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道破天穹

正文 第四十四章 命贱如草

    一秒记住【 O】,精彩无弹窗免费!;热门推荐:、 、 、 、 、 、 、

    灭族这个词汇,放在任何时候都是一个非常残酷的词汇。

    叶旭阳离开了死门,但是那句话与那冷漠的话,却注定短时间内是不可能被忘记了。

    太冷酷了!

    天门与死门的事情,他并没有过多去追究,只是来‘拿’点东西而已。

    皆因为,他们做的足够迅速和速度足够快了。

    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在一些大战中,无剑天尊与亡灵天尊都频繁参与,故此叶旭阳只是进行了冤有头债有主的做法而已。若是这两位天尊也是如风族他们那样的话,那么他叶旭阳今天就不是拿点东西那么简单了。

    风族、雨族、电族等等,这些年其实也有过参战,但是他们还是有点老样子。缩头缩手,就是不愿意全力出手。毕竟,全力出手的代价太大了,稍有不慎,就会就此陨落,什么地位,什么财富,什么实力全都没有了。

    风族,是叶旭阳第一个找上门的大家族。

    如今,他们还在商议着接下来的事情。

    “如今无剑天尊去与天犬圣王死战了,那个地方并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附近还有其他至强存在,只要他稍微大意一点的话,那么自己就别想活着回来了。”

    风族的一众元老在商议这个事情。

    无剑天尊,简直就是一个妖孽。那样的强者,如果继续成长的话,说不定有一天就可以让天门成为天下第一大势力。

    “只是不知道道门那边怎么想,太玄天尊毕竟是老牌天尊,到现在都快一万岁了吧?若是他有明确的态度的话,这天门倒是简单了。”

    一位半天尊强者开口,道门无疑是令人瞩目的,门派中高手云集,论整体实力的话,道门也可以排在前三。

    风族、雨族、电族这些强者,那都是很强大的。

    叶旭阳来了,就在这些人还在讨论的时候,无尽的火焰出现了,将这里完全笼罩了。偌大的区域,完全被数丈高的火焰吞噬了,没有任何一个地方可以避开。

    没有一句话要说,有的只是杀戮。

    直接性的杀戮!

    “谁!”

    一道暴怒的声音传来,风族是多么的强大?

    如今,竟然有人来挑衅他们?刚是施展出这等手段,这岂不是要和他们风族对立吗?真是好大的胆子,就算是其他大门派,那也不敢轻易这么做啊。

    但是,如今却有一个人敢了。

    一位老者出现了,怒发冲冠,周身有无尽的风暴凝聚。

    风助火势,有了风,那些火只会更加迅猛。

    不等他看清来者,就感觉到天色突然暗了。

    有黑日当空,邪魅妖异。

    随后,那黑日上方,一道身影迅猛如雷的冲了下来,有澎湃的霸气缭绕,叶旭阳上来就是天王杀拳。同时有天王重力术将这里完全覆盖住了,震碎了山石,压碎了房屋。

    “轰!”

    惊人的风浪肆虐开来,那老者被一拳打入了火焰中。

    可随即,他又很快出现了,满目惊异。

    他是谁?

    风族最强大的存在,风帝,为当世顶尖强者之一。

    叶旭阳也自退了一段距离,对方很强。

    但是,他也不弱!

    叶旭阳缓缓落下,与风帝对峙。他脚下有先天夺元阵出现,三大神兽道图纷纷呈现。叶旭阳抬起了右拳,再度一拳杀了过去。霸气化为麒麟身影俯冲过去,状若山岳,摧枯拉朽的杀了过去。

    风帝冷喝一声,双手一招,有肆虐的风暴极速旋转,化为了一个涡流。拥有绞碎一切的力量,也自杀了过去。

    双方招数碰撞的瞬间,叶旭阳身影连闪,不断在空中出现,又不断消失。天王重力术将风帝完全笼罩住。同时下方的火焰高涨,虽然被狂风吹散,但是那炙热的高温却让人无比惊骇。

    “你!”

    风帝怒喝,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一句话都不说,而且还是在这个关头上要来对付他们风族,这很不对劲啊。这是大逆不道,这是大罪啊!

    现在这都什么世道了,人族中,谁还敢自相残杀?

    这不是找死吗?

    然而,对方完全是有备而来,甚至已经开始将他力压了。

    风族中,不断有人奔逃,可随即,他们感觉到了不对劲。有一座大阵呈现了,以叶旭阳为中心,将这里完全笼罩。那大阵赫然是先天夺元阵,其上不断有火凰、玄武、麒麟的身影出现,只要谁敢逃,就会被直接轰杀。

    被火焰活活烧死的人,太多了!

    只有很小一部分人才能够活下来,但也是狼狈不堪,岌岌可危。

    “你到底是谁!”

    风帝咆哮,愤怒无比。“我风族与你到底有什么仇怨?你竟然敢做这种绝灭的事情!”

