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一夜强宠:二婚新妻太难追

第778章 你不会是认真的吧?

    第778章你不会是认真的吧?

    乔治找到夜莫深之后,便把昨天晚上把外国男人灌得半死,后来他实在撑不住晕死过去,他再打120把人送到医院,确定对方还有气之后便离开了。

    夜莫深听完这些,脸色也淡淡的,没有多余的情绪。

    乔治:“……”

    吗的,面瘫!

    乔治在心里骂了他一句,不过左右一想,昨天晚上他来救人的时候可不像现在这样啊?

    昨天晚上把外国男人踹出去那一脚,可真的是特别用力,等人走了以后乔治还特地查看了一眼,发现包厢里那个酒柜都有裂痕了。

    外国男骨头没有断裂也真的是万幸了。

    乔治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突然问:“昨天晚上,你把人送回去以后,没对人家怎么样吧?”

    听言,夜莫深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眸光冷冽地落在他的脸上。

    “你以为我跟你一样?”

    乔治:“呵呵,连上都不敢啊?你还是男人么?这么好的机会,英雄救美,孤男寡女你都不上,你是无能还是……”

    说着说着,乔治忽然想到一个很恐怖的事情,突然从沙发上弹起来走到夜莫深的身边,眯着眼睛。

    “你不会是不敢吧?”

    夜莫深依旧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好像根本不在意他说的话一样。

    如果不是昨天晚上亲眼目睹了他把人带走,还报复了外国男人,乔治可能真的以为尉迟是特别冷漠,甚至绝情的人。

    可现在不一样了,他把人救了,最后还替人报了仇,把人送回家以后却什么都没做。

    事情会发生成这个样子,只有两个可能。

    第一,他对那个女人没兴趣,不想上。

    但这点是行不通的,他如果对那个女人没兴趣,怎么可能会在挂了电话以后在那么短的时间就赶过来把人救走了。

    终其结果,他对那个女人有兴趣。

    那么,他为什么不上?就要说到第二点了。

    他想上,不敢上,又或者说……是舍不得上。

    越想,乔治越觉得恐怖,而且还很有危机感。

    他也不知道自己猜得对不对,但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一下自己的好友。

    “尉迟,你不会是认真的吧?”乔治问。

    他想,也只有这一个可能了,像尉迟这样的男人,想要什么女人没有?那个小助理一听说他在酒吧,也愿意跟着进去,所以如果尉迟想要,她会拒绝的机率太小了……

    唯一的可能就是尉迟自己不要。

    “我可告诉你啊,尉迟深,你不能对那个女人认真的。”

    乔治像个八婆一样地围绕在夜莫深的周围:“咱们的家庭你可是知道的,那个小助理一看就什么家庭背景,你如果对她认真的话,将来只会是害了她。”

    夜莫深依旧没有搭理他,然而乔治却是急坏了,又继续道:“我给你说得直白一点吧,我们的婚姻只能由长辈决定,而且还要为家族做出牺牲,你如果真的对她动了心思,那我劝你还是赶紧收回来吧。”

    “你有没有在听老子说话?老子说了半天你一点回应都没的?”

    “……”

    夜莫深终于懒懒地抬了一下眼皮,眼神幽幽地看了乔治一眼。

    “说完了?”

    乔治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那就滚。”

    乔治:“……”

    他说了半天,就得到了四个字?还让他滚??

    乔治呵呵地在心里冷笑,故意挤上前:“你想赶老子走,老子就偏不走,我可事先告诉你,尉迟爷爷对端木家那个女儿上心得很,将来你十有八九是要跟她订婚的。那个小助理瞧着没什么,但我看得出来她对你很执着,如果你真的跟她有什么,到时候别被缠得脱不了身,顺便还把人家给害了。”

    夜莫深墨色的眼底终于出了一抹不耐,他伸手捏了捏自己的太阳穴。

    总觉得今天的乔治话特别特别多,令人烦躁。

    乔治还打算说什么,下一秒却看见夜莫深站了起来,抓着车钥匙和自己的外套出了办公室。

    “哎?我这还说着话呢,你去哪儿?”

    “吃饭。”

    夜莫深冷冷地回了一句。

    “吃饭?”乔治突然想到自己饭也还没吃,于是快步跟了上去:“带上我呗,老子也饿了。”

    “没空。”

    乔治:“不带是吧?那我就去食堂那里找你女人一块吃?”

    夜莫深步子一顿,回过头,幽冷的目光落在乔治身上。

    乔治忽然觉得头皮发麻。

    “你……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萦绕在夜莫深周身的是凌厉的气息,“昨天晚上的事情,如果让我发现还有下一次……”

    “不可能。”乔治马上举起手投降:“绝对不会有下一次,我也不去找她吃饭了行吧?我就跟着你一块去。”

    夜莫深终于收回他凌厉的目光,迈着沉稳的步子往前走,乔治万般无奈地跟了上去,实在是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表面上看起来特别冷静,好像对人家没心思一样,可是又不许他靠近,这种明显……就是强烈的占有欲。

    乔治想了一路,在快要出电梯的时候,实在忍不住问了一句。

    “不是尉迟,你就告诉我,你跟她到底是不是在一起?”

    叮——

    正好电梯门打开,夜莫深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

    韩沐紫吃过饭以后,便和罗丽告了别,然后回了秘书室的沙发上去休息。

    她实习才没几天,还没有在这张沙发上躺着休息过,也确实是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是在外面。

    不过今天不太一样,她眼睛酸涩得厉害,特别想睡觉。

    韩沐紫将秘书室的门虚掩起来之后,便在沙发上躺了下来,抱着个抱枕,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然后,她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夜莫深将她拉进怀里,紧紧地抱着,韩沐紫贪恋他温暖的怀抱,双手回抱着他。

    可是渐渐地,韩沐紫便发现身前抱着的人,体温渐渐地降了下来,变得冰凉,最后跟冰块一样冷得让人发颤。

    她被冻得哆哆嗦嗦,抬起头去,却发现身前抱着的已经不是夜莫深,而是一块冰。

    她扭头去找夜莫深,却瞧见他从飞机上坠落,砰的一声落进了无边的大海里。

    “不要……不要!!!”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