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律师小姐你别跑

第75章 大结局

    “尹夕儿在哪里?被你藏在哪里了?”

    “不知道。”阿力假装说。

    “继续打。”向雨柔扭头和身边的人说,旁边的人又是一阵拳打脚踢。向雨柔心里想,通过她平常对尹夕儿的了解,尹夕儿是不会丢下阿力不管的。一定要引她出来出来。她叫那些打阿力的停下手朝着林子喊。

    “尹夕儿,如果你想让阿力死的不要那么难看。最好在我们到达山顶的十分钟就给我乖乖现身。”

    阿力听到向雨柔这样说正要说什么,就被身边的人狠狠的踹了一脚。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找出来的又塞进来阿力的嘴里。阿力知道他现在做什么都是徒劳了,他心里明白如果没有自己事先和向雨柔搞那个可笑的联合战役,向雨柔也还是会用其他的方法找尹夕儿的麻烦,置于死地的把尹夕儿的推倒。他现在就希望尹夕儿不要那么傻真的会跟着他们轻易上顶,如果那样他就算死也不会瞑目的的。亲爱的夕儿,让我为你做些甚么吧,你不要出现,等我们上山顶的时间赶紧下山。阿力,胸前一直带着尹夕儿在他好几年过生日的时候给他的观音菩萨,他不是那种希望身边谁给他带来好运的人,但是他还是把观音一直戴在胸前,不是信佛,是希望尹夕儿离他的心脏更近一些。他从来都没有奢求过尹夕儿心里给他留下爱的位置,他只想可以留在尹夕儿身边好好爱她就够了。阿力被他们一推一搡的上着山,向雨柔一边和身边的人打情骂俏,一遍回头看,她就不信尹夕儿会丢下阿力不管。

    就在向雨柔想的时候,一直手已经搭在了她的腰上。王八蛋都这个时候了还记得占老娘的便宜,等老娘用不着你的时候,休想动老娘一只手指头。

    “小宝贝,你爬的累吗?”那个刘哥虚情假意的满脸淫笑的问向雨柔,手上还不忘上下滑动着。

    “刘哥,人家还好啦,不累。”说完把刘哥不规矩的手拿了下来。

    刘哥吃了闭门羹,身边的兄弟们传出一声有一身的窃笑声。刘哥抓着一个笑得最明显的在他脑袋上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死东西,这小娘们在我身子底下醉生梦死的时候还一直求我呢!”向雨柔再怎样不要脸,也没有被人这么说过。她故意假装撒娇一样看了刘哥一样故意放慢了脚步。不一会就差不多走在了阿力身边。阿力朝着她投去了一个特别同情的眼神,向雨柔也清清楚楚的看到了这个眼神。向雨柔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在叫呛着,阿力凭什么同情我自己,应该去同情别人的是自己,自己永远也不要做那个被同情的人。阿力看他的眼神从同情变成了嘲笑,手被困住无所谓,嘴被堵住也无所谓,被打得体无完肤也无所谓,但是我有自尊。

    向雨柔把阿力的讽刺看的心里一清二楚,他是在说无论我怎样努力怎样牺牲也比不过尹夕儿一点。向雨柔越想心里越气,忽然她像想通了般。让自己努力表现出一脸类似天使的笑,走到阿力身边用低的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对阿力说。

    “我是比不过她,比不过她我就让她死。”向雨柔说的这句话,像诅咒一样在阿力的脑海心里环绕着。比不过她我就让她死。阿力又开始担心了,尹夕儿,你个大笨蛋烂好人,你可不要傻乎乎的冒出来啊。也许人在快要遇到什么极度危险的事情的时候就会特别的怀旧。他想起了他和她一起上学的日子,那时候他们总是一起上下课。那个时候同学们都是很单纯的虽然他们形影不离,也不会有人猜想他们什么。

    记得那时候自己的年级比尹夕儿的年级高一级,她每天下课都比自己早一些,但她从来不会自己先走,都会在自己的门口等自己下课让后让他载他回家。因为阿力的原因,尹夕儿十好几岁了都没有学会骑自行车。结果有一天阿力生病了不能去上课了。

