪。否则当年云中子大仙也不会故意将它给忘记在下界的行宫之中了。

    “小兄弟身手不凡,佩服佩服!”梦璟认真道。其他几人顿时一脸愕然,他们就像看怪胎一样看着边长空。

    边长空被众人看得颇有几分不自在,连忙道:“哈哈,梦兄说哪里话,在下不过是个地仙后期的新人,各位老大多多照应!”

    梦璟也不反驳,笑了笑,便目光低垂。边长空被梦璟这一笑笑得有些心里发‘毛’,决定还是离这伙人远一点,免得惹出什么麻烦来。他已经敢肯定,这伙人打的是秘境的主意。秘境什么的,他可不管,他只希望不要坏了自己的事就行。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