    “叶旭阳。”

    叶旭阳语气冷然,霸气凝聚成了上百道拳影,将那风帝轰飞。

    风帝嘴角溢血,可却很震惊,“你就是叶旭阳?”

    这怎么可能?

    这才多久的时间?

    他当时虽然没有参战,也主要是因为,叶旭阳虽然强大,可还不至于真的让他们这些顶尖的强者出动。那简直就是杀鸡用牛刀,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风帝有些迷糊,按照那个时候算起来的话。

    对方到现在也不过就四十岁而已,怎么可能如此强?

    而且,从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大道气息,明显陌生的很,他不曾见过。那是一种霸绝天下的大道力量,充斥着霸道的真义在其中。这绝对不在大道五十之列,这是……

    自创的大道!

    风帝陡然间后悔了,他后悔的不是向叶旭阳出手,而是应该自己直接出手抹杀对方。无剑天尊就已经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了,没有想到,今天又出现了这么一个怪物。

    才四十岁左右而已,竟然可以和他对战!

    这难道是一个怪物吗?

    下方,先天夺元阵光芒大盛,不断的聚集着四周的天地元气。火凰、玄武、麒麟的力量不断被提升,如真正的神兽一般,威力无穷。

    风帝看着风族无数人被杀,怒吼道:“叶旭阳,当年的事情算个什么?你那才死了几个人?而且你自己也没有死,你竟然丧心病狂的屠戮我风族上下千余人!”

    叶旭阳神色冷漠,“尔等小人,不当活。”

    风帝怒喝:“我为当世强者之一,你如此屠戮我风族等人。你觉的合理吗?这事情要是传出去,你必当陨灭,无路可走!如今人族弱势,你却在我这里大杀四方,你真要与天下为敌吗?”

    风帝考虑的事情很简单,他起码要保证其他风族的人活一部分。

    然后再全力出手杀了对方,所以只能够用这些话来挤兑一下对方。他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混蛋,一定要让他死在这里。

    惨死在这里!

    风帝心底愤怒,杀意不断膨胀。

    然而……

    叶旭阳漠然:“是。”

    “顺我者昌,逆我者……”

    “亡!”

    话音刚落的那一瞬间,先天夺元阵光芒再度大盛,刺眼无比。

    在那一刻,有火凰的鸣叫声嘹亮刺耳。

    刹那间,无数的火凰真炎出现了,将所有区域完全覆盖。

    “什么?火凰真炎!”

    风帝大吃一惊,这可是火凰王独有的力量啊,或者应该说,只有火凰这一族才能够拥有的手段,可以焚灭一切的真炎力量。

    无比的惊人与摄人。

    即便是修道之人拥有道图,但是也有太多的能力是无法施展的。这一点也是很多放弃道图的想法之一,但是现在对方的做法却真的让他震惊了。这个人,竟然可以动用!

    就在他考虑到这些事情的时候,风族除了他之外,所有人都被杀了。有很多不错的高手,甚至都无法靠近叶旭阳就被天王重力术限制在大阵中。

    这个人……

    太诡异了!

    大阵竟然可以凭空施展,而且看起来简直就是从他的身上出现的一样。

    风帝脸色苍白,眼中怒火高涨。“杂碎,你好胆!”

    “应该说,是你们好胆,杀我兄弟姐妹,爱人。当死。”

    叶旭阳冷语,双手缓缓合拢,忽地那黑日当空落下,快要落下来的时候已经化为了一株黑莲,猛地向着风帝扫去。

    风帝后退的一瞬间全力抵挡,却不曾想那黑莲可怕非常,直接瓦解了他所有的攻势,更是与他的手臂擦肩而过。刹那间,有一缕毁灭之力出现了,并不是很纯粹,是因为那种特殊的法而呈现的。

    风帝感受到手臂的情况,脸色再度难看起来,想也不想的一道风刃呈现,直接将被黑莲扫过的左臂斩掉,顿时血流如注。

    风帝惊骇倒退,他想不通。

    他都可以说是这个世间顶尖的强者了,可对方……

    未免强的有些离谱了点吧?

    风帝想到风族一朝就成了这个模样,怒火攻心顿时喷出了一口鲜血,恶毒的看向叶旭阳,“你这个杂种,你那些人的狗命贱如草芥。你却敢杀了我风族那么多可以为人族做贡献的强者,你狼子野心,定然是我人族的叛徒!”

    叶旭阳漠然一笑,“是啊,都是狗命贱如草芥,在我眼中,你们不也是如此吗?你们的命在我看来,同样一文不值!”

    “另外,休要拿人族来和我说事。今天我要做的事情,谁能够拦的下我?”

    说话的时间,叶旭阳双手一震,一道道霸气在先天夺元阵上方出现,化为了一只只异兽,疯狂的将风帝缠绕其中。

    “死!”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