    “阿力,你怎么生病了,我怎么办啊。”尹夕儿一脸苦恼的看着阿力。

    “我送你去再回来。”阿力刚说完就被尹夕儿飞的妈妈堵了回去。

    “那怎么行,阿力你还是好好养病,夕儿你不可以这样不为阿力想明天你早准备些,走着去上学吧。”尹夕儿听到妈妈这样说,心里的小九九也跟着算了起来。也对这样缠着阿力,阿力好不了,自己岂不是要每天都走着。结果第二天悲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尹夕儿睡过头了,又要步行去学校,尹夕儿就华雨柔的迟到了。晚上回到家,尹夕儿去找阿力把阿力的自行车借了来立志明天自己骑车去上学。结果可想而知,尹夕儿一路连滚带爬的回到了学校,同学们看见像小泥猴一样的尹夕儿都开玩笑的说,尹夕儿你离开阿力没有了阿力,连自理能力都没有了。放学后,尹夕儿实在没有什么勇气在骑上车子了,在她下楼梯要去取车子的时候就想,自己真笨,本来走回去就够累了,现在又多了一个大累赘车子!可是奇迹总是爱广告尹夕儿,尹夕儿看到车子旁边站着一个更神仙一样的大高个,那个神仙还在对自己笑。尹夕儿觉得春天提前来了吗?花好像都开了。

    “阿力!”尹夕儿跑过去拉着阿力的手转了几圈,“你好了吗?这么快?”

    “嗯。”阿力很简单的回答,在尹夕儿手里接过车钥匙就载着尹夕儿骑上了回家的路。

    “阿力,你怎么来的?”尹夕儿在阿力后面开心的问。

    “做梦,一觉醒来我就在这里了。”阿力一脸宠溺的说,阿力总觉得自己的情商开发是太快了,所以自己发现自己爱上尹夕儿的时候太小了,小的他不敢和她透漏一分一毫,只想对她好就够了。其实他一早就想到了尹夕儿骑车上学一定惨不忍睹,想起床可是病的太重妈妈不让他动,下午妈妈有事出去了,他就偷偷的跑出来了。后来阿力回到家,病又加重了许多。因为这样,尹夕儿愧疚了好久,每天都拿自己喜欢的东西来哄阿力开心,可是尹夕儿喜欢的东西都是小姑娘喜欢的东西,阿力如果不喜欢尹夕儿还会不高兴,可怜阿力还要装作很喜欢的样子。后来阿力病好了,他们又开始了,尹夕儿比阿力早下课在门口等阿力的日子。阿力刚病好的那一天,他们的班主任也每天都能看见尹夕儿,还一脸喜欢的对可爱的尹夕儿说。

    “小跟班,我好久不见你啦。”

    阿力想着想着,从开心变得伤感,小时候的那个小跟班,怎么成了别人的女朋友了。自己总是想着等等等,难道下辈子才有机会吗?

    尹夕儿在后面小心翼翼的跟着,生怕前面的人会发现她。向雨柔猜的很对,自己是不会丢下阿力不管的。尽管阿胸怨我也不能丢下他自己。大不了就一起死。尹夕儿拿出手机想报警,可是现在的高度太高了,手机一点信号都没有。她想自己如果死了也要让那些坏蛋被法律制裁,尹夕儿快速的编辑了几条短信,然后把手机放在了上山的路上,如果人仔细找一定会发现。罗毅一定会发现的。

    想到罗毅,尹夕儿心里就不是滋味,如果这次出了意外,以后再也不会再见到他了。想到这里尹夕儿就想掉眼泪了。她又重新拿起手机编辑了一天短信,罗毅,我爱你。如果有人发现了手机,那个人不是罗毅,手机到了有信号的地方,也一定会让他收到的吧。其实尹夕儿知道自己这段日子有点冷落他了。她只是顾忌不过来了,她记得自己和罗毅是在大学见了第一面就决定和对方在一起一辈子不分开。如果这次,如果这次,是谁以后会陪罗毅过一辈子呢?想想以后可能不是自己,尹夕儿就感到莫名的伤感,罗毅对不起,如果你知道我现在要去冒险,一定会生气吧。但我不能看着我在乎的人,因为我要不不明不白的死去,这样对他也不公平。尹夕儿又加快了脚步,有的人一定说她傻。这也许就是通向死亡的路,现在尹夕儿自己要走一大部分了。

    已经到了下午了,现在是最热的时候,还有一小段路就要到达上顶了。抬头看看他们,他们已经马上要到了。他们到底打算怎么对付我们?尹夕儿绞尽脑汁的想着,不能人命啊,我要想想怎么才能从他们的手掌心中逃脱,我和阿力不是活下来一个,二十两个人都要好好的活下去。对了,他们要证据,我就和他们说证据在我手上,而我死了,证据就会直接被寄到公安局。对,就这样。

