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遮天求道路

第五十六章 剑意长存

    张文昌此时已经完成了一次蜕变,骨骼新生,血液重换,生命精气充盈无比。

    张文昌饮下灵乳,又服用了一些灵药,毕竟这次的蜕变消耗不小,与其他修士的彼岸蜕变全然不同。

    张文昌发现他现在运转道经更为自然,斩道境界的体悟真是不凡,此时再修炼,有一种高屋建瓴般的感觉。

    心脏在有力的砰砰跳动,张文昌从枯寂中恢复过来,他的生命力在快速回升,在大量灵药的支持下,他快速回复到之前的生命状态,而且还在保持劲头不断提升。

    最终张文昌感到生命力提升了有一倍还多。

    不过他在短短的一天后身体就有枯寂到了极限,比第一次的变化时间缩短了很多。

    张文昌都没时间起来活动一番。

    张文昌这次做好准备,把全部心神都凝聚到神胎中,如果每次蜕变都有先祖的记忆传承的话,那他就赚翻了。

    张文昌按捺心中激动,最终心灵一片空灵,波澜不惊的感受着身体蜕变的每一点信息。

    “真的来了!”

    又是熟悉的黑暗通道,不过张文昌的心情却全然不同。

    一道道先祖身影自张文昌眼前划过,这次的先祖身影都异常清晰,每道身影都有强烈的情绪向张文昌冲击而来。

    张文昌明白他们都是修士,否则不会有这么清晰的意志传承到血脉中,不过张文昌推测只有修行到斩道之境,才能把自身道则烙印在血脉中。

    “怎么有道则的先祖身影还不出现。”

    张文昌苦苦等待着,毕竟时间越往前推移地球的修炼环境越好,按理来说应该强者更多啊,怎么回溯了这么多先祖还没有一个斩道境实力的出现。

    “难道你们都早早留下了血脉,才安心修炼的吗?”

    张文昌在抵御众多的情绪冲击和意志吸力,同时心里吐槽着。

    终于在又走过了一位先祖身影后,一道身后有八卦显现的身影走来。

    他身着玄袍,头戴冠冕,面容俊美,双眼明亮,似有无穷智慧蕴含其中。

    “就是你了。”

    张文昌这次主动投入其中,他发现斩道以上的先祖不常有,也就不想着同时出现几位自己在好好挑选一番了。

    他需要抓住眼前的机会,毕竟在这黑暗空间中他也不能无限坚持下去。

    刷

    似有无数的八卦符文在眼前划过,张文昌的意识中有无穷道韵转变。

    这和张文昌的八卦超速思维完全不同。

    张文昌细心体悟,他发现自己的意识似乎与大道融为一体,有无穷信息在他心中闪过。

    忽然间张文昌觉得自己站在了世界高处,以宏观的视野在重新观看世界。

    一处画面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中。

    六大绽放刺目光辉的兵器在空中爆发神威,向一处豪华的车辇处攻去。

    这车辇毫无意外的粉碎了,张文昌发现这应该是一位大人物出行的场面,附近的还有无数的车辇在拱卫。

    这些座驾不仅豪华高贵,而且还有复杂的道纹烙印在其中,看着一眼望不到头的随行车队,张文昌推测这是在有人在半路袭杀一位大人物。

    “等的就是你们!”

    一道威严的话语从一辆与那遇袭车辇完全相同的车辇中传来。

    张文昌看去,却无法看到车辇之中的情况,只听到一声拔剑的清脆声,然后就是一道黑色剑气冲天而起,在半空中化为一道威严的黑龙向天空中的兵器冲去。

    轰

    刺目闪亮的光华刺破了苍穹。

    “祖器虽好,但人却不怎么样。”

    “来人,全部拿下。”

    淡淡的话语随之传来,为这场袭杀划上了句号。

    啪,

    画面随之破碎,张文昌隐约只听到最后传来了落寞的三个字。

    “失败了!”

    张文昌一脸懵然,

    “什么情况,这就结束了,你是谁,在做什么,完全没头没尾啊,而且只有一场记忆画面吗。”

    张文昌呆了片刻,才缓过神来。

    “不过那八卦的运用之法好像是一种神通,以后我可以试试。”

    张文昌回味了一番,发现刚刚的那种视野很不简单,越想越觉得珍贵异常,无穷天地信息在他心中流淌。

    “天地视听,还是推演的画面呢。”

    信息太少,张文昌也只能猜测了。

    他放下心中的疑惑,服用了一些灵药,继续第三次蜕变。毕竟历史上留下的谜团太多了,后人不可能全部得知。

    第三次在黑暗通道中苦苦等待,张文昌终于又等到了一个有道则异像的影像。

    唳

    鹏啸长空!

    金光冲天,绚烂夺目,一只巨大的鹏鸟出现,这是一只数十米长的巨鸟,通体刺目,像是黄金浇铸而成,充满了上天赋予它的力感,蕴有爆炸性的神力。

    这只金鹏像是划破时空,从远古冲来,展翅击天!

    “不过为什么会出现一只大鹏鸟,也不知是哪辈先祖,你们是真爱啊,突破了种族限制,留下了爱情的结晶。”

    张文昌只能尽量稳固心神,保证不被吸入这大鹏鸟中,他一点也不想返祖成为半妖。

    在这只鹏鸟飞过后,在黑暗中又走来了一位衣着朴素的中年人。

    他身着布衣,像一位普通的古代百姓,但张文昌看去时,却感到看到的是一把锋锐无比的宝剑,张文昌只感到一把长剑在渐渐刺入他的双眼。

    “这是一位剑客。”

    张文昌心中大喜,他也曾梦想着身配宝剑,仗剑走天下,领略一种侠者的情怀。

    张文昌顺着这股吸力投入到了这位剑客中。

    一睁开眼眸,张文昌就被眼前之景给震撼到了。

    “这是地球!”

