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她是僵尸女王

第479章 总觉得这两晚上不会很太平

    第479章总觉得这两晚上不会很太平

    两个人煲了十多分钟的电话粥,最后是舒婳听到敲门的声音才跟他说了再见。无缘无故被打断电话肯定是不开心,但一开门外头站着的居然是白芙。

    “你可真磨叽。”白芙将一张卡扔到她怀中,“这是任务卡,未来三天两晚都要根据这个进行活动。不过我好意提醒你一声,还是不要强撑的好,这里可不安全。”

    “那就留多谢你的好意了。”舒婳发现这姑娘虽然说话不讨喜,但是人好像并没有那么坏。想来是被家里惯得,以至于这性子过于骄傲了。

    白芙哼了一声,目光在她房里扫了一圈,然后落在了她的窗上。白芙静静地瞧了几秒钟才收回了目光,“晚上早点睡,没事的话不要轻易开窗。”

    舒婳看着她,白芙却冷哼,“当心你自己吧!这里可没有你想的那么安全。”她扬长而去。

    现在才十点钟,老待在屋子里也不是什么事。所以舒婳就下楼去看看了,陆迁跟水沌也都在楼下,手里拿着一张任务卡。陆迁看见她来就起身给她倒了一杯茶,“按照上面说的,我们要找一封信,然后才会有第二个任务的提示。”

    此次的主题是围绕小洋楼的传说,上面给的剧本最终结局就是要回归保护历史遗留文物的主题。所以这第一个任务要寻找的信也是节目组的安排,就存放在小洋楼的某一处角落里。

    白芙站在楼梯上,“弄得还挺神秘的。不过刚才我将能去的地方都找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信。”

    他们四个人,四个队伍,谁先拿到就能先完成任务。一共三局,最后的赢家可以得到一笔奖金。

    奖金倒是其次,主要是能扬名。

    水沌不徐不疾的喝了一口茶,“也许是藏在什么不经意的地方,慢慢来,总能找到的。”他起身说要去小花园里走走,舒婳在原地站了一会后也跟着出去了。

    民国时期上流社会住的洋房一般都会带一个小花园,面积也不会很小。但这栋小洋楼是用来金屋藏娇的,所以规格就小了很多。所谓的小花园也不过就是洋房后一点点大的地方,几排玫瑰花丛,几棵桂花树,一条石头铺成的小道,一眼望去都能看尽一切。

    水沌站在桂花树下,他穿一身黑色的改良汉服,他一只手搭在树枝上,半侧着头。他听见了脚步声,却也没有回头,“你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吗?”

    “你的外号叫灵异公子,你问我这样的话不是很奇怪吗?”舒婳悄悄地放出自己的一抹神识,朝着水沌而去。

    然而水沌身上似乎有一层无形的罩子,将她的神识打了回来。那股力量很强大,震得舒婳不自觉的往后踉跄了几步,她压下心头的不适,“传说这里到了夜里就会传来孩子的哭声,你说会不会是那孩子的冤魂回来了?”

    水沌终于转过头了,他目光特别平静,“我瞧着你并无半分害怕的模样。”

    “我又没有做亏心事,我自然是不害怕的。”她笑笑,慢慢的朝他走过去,“我总觉得这两晚上不会很太平。”

    水沌不以为然,“这世道什么时候有过真正的太平呢?”

    午饭是青黛做的,她手艺好人长得美,待人也和气,于是成功的将那两个工作人员给收买了。背着摄像头,他们偷偷的给了青黛一点小提示。

    青黛等到无人的时候敲敲的在她耳边说了两个字:阁楼。

    水沌有每天中午午睡的习惯,外面天冷,白芙跟陆迁也不愿意出去,所以都回了房间。而舒婳三个则是去了阁楼,阁楼面积挺大的,就是光线不大好,有些逼仄。

    海蓝猫着腰,“这里真的会有什么线索?”到处都堆着东西,角落里还有一个很旧的小木马,一看就是小孩子的玩具。

    舒婳走过去,那小木马是故意做旧的,边缘处一点磨损都没有,想来是道具组的杰作。节目组一向走形,阁楼也布置的有模有样,还真的有几分阴森森的意味。青黛指着前方一个很大的红木箱子道:“会不会在那里?”

    她上前,敲敲箱子,又仔细的观察了一遍,“杉木的。”她若有所思,节目组还真有心,竟然真的搞来了一个木箱子。

    而且这木箱子似乎年代挺久远的。

    “打开看看。”

    海蓝跟青黛两个合力把盖子推上去,里头东西倒是不少,但都是一些小孩子的玩意。比如小娃娃、小木偶、小衣服之类的。海蓝在里头搅了半天,“没什么重要的东西,诶哟我去,这味道跟发霉了似的。节目组也太走心了!”

    而电视台这里,导演从监视器里看到了这一幕,他还夸奖道具组,“有进步啊!很贴近我们主题,这样才对嘛!”

    边上道具组一个组员尴尬的打着笑,可内心却很莫名,那个木箱子不是他们道具组搬进去的啊!

    一般情况下道具组都是以方便为宜,很多东西只求逼真,材料方便一般都是挑便宜又轻便的。即使真的需要一个木头箱子,道具组也只是会弄一个看上去很像木头做的箱子,而不可能真的搬一个沉重的木箱子进去才是。

    舒婳让海蓝走开,她自己过去瞧。箱子里有一股腐朽的味道,像是那种常年晒不到阳光,亦或是常年被埋在地下,反正不是叫人很舒心的味道就是了。

    她捡起一个小娃娃,娃娃是那种金发碧眼的,很像现在的芭比娃娃,但是做工没有现在这么考究。娃娃身上的裙子也很脏,连颜色都辨认不出来了。

    背后刮起一阵风,海蓝急忙去把窗关了,“这阁楼有点冷,咱们分头找找,找不到就下去吧!”

    舒婳挖了好久,才在里面发现了一个小铃铛。她捏了捏,又掂了掂,“金子?”节目组这么有钱了?

    “大人,这里有一封信。”海蓝高声喊她过去。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