    阿力他们已经到达了山顶,刘哥和向雨柔就四处寻找尹夕儿的身影。那个里有个越等越没用耐心。他上去重重拍拍向雨柔的屁股说,“不会让那个丫头跑了吧。如果是这样还不如刚才这小子做了,再找那丫头。现在就算做了这个小子,在回头找那个小丫头片子估计也难了。”向雨柔心里也开始担心,难道自己看错她了。不会啊。向雨柔忍着疼说。“刘哥再等等,我不会算错的,她一定会出现的。”

    阿力已经不想再想那么多了,是福是祸都是注定的。他想拦也拦不住,想留也留不住。而且他觉得,尹夕儿越来越近了。

    向雨柔受不了那个刘哥一直在她身上占便宜,就走到阿力身边狠狠的给了阿力的一脚。因为向雨柔穿的高跟鞋,一脚揣在看阿力的关节上,阿力不受控制的跪在了地上,阿力努力用另一只腿支撑着自己,不让自己看上去那么狼狈。他不能让自己去让尹夕儿担心,他最见不得的尹夕儿哭了。向雨柔对着林子说,现在计时,一分钟我就划他一刀,说着阿力的身上就多了一个血印。女的力气小拉的并不深但是确实疼的要命。阿力忍着不让自己叫出来。

    “一。”一刀。

    “二。”两刀。尹夕儿第一觉得时间过得这么快。向雨柔这个丧心病狂疯了,尹夕儿一定希望都不寄托在她身上。

    尹夕儿的飞快的跑过去,她好像就想跑进来梦里一样。梦里躺在血泊里的阿力,在自己眼前躺在血泊里的阿力。尹夕儿跑过去,解开阿力手上的绳子,把阿力嘴里的布也取出来扔向向雨柔。把阿力抱在怀里,眼里一滴一滴打在阿力的脸上。

    “阿力,阿力,你怎么样?”尹夕儿有点哭的上不来气了,尹夕儿心里很害怕,谁来救救阿力谁来救救他。

    “傻瓜。”阿力虚弱的抬起手去擦尹夕儿的眼里,轻轻的说。

    尹夕儿艰难的扶起阿力,让阿力靠着自己站起来。对着后面的人说。

    “你们要的东西,不是我们死了就能到你们手里的。别傻了,被利用了都不知道。”

    向雨柔听尹夕儿这样说,就想上前打尹夕儿,被刘哥拉住。他的意思是让尹夕儿继续说。

    “放了我们,证据给你们。”

    向雨柔发现刘哥要动摇,她把自己的大胸贴在那个刘哥身上说。

    “刘哥,不要被她骗了,她这个人歹毒做作的很,我就被她骗过。”那个刘哥天生就好色,最受不了女人用色相左右自己,他用手抱住向雨柔又趁机占了占便宜。就放开向雨柔对尹夕儿的充耳不闻。尹夕儿看着眼前这么下贱的向雨柔,已经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了。阿力在旁边看着记得焦头烂额又不想放弃的尹夕儿,会心的笑了,他轻轻的在尹夕儿的耳边说。

    “夕儿,我爱你,这辈子能爱你是我最开心的事情。”

    “阿力,我也爱你。”

    向雨柔就是看不惯有人说爱尹夕儿,她拿起手中的家伙冲着阿力就捅了过去,尹夕儿一挺身就挡住了那一刀,刀深深的插在了尹夕儿的肩膀上。向雨柔大笑起来,她算定了尹夕儿会挡,这样玩弄于尹夕儿在她手掌的快感,让她不受控制的大笑起来。

    “向雨柔,你真可怜。”尹夕儿不去想自己的伤口,看着向雨柔镇静的说。

    “我可怜?你要死了还可怜我?”说着又想补给尹夕儿一刀。

    “对,你就是可怜。你一厢情愿的和我比。最后你的结果又如何,你出卖了你的身体你出卖了你的灵魂。我是要死了,但总比你肮脏的活着强。”向雨柔想捅尹夕儿的刀停在了空中。还在她发呆的时候,尹夕儿和阿力就互相搀扶着走向了山崖边,尹夕儿开玩笑的和阿力说,咱们小的时候梦想为什么不是当警察呢?阿力和尹夕儿说,你还记得我第二个梦想吗?

