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超凡药尊

正文 第1794章 我很蠢!

    “对啊,你让她自己说,看看是不是和我有关系?”

    武虎这时候突然反应了过来。

    只要自己打死不承认,他就算到了,没有证据,也是没用的。

    “不急!”

    刘浩笑道,“总有她说话的时候,不过,还不是现在。”

    “好啊!”

    武海峰也是自信道,“那就请你先拿出证据来吧!”

    “证据我当然有的!”

    刘浩笑道,“而且,还不止一点半点!”

    “……”

    听得此话,武虎的脸色再次变了。

    武海峰的眉头也是皱了起来,“那就别废话了,拿证据。”

    “不急。”

    刘浩依然自信的笑着,看向武虎,道,“我先问你几个问题!”

    “在你没有拿出证据来之前,我们是不会回答你任何问题的。”

    武海峰摇了摇头,说道。

    “怎么?怕了?”

    刘浩笑道,“如果怕了,那咱们就不用聊了。”

    “大不了,我就把证据直接交到‘灵塔村’去。”

    “让他们来做决定好了。”

    “对于我们力塔村来说,她也就只是一个女人而已!”

    “而且,还是一个贱人,死不足惜!”

    武虎一听此话,就急了,连忙道,“好,你问吧,我到要看看,你到底想问什么?”

    武虎是真怕刘浩的手中会有证据。

    如果,刘浩真有证据,他就彻底的完了。

    “不行!”

    武海峰却是开口拦住了武虎。

    他到不是怕刘浩问的问题有多刁钻。

    而是怕自己这个涉事不深的儿子,会被对方坑了。

    那个年轻的总队长,看似很年轻,但,心机不是一般的深。

    这一点,从之前自己动手之时,对方的判断和决断就可以看得出来。

    要拼脑袋,自己这个儿子,绝对不是对方的对手。

    “到底行不行?”

    刘浩问道,“你们两父子,谁说了算?”

    说着,看向了武海峰,道,“如果是你说了算,那么,就不用聊了,你可以带着人走!”

    “既然,你们不想好好谈,想要闹个鱼死网破,我留下你们也没什么用。”

    “咱们就直接灵塔村见好了。”

    一听此话,武虎就急了。

    大叫道,“我说了算!”

    说完,看向父亲,道,“父亲,咱们先看看他问的是什么,放心吧,他想诈我,是肯定诈不到的,我还没那么笨。”

    这时候,武海峰也是没办法了。

    他也不知道刘浩的手中是不是真有证据。

    按理来说,对方手中应该是没证据的,如果有,对方早就拿出来,不可能还要问一问自己儿子的问题。

    但,他不敢赌啊!

    对方之前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才会想强留武虎。

    现在,知道自己的身份了,而且,还说了是想和自己谈的,那就说明,对方还不想致武虎于死地。

    是还想着做一些交易的。

    自己如果不答应,对方若真有证据,激怒了对方,真闹到了灵塔村,自己这个儿子,必死无疑啊!

    哪怕,对方有证据的可能性,只有百分之一,他敢赌吗?

    再者,那个女人还在对方的手中,只要交到灵塔村,未必就审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来!

    所以,他最终还是沉默了下来。

    “好,既然你们不反对了,那我就开始问了。”

    刘浩微微一笑,看向了武虎,说道。

    “问吧,尽管问!”

    武虎一脸傲然的说道。

    心中则是想着,只要自己打死不承认。

    只要自己不被诈出来,那对方就没办法了。

    他现在就想看看对方的证据到底是什么?

    毕竟,当时的情况,他自己是明白的。

    他分明就看过了四周,根本没人的。

    “你昨天在哪儿?”

    刘浩问道。

    “我昨天当然是在狩猎。”

    武虎回答道,“这一点,我们武塔村的人都可以做证。”

    “谁做证?”

    刘浩问道,“把人找出来?我问问!”

    “……”

    武虎有点傻眼。

    昨天,他其实是跟着一队出来的。

    并没有带自己那一队的人。

    而一队的人,似乎,已经全部被杀了。

    不对,还有一个活着。

    “人不在这边。”

    武虎回答道,“你要想问,等会我给你把人找来。”

    “行,那就等会再说。”

    刘浩点点头,然后,指向利玲儿,问道,“那她昨天在哪儿?”

    “她在……哪儿,我怎么知道?”

    武虎差点就漏嘴了,不过,好在是马上就反应了过来,回答道,“我和她都不认识。”

    “你和她既然不认识,那你为什么会和她脱光衣服抱在一起?”

    刘浩又问道,“你当时还答应她,说一定会把她带回武塔村的。”

    武虎脸色一变,但立马就反驳道,“你在胡说八道,我哪有说这些话?”

