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浴火王妃:王爷,妾本蛇蝎

第一卷 血凤归来第321章 大结局

    景夙言眉如电,眼如风,电闪雷鸣,雷霆赫赫。

    这绵延了数载的怨,枕着无数尸骨堆成的仇,就在今日,来个了断!

    季樊青记得,从小在上书房里,他这个不可一世的八皇弟从来都是最受宋太傅夸赞的,哪怕回答得最好的明明是他,最好呈报到父皇那里,最优秀的还是景夙言。哪怕练武练得再用心,最后也不会有人称赞他一句。只因为他出身卑微,只因为他没有任何靠山,只因为他是为父皇所不齿的!

    所以在所有人眼里,他活该继续卑微下去,活该只能当个唯唯诺诺的臣子,臣服在与他同样血统的兄弟脚下。可是他不甘心啊!别人越是看不起他,他就越是要争!争那青睐的眼神,争那天下子民的顶礼膜拜,争那谁都以为得不到的皇位!哪怕……用尽一切手段!他一定要让全天下知道,让他那瞎了眼的黄泉下的父皇知道,他才是景家最优秀的子孙!

    季樊青张狂大喊:“景夙言,你放弃吧!你的武功从来都高不过我!况且你现在还废掉一只手,我奉劝你乖乖投降,我看在兄弟情分上,还能给你留个全尸!”

    肩膀上的血沾湿了半身,不惯用的左手持剑显出疲态不得不换回右手继续,勉力支撑,然而景夙言脸孔上却不见半点畏惧,有的只是坚毅!

    他薄唇轻启:“那可未必!”

    他眼中精光一闪,袖中一把铁扇旋出,直扫季樊青面门。季樊青仰身躲闪,却没想景夙言趁此机会提剑朝他飞身而来。

    季樊青反手抽剑用力砍向景夙言的右臂,顿时再给他添上一道伤痕,大声嘲笑:“你自寻死路!”

    然而他脸上笑容还未消失,忽然觉得胸口一凉,只听得噗嗤一声……

    什么?

    他震惊的低下头看着自己胸口多出来的一把匕首。

    景夙言的声音此刻就在他耳边,他的右臂上两条伤口深可见骨,其中一道伤口仍被季樊青手中剑贯穿,然而他始终面不改色:“或许你不知道,我从小左右两只手就可以同时用。无数次我与你比武,并不是我敌不过你,而是我觉得没有意义。”

    “你更不知道的是:那个皇位从来都不是我所求的,相反,我极其痛恨。景北楼,你真是可悲啊。”

    季樊青的瞳孔顿时缩小,再缩小……什么?他并不是打不过他,而是觉得……没有……意义?

    更过分的是,景夙言竟然从未求过皇位?那他这么多年在争的是什么?处处跟他攀比,比的是什么?他这么多的不甘心,又是为了什么!

    季樊青口中哇的吐出一大口血。不是这样的,不可能是这样的。一定是景夙言在说谎!一定是他得不到,所以才说的谎!

    心脏被洞穿的地方,血不停地往下流,怎么堵都堵不住,而他得来不易的第二次生命也在明显的快速的流逝。

    不行,他不能死的!他的大业还没完成,他要天下还没得到手!他不能死!

    对了,还有九转还生石,只要有它一切都可以重来!

    季樊青拼得最后一口气,朝旬后扑过去。

    旬后没想到自己最后一张王牌如此轻易的被瓦解了,暗骂一句“废物”,挟持武德帝立刻想要趁机离开。只要有武德帝在,她就依然算不得输!

    余辛夷的身影确如幽灵般挡在她面前,徐徐微笑:“皇后娘娘,您想去哪里?您今儿个身子应该乏了,还是让臣女扶您回宫休息吧。”

    旬后大骂道:“滚开!”

    “娘娘,您可是国母,怎能如此气急败坏,岂不是失了风度?”

    旬后一双眼睛阴沉得滴毒,死死地望着余辛夷:“说吧。你究竟是何人,想要什么东西,说出来!是不是这块九转还生石?”

