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只有我不是npc

第一百六十七章:拯救百川市(中)

    常年搭档的二人,是末楼事务所配合最为默契的二人。二人对危险的嗅觉也是最为敏锐的。

    柳浪愣住。开始认真思考花小兮的话。

    他试着将一切按照游戏的视角来思考。

    原罪是高于司狩的存在,这样来讲,的确也许能够影响司狩和人类的,不仅仅是造物主,某种程度下原罪也可以。

    柳浪想起一件事,白灵曾经解读过一份古老的文书。

    提及的极有可能是原罪之中的傲慢。在那份文书里,写着傲慢拥有无数的信徒。

    司狩的数量很少。这些信徒应该也包含着人类。但原罪的本质便是司狩,他们一样无法被人类记住。

    这或许代表着,原罪也有某种能够影响他人的可能性。

    而自己无法修改原罪和查看原罪的一些属性,这代表,七个造物主与七原罪或许是平级。

    “的确有这个可能。”林森点点头。

    “目前来看,这些被妒火烧昏头的家伙,就像失心疯一样,这已经不是简单地会引发一个人内心的嫉妒与恶念,事实上,是在摧毁他们的理智。如果贸然行动的话,说不定会发生很可怕的事情哟。”阿卡司补充道。

    的确如此,这些被嫉妒蛊惑的人,最开始其实还有一些理智,但到后面就已经完全被恨意和妒火填满,变成满脑子只想杀死对方的行尸。

    柳浪点点头,断定这一切如果随着时间推移,这些人的病状会越来越疯狂。

    可眼下,他们不知道原罪藏在哪里,如果他的能力对司狩有效,那么阿卡司花小兮林森乃至柳布丁任何一个人一旦被原罪蛊惑,都极有可能造成惨剧。

    “要是能够知道他们被蛊惑的过程就好了。”

    柳浪这般想着。

    就好比自己使用人物修改器,编辑人类和司狩,需要一个前提条件,等级大于对方,并且亲眼见过对方。

    原罪呢?

    柳浪陷入思考中。

    “为什么一开始是东市区?如果他的能力是没有限制的,那么集中在东市区,反而会暴露自己。这只能代表,他的能力是有限制的,他一开始在东市区活动。而随后之所以会在其他市区发生案件,是因为人类的活动范围本就不可预测。”

    “也就是说,他也许跟我一样,需要先看到对方?”

    找出对方能力的作用方式,就好比分析一把枪的弹道。柳浪不是fps游戏的大师,但也算有些基础。

    “这样一来,这一次恐怕只能奇袭。”

    听着柳浪旁若无物状态下的自言自语,一行人面面相觑。他们不知道造物主眼中的世界到底是怎么样的。

    但柳浪的话语,的确很有可能是最为正确的方向。

    阿卡司微微皱眉。

    他记得这个原罪。

    北郊作恶多端,杀了不少司狩来获取力量。这段时间很多司狩都藏了起来。

    也许由此,这个极有可能是嫉妒的原罪,才开始把目标转向人类。

    “这么做对他的好处是什么?我有点想不明白哟,引起这样大的骚乱,不就是摆明了,让所有司狩都去注意他吗?”

    ……

    ……

    整座城市都陷入了混乱之中。

    大街上人人自危。谁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被某个熟悉的人,或者不熟悉的人,甚至亲近的人忽然冲出来杀掉。

    当灾难降临,谁也无法逃掉。

    齐玉原本只想下楼买包烟,买点鱼丸。

    他自己是不想去的,喊了几声史杰诺,史杰诺不知道去了哪里。于是齐玉只好自己下楼,一脸抱怨。

    下楼后,齐玉准备交钱。钱包是史杰诺送的,路易威登的一款限量版。

    齐玉也不懂这些,作为一个在司狩中算是老年人的存在,他压根不关心某一个时代的某个品牌,所谓百年老店,在齐玉眼里,也就跟三天两头就倒闭的厂子一样,没什么分别。

    活得足够久,很多事情就看的非常淡。

    但不巧的是,收银员的目光落在了齐玉的钱包上……

    齐玉没想到世道已经变得这么险恶。

    下一秒,一个神色看起来有些古怪仿佛极力在压制着什么的收银员,神情变得混乱,然后开始撕抢齐玉的钱包。

    齐玉当没看见。

    他跟普通人不计较。

    或者,跟任何人都懒得计较。

    只是回去的路上,大街上类似的情况很多。

    原本都是一些处心积虑的谋杀。

    到现在,似乎进化成了一种癫狂。

    一旦看见自己没有但别人有的东西,就会想要摧毁或者夺取的执念。

    这种病毒正在慢慢影响整个百川市。

    “没想到你用这种方式变强……真麻烦啊……”