    现在不告诉你,我怕以后没有机会再和你说了,阿力满脸幸福的对尹夕儿说着。现在告诉你还是到了下面再告诉你呢。

    “我第二梦想是,娶尹夕儿为妻。”

    后面的人已经不耐烦了,有一个人伸手想推他们下山。被他们闪过去了,尹夕儿回头对他们说。

    “拿开你们的脏手,我们死不用你们这群恶心的人送。”

    说完尹夕儿和阿力拉着手跳了下去,在他们急速下降的时候,尹夕儿笑出了声的和阿力说着。

    “阿力,如果我们没有死。我让你第二个梦想不再是梦想。”

    向雨柔看着尹夕儿从山崖上跳下去,有那么一丝丝的失落。如果从今天开始不用想尽办法的对付尹夕儿了,是不是生活会变得无趣了呢。这个时候刘哥又凑了上来。

    “小宝贝,累了一天了。我扶你下山吧。”刘哥身边跟的人也自觉地和他们两个拉开了距离,不过还是有大胆的走两步就回头看看。现在在山上,没有什么人,有的人也都是刘哥手下的人,向雨柔不敢得罪他。就依着他对她动手动脚的。下山了向雨柔想自己开车走,刘哥强迫着向雨柔坐他的车。车子到了酒店门口,刘哥就把向雨柔抱下车,进了房间。

    进了房间,向雨柔也没有心情去反抗什么了,她像个洋娃娃一样让刘哥在自己身上为所欲为尽情的发泄。等刘哥睡着了,向雨柔穿上衣服,拿起刘哥的手机把自己的手机号删了,整理好自己的东西离开了酒店。

    这个时候刚刚晚上十点多,她总觉得恍惚,尹夕儿真的死了吗?真的吗?嗯是真的死了。向雨柔想着想着就无比的高兴,她加快的开车的速度,大笑起来。今天要庆贺一下,她打电话给她要好的几个朋友约好酒吧闷酒驶向了酒吧的方向。

    到酒吧的时候,她的朋友还没有来。她要了酒大口的喝了起来。她要放肆,喝完酒她就跑进无耻开始扭动着她的水蛇腰,也许她跳的太放荡了,有几个老外过了和她一起跳,还不时吃豆腐。向雨柔才不在乎这一些,她尽情的跳着,后来她朋友到了,她才又回去喝酒。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干杯!今天我请客!”向雨柔大声的说,她的朋友也就时候吃喝玩乐的朋友,她不会分享她快乐的原因,但她会告诉她们,向雨柔,她自己现在很快乐。

    她们就这样一晚上喝了跳,跳了喝,比妓女还要风骚的和男的互动,男的越占了她们的便宜她们越开心。最后向雨柔被一个长得还算可以的男的拖出了酒吧。

    “帅哥,我要去最好的酒店。”向雨柔被那个死胖子变相强奸了那么长时间了,真想找个帅哥养养眼,也算对的起自己的身体了。对方当然求之不得,扶着向雨柔上了自己的车,在车上就开始了行动。一次不够,又开着车去了酒店。其实醉醺醺的向雨柔没有仔细看,在她和帅哥走出酒吧得分时候,罗毅也跟了出来。

    罗毅到达医院的时候,看见他们两个人都没有在,就问护士。护士小姐告诉她,尹夕儿走的时候问她七运山怎么走。他的第六感告诉他,一定是个阴谋,赶紧也跟着去。可是一切好像注定的要拉住他一样,他的车子在路上抛锚了,他让修车公司了拖车,自己想乘出租车去,可是就是没有车停下来。

    等到他到达山下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了,他在山下看到了阿力的车,他刚想下山就看见向雨柔他们也下山了,罗毅赶紧躲了起来,当然也不忘拿出手机照了几张向雨柔这帮人的照片。等她们都走了,罗毅又等了好久,还是不见阿力和尹夕儿下山。阿力想现在上山找找,又觉得徒劳。就一直尾随着向雨柔。可是跟着向雨柔一点线索都没找到,罗毅自己回到公寓。他觉得尹夕儿一定遇到什么危险了。

    他一夜都没有好好睡觉,第二天醒来给警察局的朋友打了电话,想找一些方法可以找到尹夕儿他们。警察局的那个朋友和他说借给他一只警犬。让警犬闻闻尹夕儿的东西,一起上山找找线索。

    罗毅带着那只警犬开始上山,因为心里着急的原因,所以走的很快。可是爬了四分之三的时候,小狗就不爬了,冲着一个角落一直叫。罗毅走过去看是什么东西,发现是尹夕儿的手机。罗毅心像系在上山一样,山到了心也失去了重心。

    尹夕儿一定有事情,不然手机不会就这样丢在这里。他带狗狗继续向上爬,越到上面小狗叫的越厉害,后来到了山顶,山顶上有一些遗留下来的血迹。小狗一只冲着山崖叫,罗毅不敢多想。就带着小狗下山。尹夕儿的手机因为时间久的原因已经没有电了。他把狗狗送回警局,拿着尹夕儿的手机拿回家冲上电打开,马上自己手机收到了一条信息是尹夕儿的。

    “罗毅,我爱你。”

    (全书完)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