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腹黑王爷,王妃要休夫

第三百七十六章 这是天意!

    宛儿的父亲循声望去,看到一个襁褓放在自己门口,里面的婴儿正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宛儿的父亲顿时喜出望外,他喃喃道:

    “天赐女儿,天赐女儿啊!”

    宛儿父亲将婴儿抱回家,将包她的襁褓都换成自己准备好的,将原来的襁褓等物都精心收存起来。

    这一切,宛儿的父亲并没有告诉妻子,他不想再节外生枝。

    因此,宛儿的母亲被蒙在鼓里,并不知道她的女儿不是亲生。

    从宛儿父亲这里得知宛儿的身世,南宫聿如遭雷击,心如刀绞。

    他没想到,寻找了这么多年的胞妹,竟然就是他心爱的女子苏宛儿!

    找到妹妹的欣喜,早已经被失去最爱的痛苦所替代。

    南宫聿全部的心,都给了宛儿,他的爱,全都倾注到了宛儿身上。他——没有能力移情,没有心思再爱别人了。

    思虑再三,南宫聿决定隐瞒真相。

    他让宛儿的父亲严守秘密,掩盖宛儿的身世真相。

    南宫聿知道宛儿的父亲在匆忙中遗失了宛儿出身的“证物”,只是做梦也没想到,这些“证物”恰恰就落到了郦允珩的手里。宛儿凝望着南宫聿,澄澈的眼眸里波光粼粼。

    南宫聿也不再回避她的目光。

    他垂眸凝望着她,眼睛清澈如冰湖,冰湖纯净、深挚,还有些许坚定。

    眼前这个人,竟会是自己失散十几年的亲兄长?

    宛儿的泪水涌出来,说不清是委屈还是遗憾。与南宫聿相识、相知、相恋的一幕幕场景,在她眼前回放……

    初次相遇,南宫聿就救了她,在她要离开之时,南宫聿语气急切地叫住她:

    “宛儿!你人地生疏,又举目无亲,万一遇到困境怎么办?!”

    他从怀里取出一块玉佩,递给宛儿。

    “你拿着这个。如果需要帮助,你就去找‘祥泰’商行。祥泰商行在天煜国各州郡星罗棋布,在陵江沿岸尤为密集。不管是银号、粮铺、绸缎庄、茶庄……只要是‘祥泰’字号,你进去出示下玉佩,他们就可以为你提供任何援助。”

    ……

    漆黑的小木屋里,宛儿双臂交叉抱在胸前瑟缩。次日午时,她就要被赐毒酒、白绫了。

    在她万念俱灰之际,南宫聿温润如玉的声音从耳畔倾泻下来:

    “宛儿,跟我走!”

    ……

    “南宫走南闯北,漂泊不定,从不考虑成家之事。”南宫聿说,“不过……前些日子,我的想法变了。只是……到哪儿能找到一个像宛儿这样的女子呢?”

    他负手远眺前面的小桥,梦呓般一字一顿地吐出一句话:

    “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

    ……

    蓟州城下,宛儿中了毒箭,倒在了城外的土地上。

    清脆的马蹄声忽然响起,一双温柔有力的胳膊,将宛儿从地上抱了起来。

    如同好多年前的那次一样,那个容颜如玉、五官精致的翩翩公子,身着雪白的锦袍,秀美的眼眸温润动人地望着她。

    “宛儿!我来迟了!对不起!你坚持住!我一定医好你!宛儿,我带你回家,绝不会再让你受任何伤害!一定要坚持住……”

    ……

    宛儿原以为,她终于找到了那个“白首不相离”的人,他们心灵相通,情意相契。

    她以为得此一人心,两人以后可以相携读晨昏了。

    哪曾想,生活竟突然反转,给她开了这样一个天大的玩笑。

    南宫聿见宛儿流泪,忙取面巾帮她擦拭,低声安慰说:

    “宛儿,别难过。虽然……事情的发展超出了我们的意料,可是……最终做决定的,还是我们自己。”

    南宫聿眼眸里闪过一缕黯然。

    “宛儿,你已经看到我的决定了。我给你时间考虑……”

    “不必了。”

    宛儿凝视着南宫聿,眼眸里星光灿烂,

    “聿公子,我的决定跟你一样,我要永远跟你在一起!”

    “谢谢你,宛儿。”南宫聿将宛儿拥入怀里,往她后背上轻拍了两下,然后放开了她。

    南宫聿对郦允珩说:

    “你来了就是宾客,请入席吧!”

    然后,他坦然对厅堂上的太后拱拱手,说:

    “天成帝所言之事日后再议。今日是我和宛儿的大喜之日,还是应该先将礼仪完成才是。”

    太后眸光一暗,脸上现有担忧之色。只是,她并没有多讲话。

    南宫闳惊诧地望着南宫聿,张张口,似乎想说些什么,可最终也没有说。

    这是南宫家的家风。

    任何人,都会充分尊重家庭成员的决定。即使有异议,他们也不会公然阻拦,至多也是在背地里规劝一番。

    何况,南宫聿自小就很有主见,做事沉稳坚定,目标明确,感情执著笃定。

    他那么喜欢宛儿,已经将全部感情都倾注在宛儿身上。若将宛儿从他身边夺走,只怕对他造成玉碎般的伤害。

    只听南宫聿对礼官讲话了,声音不大,语气却不容置疑:

    “礼仪继续——”

    礼官怔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赶紧说:

    “礼仪继续——新娘新郎拜堂成亲了——一拜天地——跪——叩首再叩首三叩首,起——千里姻缘一线牵,相亲相爱到永久。”

    满堂鸦雀无声。

    宾客们刚才已经听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可看到婚仪一如既往地执行,个个瞠目结舌,面面相觑,瞪着眼看着。

    南宫闳望一眼太后,太后也正无助地望着他,两人对视一会儿,无可奈何地摇摇头。

    郦允晟笑意更浓,嘴巴都合不拢了。他眼眸里闪出冷厉的光,睥睨着他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

    “夫妻对拜——跪——叩首——……”

    只见郦允珩忽然跟疯了一样,冲上前去就把宛儿从地上拉起来:

    “宛儿!你犯什么糊涂?!你是南宫聿的亲妹妹!你怎么能跟他成亲?!”

    宛儿将他一甩,说:

    “这与你何干?!你少管!我愿意就行了!”

    “宛儿!你醒醒!这是天意!”

    郦允珩抓紧宛儿,规劝道,

    “你不能跟南宫聿在一起,你回来吧,你回我身边!我保证会补偿你的!宛儿,求你!”

    “郦允珩,你放手!我永远都不会再跟你回去了!”

    宛儿使劲想甩开郦允珩,可郦允珩就是不肯放手。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