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逆流黄金岁月

第一百二十七章 代理权拍卖会(上)

    当然,这都是后话。

    海客大酒店,无论外界如何喧嚣,在稍作休息之后,东升的代理权拍卖会如期进行。

    与之前相比,经销商和媒体记者的热情可谓空前高涨。经销商们也不藏着掖着了,手中扛着鼓鼓的麻袋,彰显着自己的财大气粗。这是在表决心,对东升的代理权志在必得,没资本的经销商赶紧滚蛋。

    媒体记者们则架起了一个个长枪短炮,长的是录像机,短的是话筒,皆跃跃欲试,对准了陈露“陈小姐,可以开始了吗?”

    陈露点头,笑道“下面我宣布,东升迷你四驱车的代理权拍卖会正式开始。首先拍卖的是圣海地区的代理权,起拍价5万,每次加价不低于1000。”

    “哗!”此言一出,满座喧哗。

    这时候的圣海绝对是整个华夏的经济中心,被称为东方明珠,圣海的代理权毫无疑问属于重量级别的代理权。

    然而但凡有点商业头脑的人都知道,拍卖品的拍卖顺序是有讲究的。

    不能一下子拍卖最好的,因为是第一个,大多参拍者都会观望,竞争程度不够激烈,很可能卖不出高价。也不能拍卖最次了,因为价值偏低,很容易造成流拍,影响整个拍卖会的基调。

    如东升的第一个代理权,最好还是拍那种不上不下,却又潜力无穷的市场。

    这种市场很容易波动参拍者的心弦,让他们心头痒痒舍不得放弃,也进而很容易卖出高价。

    “楚老弟,东升请的这个拍卖师好像不够专业啊?”海客大酒店的监控中心,沈万金、陈瑞和楚阳相对而坐,喝着茶,对着陈露等人所在的画面评头论足。

    “本来就不专业,她只是东升临时请来的,在校大学生一个。”楚阳笑着说。

    “哦?”沈万金一愣,疑惑地看着楚阳。他的疑惑楚阳也明白,大体在问既然如此,东升为何要请陈露来主持这个拍卖会?

    “看着吧,她虽然不专业,但不会比专业的差。”楚阳没做解释。

    “……楚老弟,你好像很相信她?”

    “燕京财经大学的天之骄子,我当然相信她。”楚阳点头,“这么说吧,不久前的新品发布会,你们觉得她主持得如何?”

    “很不错,气质上佳,临场应变、调动氛围、压制气场、语言表达这几样都做得很好,很好的扮演了自己的角色。”沈万金赞道。

    “你还说漏了一点,脱稿能力,整个新品发布会,她可是完全脱稿的。”楚阳说。

    “……那不是她临场发挥的吗?”陈瑞惊讶道。

    “是临场发挥,但其中涉及到的一些专业知识要做到临场发挥谈何容易,那必须得做足了功课并具备超强的记忆力才有可能。”

    “……”

    “而且你们知道从东升请她主持代理权拍卖会到现在才几天吗?两天,东升只给了她两天时间做这个功课。结果你们看到了,她对迷你四驱车的了解甚至比大部分东升的员工还要强,那我还有什么理由不相信她的?我相信她先拍卖圣海地区的代理权肯定有她的道理。”楚阳说。

    “……厉害了。”陈瑞叹道。

    “当然厉害,这世界上确实存在天才,那种能力是普通人很难企及的。然而更厉害的还是楚老弟,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东升应该是楚老弟的公司吧?”沈万金看着楚阳。

    陈瑞闻言一愣,也疑惑地看向楚阳。

    “嗯。”楚阳点头,大大方方地承认。

    “不会吧?”陈瑞惊讶,有些不敢相信,他还以为楚阳帮东升跑业务,类似于之前楚阳帮他们跑业务抽的那种,谁知道东升居然是楚阳的公司?