    眼前就是一颗张文昌曾在很多影像图片中看到的蔚蓝色的星球。

    此时地球就像是圆圆的一个大蓝盘挂在空中,几乎占据了他的全部视野。

    在漆黑的星空下,感觉地球都在微微发光,细细看去,表面的云层,纵横的山脉,旺盛的森林,黑的白的黄的绿的等等色彩点缀在这巨大的圆盘上,让这地球显得唯美异常。

    张文昌注意周边的环境,

    “我是在月球吗,单凭己身之力遨游星空,这位祖先已经是圣人了。”

    在张文昌心中圣人实力才是巨大的飞跃,摆脱星球引力,可独自遨游星空。

    “这位祖先就是一人独自看着家乡练剑吗?好厉害。”

    张文昌也不知何时才会有如此实力,现在也只能把握机会用心体验了。

    噌

    一把青铜色的长剑被拔出剑鞘,“张文昌”站了起来开始舞剑。

    如果忽略此时的环境,他的剑法真是平平常常,没有任何光华异像,就像是一位普通人在挥剑而已。

    张文昌用心体悟,这可是相当于古之圣贤在亲自指导他,他怎会不珍惜呢。

    虽然招式普通平凡,但张文昌却感觉自己的意识延伸至长剑上,这长剑似乎化为了他的手臂,挥剑之时心随意转,酣畅淋漓。

    “张文昌”剑法、身法相合,剑法开始加快,化为一阵旋风,连连出剑,或刺或划,或点或拨,身法愈快,剑法亦愈快。

    剑法虽快,但却流畅自然,丝毫不显突兀,衔接地无比流畅,运用随心。

    随后张文昌感觉心灵在随着长剑开始无限凝聚,思维中有如先天灵光一闪,本能的以坚定的意志聚集自己心中锋锐之意,化为一柄意志利剑。

    接下来剑势又变得浑圆沛然,刚中带柔,三尺长剑似慢实快的不断划圆,柔韧剑气透体而出,在空中留下一个个半透明剑气光圈,浑圆中锋锐隐现。

    张文昌感觉自己的意志利剑又刚中化柔,随心所欲,无不如意,动念间即可挥洒自然,无隙可循。

    随之意志利剑透体而出,藉由气机感应,窥探天地,天地间的种种微妙变化都一览无余,如果是对敌的话,张文昌感觉他可以把握敌手一切有形无形的破绽。

    兵法有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谁能在测敌、知敌的手段上更胜一筹,谁就能毫无疑问的占据极大主动,同时在气机牵引之下,每一击都是近乎本能般针对敌人的最有效的攻势。

    自然而然,乘隙而入,这是无招胜有招之境。

    剑法再变,张文昌逐渐感到了一股压抑,这压抑无形无质,却又无时无刻不在。

    张文昌的本能的主动出击,

    嗤

    一道剑气挥洒,张文昌感觉自身挣开了一股无形束缚,在天地间可以肆意挥洒自身的剑意。

    张文昌心灵顿时浸入剑意妙境,气随意动,以气御剑,自然而然施展出种种剑气。

    剑气似龙吟虎啸,十荡十绝,势不可当,其脚下所过之处的山石更是频频碎裂。

    “张文昌”眼中微现血色,杀机隐隐,直似换了个人一般,其手中长剑森寒锋芒大盛,一招一式尽皆绽放无穷凌厉剑意。

    他的杀气化成了有形之质,似可直接斩人神魂。

    剑气铿锵作响,仿佛有千万天剑在齐鸣,响彻天地间!

    恐怖的剑气波及此地,在空间中都留下道道剑痕。

    剑修,主攻伐,一剑既出,万里山河皆破,无物可挡!

    到了最后,什么都不复存在了,只有这一道剑光,天上的日月星辰都显得微不足道,暗淡的没有光辉。

    张文昌之后又感觉自己摒弃了心头一切七情六欲的干扰,所有的精神意念都集中到心中之剑上,化作最为精粹强大的剑意。

    这剑意之强,已足以斩破世间任何有形无形之物,目光迸射剑意就可杀人于无形,乃至斩破空间壁障……

    “铮”……

    “张文昌”手中剑法又变,而且他的眼中也退去了凌立的杀意,变得清澈晶莹,宛似天仙降临,睥睨凡人。

    他眸中映照的是无垠虚空,是无量清光,是一种无誉无毁,不滞于物,与天地齐寿量,与日月齐光明的可怕神采!

    张文昌现在的心境与道胎中有些相似,他只感觉自身道心晶莹剔透,念头通达,不为七情六欲所扰。

    不过最大的不同就是他现在更为主动,各种念头由心而发,随心而止,静时安心修行,动时杀伐天下,动静相合,阴阳之母也。

    张文昌本能之间感觉在这状态有“神而明之”、“天人交感”、“看破虚妄”等等玄妙能力。

    剑客停止了剑舞,凝神片刻,挥出了最后一剑。

    刷

    剑光分化,似混沌演化阴阳,开天辟地,在这道剑光中,演化出一个宇宙,无尽星辰凝聚,星域闪烁,有万灵诞生。

    瞬间之后,剑光宇宙开始坍塌,世界步入毁灭之渊,万事万物都不存,这是

    大破灭!

    世界陷入了一片黑暗。

    “刷”

    张文昌在洞府中醒来,双眼一睁,两道璀璨明亮的剑气就破入洞府地下,留下了两道剑坑,深不见底。

    张文昌心中仍有可怕的剑意在凝聚。

    过了好一会,张文昌才不禁长舒了一口气。

    “我该说些什么,来表达我此刻的心情呢?”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