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佞臣的庶女嫡妻

第146章、喜出望外

    “阿弥,赶紧替姑娘穿上衣裳。”

    从大树上跳回屋里,冰儿取出一套衣裳,让阿弥给托月换上,同时把于毕剑放在托月身边。

    面对千人之军,应府就算准备再充足,也只能抵挡得了一时,若没有援军很快就会被攻破,必须在军队攻破应府前把姑娘藏好。

    冰儿走到窗边,取出信号弹毫不犹豫地拉动引索。

    只闻砰一声响,天空中一朵银紫色的烟花在盛放,希望援军能尽快到赶到应府。

    回头拉开机关,阿弥就看一道楼梯从头顶上降下,冰儿解释道:“和风容与其实有三层,不过在外面完全不看出,你和姑娘藏在上面,绝对不会有人发现。”

    “什么?”

    阿弥惊讶地看着冰儿。

    冰儿淡淡道:“总不能把姑娘一人留在上面,万一醒来怎么办?”

    两人扶着托月来三层的小阁楼,空间不算小就是不到半丈的高度,走起来不是很方便。

    里面床榻桌椅一应俱全,把托月安置好后,冰儿道:“从这几个小口能看到外面的情况,万一康王起事成功的话,这里的干粮水和丹药,足够你和姑娘支持十半个月天。”

    “冰儿……”

    “别怕,我们会回来的。”

    冰儿摸摸阿弥的头,提着剑走出离居。

    应轶领着人在围墙上拼死抵挡,蓦然看到天空上的烟花,马上道:“大家再多坚持一会儿,我们援军很快便会到,康王平时仗势欺人、鱼肉乡民,是不会得到支持的。”

    “应轶,投降吧。”

    应阳原本站在旁边看戏,听到应轶的话忍不住出声。

    挥剑砍掉一名爬上围墙的士兵,应轶冷哼一声道:“你跟父兄一样自私自利,为了一已之私谋害骨肉至亲。尔等乃应家之耻,今天若不有幸不亡,应轶必为应家清理门户,以正家风。”

    应阳沉下面色道:“死到临头还嘴硬,我看你能撑到几时,看看到底是谁是应家之耻。”

    面对不断围攻上来的士兵,应轶没有时间斗嘴,挥剑斩杀掉攻上围墙的士兵,还没来得喘息另一名士兵又攻上来。

    渐渐地应熙感觉到不对劲,对方明明可以一鼓作气攻上围墙,眼下却一直玩在不痛痒的车轮战,眼下除了尽力抵抗别无他法,可是长此下去终归会落败。

    “他们在消耗我们的体力,不能让他们继续得逞。”

    冰儿一来就发现问题,不由好奇地问:“朝中似乎并没有一位凤将军,从哪冒出来的?”

    凤将军用兵却非常老辣,不禁让冰儿怀疑他的身份,应轶淡淡道:“我也不清楚的对方的身份,你说他有没有可能用的是假身份。方才我用荼蘼威胁他,他也不为所动,想是认定我们查不到他的家族。”

    “四公子,你先休息,奴婢会会他们,没准能看出端倪。”

    冰儿带着另一批人,跳上围墙换下应轶他们,拔剑就解决一名冲上来的士兵。

    换上来的人都是江湖好手,有优点也有缺点,他们武功高强可是配合上却差,短时间内也没有大获全胜,冰儿是毒针配合着剑一起合作,目光不时观察下面情况。

    目光不经意大大咧咧,骑马在离门口不远的凤将军,以及一脸阴险笑容的应阳。

    “四公子,擒贼先擒王。”

    冰儿回头提醒一句,应轶愣一下马上明白冰儿的意思。

    应家男儿不分嫡庶从小习武练骑射,应轶的箭术不精却不会太差,取过一把长弓一跌上门楼,毫不犹豫射出一箭。

    长箭直逼凤将军面门,凤将军本能地拔出配剑格挡开箭羽,不过一拔却暴露了身份,冰儿就算不记得人却不会忘记是谁的配剑,真没想到为了出头他竟会冒险。

    “苏小公爷,你跟着康王一起造反,襄国公他老人家知道吗?”

    冰儿的声音一出,在场所有人都一惊,特别是被冰儿点名的凤将军,即便穿着铠甲也能看出他身体僵硬。

    蓦然听到一声“苏小公爷”,应轶、应阳心中一震,就听到冰儿继续道:“不,应该叫一声苏大公子,毕竟你是庶出的公子,没有机会继承爵位。”

    “您是决定赌一把,对吗?”