    刘浩嘿嘿一笑,问道,“你的意思是,你确实和她在一起,只是没说这些话?”

    “……”

    武虎的额头之上开始冒起了冷汗,咬牙道,“你根本就是乱说,在曲解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我都没和她在一起,我怎么可能说这些话?”

    “你看你,又在狡辩了吧?”

    刘浩说道,“我可是亲耳听到,你跟她说,你父亲已经做了村长,但,位置还没有稳定,权力还没有完全控制住,暂时还没法让你做到总队长的位置。”

    “等你做到了总队长的位置,你就有办法将她要过去了。”

    “而且,你还说,你会想办法将利天雄给解决掉。”

    “不得不说,你的动作还是很迅速的。”

    “昨天答应的事情,今天就做到了。”

    “利天雄,还真就废在了你的手里!”

    武虎伸手擦了擦额头之上密布的冷汗,瞪着刘浩,怒吼道,“胡说八道,胡说八道!”

    “你根本就是在乱说!”

    “你是在恶意的猜想!”

    “这些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过。”

    “我都没有和她在一起,我怎么可能和她说这些话?”

    武虎很心虚。

    因为,刘浩说的全部是事实。

    正因为是事实,所以,武虎很害怕。

    害怕对方手中真的有证据。

    心里就开始慌了。

    怕了!

    “那你擦什么汗?”

    刘浩又问道,“你又在心虚什么?”

    “我哪有心虚了?”

    武虎回答道,“我只是觉得太热了,所以,擦了一下汗而已。”

    “你还敢狡辩!”

    刘浩突然一声大喝,道,“我昨天都亲眼看到你摸着她的臀部,在那儿跟她说你就喜欢她臀部上的胎记,还说……”

    “放屁!”

    武虎突然理直气壮的大叫道,“你才是在胡说八道,她臀部哪来的胎记?那胎记在我臀部上,是她喜欢摸我……”

    说到这儿,武虎突然沉默了。

    额头之上的冷汗,大滴大滴的落下。

    整个人,更是直接傻愣在了原地。

    “武大村长?现在,还要证据吗?”

    刘浩看向武海峰,笑问道。

    “你觉得,你这么问两句话,能算是证据吗?”

    武海峰冷冷的道,“只要我们不承认,那……”

    “李云峰族老,咱们准备的录音珠,应该没问题吧?”

    刘浩理都没理武海,直接看向了李云峰,说道。

    “没问题吧!”

    李云峰手一晃,拿出了一枚‘录音珠’。

    这是一种很低级的‘录音珠’,只能用来录取一点点的声音。

    在五村之地,这种东西是非常珍贵的。

    也是极为稀少的。

    且,都是上辈留下来的东西。

    是用一个,少一个的存在。

    不过,像李云峰他们这些族老一般的人物,每一次出去,都会带上一枚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

    此时,他将‘录音珠’摆在大家的面前,道,“大家都听听!”

    说完,真气涌入,‘录音珠’之上便有着声音传来。

    “放屁!”

    “你才是在胡说八道,她臀部哪来的胎记?”

    “那胎记在我的臀部上,是她喜欢摸我……”

    “……”

    ……

    听完录音,刘浩看向武海峰,问道,“武大队长,如果,我将这东西交给灵塔村,你说,会是什么结果?”

    “父亲,救救我,救救我啊!”

    一听此话,武虎害怕了。

    连忙抱住了武海峰的胳膊,然后,咬牙道,“父亲,杀了他们,马上杀他们!”

    “他们害我!”

    “他们拿话诈我,骗我!”

    “你杀了他们,这件事情就死无对证了。”

    “我……”

    啪!

    下一刻,武虎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又挨了一巴掌。

    “蠢货!”

    武海峰瞪着武虎,咬牙切齿的道,“你之前是怎么跟我说的?”

    “你说你不笨的!”

    “你说你不会被诈的?”

    “结果呢?”

    武虎捂着脸,傻在原地。

    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了。

    是啊,我为什么这么蠢啊!

    之前都一直好好的,没有出任何的差错,怎么到那儿,就自己说漏嘴了呢?

    他当然不知道,刘浩那是刻意在诈他的。

    如果真的是一个心机深沉的人,一个沉得住气的人,自然不可能被他诈出话来。

    但很可惜,武虎一冒汗,刘浩就知道对方经不起问了。

    他的心里防线,已经出问题了。

    所以,直接就拿了一个比较敏感的问题,反过来问。

    结果,这武虎果然受不了了,直接就反驳了。

    “还杀了他?”

    武海峰再次道,“他要真是那么好杀,他会站在这儿给我们杀?”

    “他会当着我的面,还要强行留你?”

    “他没点底气,没点能力,敢这么找死?”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