    余辛夷徐徐露出一个微笑,倾国倾城:“你旬后日理万机,可能早就忘记了你曾经害过的一家人,她们老的老,小的小,全都手无缚鸡之力,却无辜惨死。对了,你怎么可能记得呢?被你如棋子般玩弄于鼓掌之中的人实在多如草芥,你利用完了就扔怎么会记得?可是你错就错在不该放过一个人,她的名字叫……余、辛、夷。”

    旬后脸色蓦地一凝,似乎想起了什么:“原来……是你,是本宫大意了。说吧,你处心积虑混入大旬,想要干什么?报仇?呵,你那些亲人早就死了,报仇又有什么用?你想要这块九转还生石的话,本宫可以给你,只要你今天别挡我的路!”

    就在此时,季樊青如同一个濒死的疯子似的,扑过来将那块石头抢入怀中:“谁都别动!那是我的!”他要活,要活啊!绝没有人能抢走他的宝贝!

    是的,只要有它,他就永远活下去!

    “它是假的。”在季樊青癫狂的眼神中,余辛夷清冽的声音徐徐响起。

    “你在胡说什么!”

    余辛夷目光如水,声音却如冰:“这块九转还生石,是假的。真的那块早就被我们替换了,你手中这块充其量是一块把玩的玩具。而替换它的人,你们都认识,她就是……卫国公主。”

    “不可能!你在说谎!它怎么可能是假的!卫国公主怎么可能跟你们是一伙儿的!她明明对我言听计从啊,这绝对不可能!”季樊青一边大喊,心口又喷出更多的血来,整个人沐浴在自己的鲜血里,显得尤为可悲,尤其是他血红的不可置信的眼睛。

    “这有什么不可能呢?只要是为了某种目的,再不可能的事也会发生,更何况你自视甚高,未尝不是她手中一枚棋子。”余辛夷摇了摇头,轻轻一叹,“这一次,你没有机会了。”

    只见她白皙纤细的五指缓缓伸过来将那块玉石放入掌心,轻轻松开,那块美丽的玉石啪的掉落在地上,摔得粉碎,一同摔碎的还有季樊青所有的期望。

    季樊青再度哇出几大口血,整个人如同被九天玄雷劈中般,硬挺挺倒在地上。

    他模糊的视线里,那道熟悉的身影依旧美丽纤细,风华如莲。只是,看向他的眼神却如同看一个一无所有的乞丐。

    不,不他不是乞丐!你们全都给我闭上嘴巴,挖掉眼睛!我不是乞丐!我拥有这世间所有的荣华!

    他忽然想起来,曾经好像有过那么一个人,不像世人一样是鄙夷他的看不起他的时刻嘲讽他的,相反,她的眼神永远那么热烈的望着他,崇拜着他,望着他羞怯的微笑,无论何时都站在他身边支持他,为了他能做任何事,哪怕为他去死都没有一丝犹豫。

    可是……

    那个人哪儿去了呢?她哪里去了?

    哦……被他丢了。

    在他以为再也不需要她的时候,残忍的丢弃了啊……他现在想找回来,谁能帮帮他?他想找她回来……谁来……帮帮他……

    辛夷,从前的辛夷啊,你回来吧,我……后悔……了……

    当一颗透明的水珠从他眼角滑落,融入他身下红色血水里消失不见,季樊青呼出最后一口气,身体逐渐冰冷,冰冷。

    余辛夷望着他,没有喜,没有悲。只觉得结束,终于结束了。景夙言悄无声息的站在她身后,将她拥入怀中。

    旬后望着死去的季樊青,又看看逐渐被铁甲军控制住的叛军,她忽然大笑起来,笑声太过刺耳,几乎能刺破人的耳膜,几乎能撼动整个皇宫。

    “死了,死了!都死了!好!死得好!”

    余辛夷冷冷的望着她道:“事已至此,皇后娘娘你该罢手了。”

    “罢手?”旬后脸上现出癫狂的抽搐,“你竟然叫本宫罢手!你算什么东西!本宫就算死,也不会停手,受你们摆布!”