    “你少胡说八道。”

    面对冰儿的质问,凤将军一声怒吼,露出本来的声音。

    冰儿轻叹一声道:“大公子,襄国公知道您领着他的兵,攻打大理寺卿应大人的府邸吗?”

    苏沉做梦都没想到,有人能认出他的身份,一赶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却听到冰儿笑道:“苏大公子,把站旁边的应家五公子斩杀后,领着军队离开,我们可以当什么事情都没发过。”

    “你是在威胁本将军吗?”

    “是看在公主的面上,奴婢再给您一次机会。”

    苏沉不再刻意隐瞒身份,冰儿也表明自已,从来没有忘记过玉德公主恩情。

    应轶愣了一下没有制止,至于应阳……从他故意把人引到他面前,还故意煽风点火,希望苏沉尽快攻入府时,他就已经断掉往日的兄弟情。

    “大公子,襄国公是什么性子,你应该很清楚。”

    冰儿再次提醒苏沉,襄国公为人多自私,为了保住爵位是六亲不认,谁都可以轻易牺牲。

    苏沉自然明白冰儿的意思,转头看一眼旁边的应阳,应阳马上后退数步道:“苏大公子,应阳保证,绝对不会泄露你的身份。”

    “苏大公子,杀一人可比杀一府人省力。”

    应轶也站在围墙上提醒,应阳面色瞬间难看得,像是吃了牢里发馊的饭菜。

    苏沉还有犹豫时,应轶轻声道:“苏大公子,应阳方才小人得志的嘴脸,你应该很看得很不清楚,谁可靠谁不可靠你心里应该很清楚。”

    “苏大公子,你有把柄在应烘云手上,即便你以后身居高位,也要受他们摆布。”

    “苏大公子,你要要听信应阳的话,连将来受我们摆布的机会都没有。不是吗?”

    两人的话苏沉不得不考虑,冰儿淡淡道:“我们姑娘早就预测到康王会造反,不过应该是在两个月后,眼下康王提前造反,定是受到什么刺激匆忙起事,准备不足,必败无疑。”

    “大公子,九姑娘向来算无遗漏。”冰儿再一次给苏沉机会,十分冷静道:“五公子,康王应该是插手科举考试被皇上察觉到,才导致你跟其他人成绩作废和狱,还被关进大牢里面吧。”

    “你……”

    应阳无话反驳,一切如冰儿所言。

    忽然……应阳瞪大眼睛道:“苏大公子,这是他们的缓兵计,你快进攻啊。”

    苏沉看一眼应阳,应阳马上解释道:“应托月能推测到的事情,我那位大伯父也能推测到,就算没有提前埋伏好,应该很快就会有人领兵谨王,你现在就算撤退也来不及,还不如杀个痛快。”

    冰儿真不希望苏沉一错再错,轻声劝道:“大公子,一旦开了头,你就永远不能回头,你可要考虑清楚。”

    应阳马上道:“苏大公子,你不要相信应托月身边的人,她的人最是能言善辩,一不小心就会落入圈套。”

    “信你的话才是见鬼。”

    冰儿冷冷道:“你连自已同父异母的兄弟都坑,害得他成绩作废,还被关进大牢。”

    应阳一脸震惊地看着冰儿,冰儿不以为然道:“你当日那么自信满满会中进士,姑娘心有疑惑自然是要查的,毕竟以你的学识根本不能考中,除非是——作弊。”两个字轻轻飘出口。

    “所以说皇上早知道,康王会偷盗考题,早就挖好坑在等康王造反。”

    应阳狠狠地瞪着冰儿,心里顿时有一种被出卖的愤怒,想不到原来他苦心经营的一切,竟然早在被人计划里面。

    冰儿面无表情道:“你不用瞪着我,也不要记恨姑娘和老爷,姑娘提醒过你们,想想陆卢两家的下场,是你们自已上赶着巴结康王。”