    “怪不得,怪不得楚老弟看不上我的海湾大酒店,原来自己已经有了千万级别的公司。”陈瑞说,这话当然是玩笑,但也感慨万千。

    “没那么夸张,什么千万级别啊,东升才刚起步,还欠着一屁股外债呢。”楚阳摇头。

    这可不是假话。这段时间东升出了将近百万的迷你四驱车,但大部分还积压在代理商手里,卖出去的大概赚了百多万。

    然而为了打广告,东升在大大小小报社花的钱就将近三百五十万,赚的填进去了不说,还挪用了代理商两百来万的保证金。

    这是窟窿,迟早是要填回去的。

    “问题是这才多久、你才几岁就有了自己的公司?”陈瑞感慨。

    “老陈,你可能不知道,楚老弟可不止一个东升,他还有一块五十亩的黄金地皮。”沈万金又揭了楚阳一个老底。

    “……好嘛,原来我不知道的事情还很多啊。”陈瑞摇头,有些郁闷。

    “低调低调。”楚阳打了和哈哈,“其实那块地皮还不算我的啊,还欠着人家几百万呢,等还掉才算我的。”

    “切!”沈万金鄙视,“楚老弟,不是我说你,年轻人就该有年轻人的锐气,不要过分谦虚。就好像东升,什么欠着一屁股外债啊?你这是欺负我们不懂吗?我再没生意头脑也知道今日过后的东升要发,很可能一年就赚到几千万?”

    “……哪有那么夸张,除去各种费用,一年估计也就能赚个七八百万吧。”楚阳说,这也是事实。

    不可否认,迷你四驱车拥有着庞大的市场,一年两三千万的销售额完全不是问题。

    但这只是销售额,不是纯利润,还得各种投入,总归现在迷你四驱车还只是起步阶段,一年能赚个七八百万已经很不错了。

    “听听,老陈,你听听楚老弟那格局,七八百万,也就?什么叫牛人,这就是了。”沈万金有点夸张地说,内心却是真的赞叹。

    “可不是!我的妈呀,咱都一把年纪了才有几个七八百万?我就三四个,你也差不多。再看看人家,一年赚七八百万,四五年赶超我们,这还叫也就?感情咱们这辈子都活到狗腿子上了。”

    “得得得,两位老哥,我说错话了,我向你们赔不是,我自罚三杯行不行?”楚阳说着连喝了三杯茶。

    “切!又不是酒,你自罚三杯有什么诚意?我看八成是你口渴了。”陈瑞鄙夷。

    “……”好嘛,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楚阳只能哭笑不得。

    “行了老陈,咱就别打趣他了,我早就说了金鳞岂是池中物,看看,现在已经初见端倪了吧?”沈万金为楚阳解围。

    “嗯。”陈瑞点头,“对了老沈,你不是说楚老弟买了块黄金地皮吗?在哪里?”

    “白虎头。”

    “白虎头?”陈瑞一愣,“据我所知,白虎头就一个海滩公园吧?还是新建的,鸟不拉屎的地方,怎么就成黄金地皮了?”

    这话一出,沈万金看向楚阳,在得到楚阳的点头同意之后才说“因为楚老弟判断,上面有意将白虎头打造成风景度假区。”

    “嗯?多大概率?”陈瑞说这话时看的是楚阳。

    “八成以上。”

    “八成?我去!啊啊啊!我这是错过了多少啊,楚老弟,你不够意思,你吃独食!”陈瑞大喊大叫。

    “等等等等,…老陈啊,说出来我怕打击你,楚老弟可不是吃独食,因为我也在白虎头买了地,不多不少也是五十亩吧。”沈万金笑着说。

    “……啊呸!老沈,你更不够意思,诅咒你生个儿子没。”

    “那没关系,我有一男一女就够了,不用再生,也鉴定过,我孩子都有。”沈万金说。

    “呸!”陈瑞竖起了中指,做了个鄙视的表情。“不行,我可不能落后你们,也去白虎头买一块地去。”

    陈瑞说着立马起身,风风火火地出去,竟连东升的代理权拍卖会都不看了。

    对此,沈万金和楚阳只能相互对视,哭笑不得。

    ……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