    她忽然侧过头,对着被她挟持的,流血过多几乎快昏厥的武德帝柔声道:“望川,你来给我陪葬好不好?”

    她涂着鲜红丹寇,贴着各色宝石的长指甲,近乎温柔的在武德帝苍白的脸上滑过,红唇轻轻吻过他的脸,他的脖,他的唇:“你我夫妻二人,生则同寝,死则同穴,成就那天上地下唯一一对神仙眷侣,你说好是不好?”

    武德帝嘴唇苍白:“妄想!你们……其他快走……快……扶苏,你快走啊……”

    余辛夷朝着旬后冷喝:“你想干什么!”

    旬后却已早陷入她的世界,继续朝着武德帝低声呢喃:“不,你不用回答了,因为你,无路可走!”

    就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旬后长长的尖锐的指甲,噗的一声刺穿武德帝的胸膛,深深刺穿他的心脏。

    她另一只手在墙壁上按了几下,顿时一道熊熊烈火燃起,将她跟武德帝围绕其中。

    “哈哈哈!我们终于在一起了!”

    “赫连望川,你终于,永生永世都是属于我聂嘉鱼的了!”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突然宫殿正上方,朱红色盘龙的大柱子颓然倒塌,整个宫殿都在动荡,震颤,墙壁一片片裂缝,灰尘漫天。

    “要塌了!”

    “宫殿要塌了!快逃啊!”

    伴随着众人的大喊,所有人都顾不得手中的刀剑,一股脑往外冲。景夙言立刻揽住余辛夷道:“咱们走!”

    余辛夷朝烈火中烧得焦黑的两个人望了最后一眼,点头,朝扶苏大喊道:“快走!”

    就在他们逃出的刹那,这座象征着大旬国最无边皇权的宫殿,轰然倒塌,被掩埋的不仅是那些金漆玉就的富贵,还有那些永远见不得光的秘辛。

    真正的扶苏抱着娉婷冷却的尸体,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这座皇宫。余辛夷跟景夙言望着他,抿唇,没有阻拦。

    谁都想不到,最后大旬国竟会走到这步田地,皇室凋零,无人继承皇位。四方诸侯暗涌,想要争夺那遥不可及的天子之位,最后竟是卫国公主出现,以女子之手力挽狂澜,改天换日做了那千古第二位女皇帝。

    至于余辛夷跟景夙言……

    边塞那漫漫无垠的草原上,一望无际,一架马车缓缓在官道上行驶着,人不多,只有两个家奴驾驶着马车。

    另一个婢女骑在马上,一身紫衣,英姿飒爽。她撩开马车帘,沮丧道:“小姐,公子,咱们这就走了么?女皇许了咱们倾世荣华,高官厚禄,还有一字并肩王,咱们就这么放弃了?”

    马车里慵懒的人儿理都不理,以手支颐的侧躺在柔软的榻上,那张绝美的脸庞恬淡而宁静。

    她旁侧,握着书卷的手放下,将一只薄毯轻柔的盖在她身上,朝着紫衣女子浅笑道:“轻声些,别扰了她休息。”世间荣华财宝,全都抵不过她酣畅一眠。

    一张白玉般的脸庞,精才绝艳,却是温柔如许。

    紫衣女子翻了个美丽的白眼,将帘子放下继续骑马向前。

    马车中的男子并不恼,只是微笑着继续将书卷握起,徐徐翻看,他身旁绝美的女子在瞌睡中翻了个身,在他膝上寻了个熟悉的位置躺在,再次安眠。

    男子轻声一笑,垂下三千青丝在她唇上落下一颗轻吻。

    女子在睡梦中缓缓弯起嘴角。

    至于那块无数世人垂青的五彩玉石,却被随意的丢在角落里,无人问津。谁都不会知道,在曾经的曾经,轮回的前一轮,有过那么一个男子曾披荆斩棘闯进敌国,浑身浴血以命饲石,启动轮回,只为求他心底最爱的女子死而复生,重归轮回。

    谁都不会知道,但是,那有如何?

    春风最美,有我渡你。

    (全文完)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