    其实冰儿紧张得,心脏噗通噗通跳。

    托月的预测是真,不过托月并没有说康王一定会败,眼下她不过是能拖一时是一时。

    应轶也屏住呼吸,父亲只是让他拼尽全力守护好应府,当天三人在书房商量的,不过是如何应对打家劫舍的士兵,万万没想到应阳会引一支千人军队过来。

    他的话有真有假,同样也是尽量拖延时间,没想到冰儿会出来配合自已,还一眼识穿对方的身份。

    “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应轶小声问冰儿,毕竟冰儿跟在玉德公主身边,什么样的场面都经历过。

    冰儿轻叹一声道:“用姑娘的话,尽人事听天命。”他们要面对是千人军队,而不是小部分流寇。

    “姑娘……”

    两人正商议下一步计划时,忽然听到阿弥的惊呼声。

    回头就看到本应昏迷不醒的托月,像喝醉酒似的摇摇晃晃朝他们走来,两人顿时吓了一大跳。

    阿弥在后面拼命地追,偏偏她一个好好的人,怎么追也追不上一个重伤刚醒的人,而他们也惊讶地发现托月正迅速朝大门口这边移动。

    “奴婢去看看。”

    冰儿跳下围墙,托月却突然飞身而起。

    越过门楼直接落在大门口外面,歪着头,神情茫然地看着堵在外面的军队。

    应轶和冰儿相视一眼,毫不犹豫地跳出外面护在托月左右,冰儿小声道:“姑娘,您不睡觉,怎么一个人出来?”

    “饿了。”

    从托月口中飘出两个字,说完还馋猫似的舔一下嘴唇。

    冰儿把剑横在前面,哄孩子似的道:“姑娘饿了,我们回去吃东西好不好。”

    “这里。”

    “这里……这里没有吃的。”

    冰儿愣一下,赶紧拉着托月往后面退,意图退进门内。

    托月却像孩子一样,嗯一声不高举挣脱冰儿的手,摇摇晃晃地走下门前的石阶。

    “姑娘……”

    “九妹妹……”

    应轶和冰儿慌了,顾不得危险追下石阶,不等他们拉住托月。

    无数士兵瞬间包围他们,应轶和冰儿心脏快跳出胸口,托月却像在梦游似的,两眼无神地盯着面前的一切。

    “饿了,吃的。”

    托月盯着用矛指着自已的士兵。

    冰儿都快要哭出来,听到托月的话也忍发笑道:“姑娘,这里没有吃的,我们快回去吧。”

    应轶却发现托月不对劲,小声问冰儿道:“九妹妹什么时候会轻功,居然能直接飞出门楼,连我都未必办得到。”

    闻言冰儿怔了一瞬间道:“姑娘原本就是会武功的,只是她失忆了,难道是……”不等她说完,耳边马上一阵凄厉的惨叫声,两人回头一看,顿时眼前的画面吓到。

    只见一名士兵被托月扣住手腕,张大嘴巴大声惨叫,人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地收缩。

    应轶和冰儿咽了一下口水,那名士兵就像被吸干了精元,最后只剩下一层皮包着骨架,就像是一具风干的尸体。

    托月松士兵的手腕,飞快地抓住另一名士兵,同样的事情继续发生,在场所有人都被吓得不敢动,生怕一动就会引起托月的注意,然后变成一具干尸。

    似乎一个个吸掉精元,托月觉得不过瘾。

    抬起另一只手,五指一伸开就磁铁似的,马上有一名士兵飞过来。

    “姑娘……”

    “别靠近九妹妹。”

    冰儿刚想上前,应轶一把将她拉回来道:“九妹妹,有些不对劲。”

    眼下托月的身体就像是一个无底洞,本能地不断把士兵吸过来,瞬间吸干他们的精元,用来填充空洞的躯体。

    即便这样,托月似乎还是嫌太慢,突然猛地仰头打开双臂一震,松风巷上空惨叫声震天,除了当事人外,没人知道松风巷发生了什么事情。

    苏沉做梦都没想到,自已带来的一千人,竟有三分一折在托月手上。

    “撤。”

    生怕下一个人就是自已,苏沉带着残余的人马,逃跑似的离开松风巷。

    应阳愣愣站在原地,不过他也没有逃跑的机会,因为托月就站在他面前,神色茫然地看着他不动。

    想想士兵们的下场,应阳从地上抄起一把兵器毫不犹豫砍向托月,就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一把泛着幽蓝剑把应阳的兵器格挡开,再把一拍把兵器打落地上。

    “六公子。”

    望着纤尘不染地身影,冰儿喜出望外。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