    回到家,感受到了乌烟瘴气的百川市,齐玉第一次,没有了玩雀魂的心思。

    “算了,懒得打。去告诉她们通关线索好了。”

    齐玉到底是不想百川市变得太乱,主要还是太乱了,很多习惯就得改。

    现在百川市已经乱到发生命案都没人管了。

    因为管不过来。

    ……

    ……

    混乱不仅仅在于人类。

    冷色的灯光落在圆桌上。

    只是照亮着桌面,看不清四周。

    但隐约能看到桌面边缘的牌案上,刻着八个数字。

    在写有数字五的牌案后的阴影中,伸出了一只手,那只手轻轻敲着桌子,黑暗之中,看不清他的脸。

    只能看到一个轮廓,该是一个孩子。

    他有些不满的说道:“现在只剩我们三个了,打麻将都凑不齐人,你要不要把一号二号找回来啊。人太少了,玩着没有意思。”

    牌案为数字六之后的,是一个女人。

    女人说道:“别废话了,今天不是来玩的吧,说正事。”

    他们二人的目光望着牌案为数字三的人。

    那个人以往不怎么说话,只是用笔写在纸张上。

    百川市。

    他写下了这三个字。

    女人没好气的说道:“你是要我们铲除百川市的那个怪物?还是造物主?”

    五号后面的孩子也说道:“我在百川买了座古镇,可都是被你的柳生一梦和那个造物主搞的面目全非。姐姐,你要不要赔我点钱?”

    “滚。”

    女人的心情非常不好。

    作为一个善于控制情绪的人,她很少这样失态过。

    “更年期吗?这么凶巴巴的干嘛,不要以为只有你的司狩们陷入了混乱中啊,我的很多生意都在百川市,现在也都进入了瘫痪状态。”

    这一次,小孩说的不是造物主,而是女人口中的怪物。

    而三号牌案后的人,也终于写出了新的讯息:

    怪物。

    “这个家伙什么来历?喜怒哀乐皆不属于他所制造的那种情绪。”

    “姐姐,嫉妒,可本就不是一种单独的情绪,里面所包含的东西可是很怨念的。”

    顿了顿,小孩子也说道:“前些阵子,在北郊,他也杀了很多旅行者司狩,当然也有我阵营里面的,看起来这个家伙,不属于七号,也不属于我们之中任何一个。”

    “最关键的是,他现在引发的混乱太大了。而且……即便是你,也没办法抹除每一个人的记忆吧?”

    小孩子虽然听起来,也损失颇多,但打量着三号的目光,依旧带着玩味。

    女人也盯着三号,说道:“这已经有过两次,我们根据你的提示去浓雾里寻找东西,但很明显,两次都有所损失。我们找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说道这里,小孩子忽然住口了。

    他只是眨了眨眼睛,笑的有些顽皮。

    女人没有注意到这一幕,作为比死去的四号更晚参加这场游戏的人,她对很多事情,还不算完全清楚。

    而无论是她还是那个孩子,所有的游戏规则,都是由三号来颁布,他们所知道的记忆也都是三号告知。

    得知三号的能力后,女人对于自己认知的很多东西,都保持怀疑态度。

    但还是会尝试去做。

    为的是获得更多的线索。

    她知道一件事,一号和二号始终不出现。三号到六号,并不一直是同一个人。而七号,是所有人必须铲除的存在。

    这是这场游戏里,她极少数可以确定的事情。

    五号是个孩子,这个小孩每次参与游戏,都是目光盯着三号。看起来跟自己一样,所有事情都让参与游戏最久的三号做决定。

    可她总感觉,也许三号……都没有五号活得久。

    这只是她的直觉。

    对于真相,她一样不知道。

    只能慢慢发展自己的势力,来获取更多的,散落在这个世界的隐秘。

    好在,她拥有很多司狩们渴求的东西。

    只是最近,在得知百川市便藏着七号造物主的情况后,她派了许多司狩前往百川,而三号也将很多业务转移到了百川。

    可最近一个忽然杀出的怪物,先是杀了不少司狩,各个阵营的都不能幸免。

    随后是引发了大规模的混乱。

    这种混乱,并不仅仅只是针对人类。已经有不少司狩,与自己的契约感应失去了联系。

    这种感觉就好像新诞生了一个八号一样,他在用蛮横的力量,觊觎并掠夺别人的东西。只要是自己没有的,但别人拥有的,他都想夺取。

    哪怕是能力与阶级。

    这种行为,便叫做妒忌。

    三号写下了信息:“铲除它。它已经失控了。”

    “如何铲除?靠近南市区的司狩们,一个个失去感应,变得疯狂混乱。谁去谁遭殃,那里就跟黑洞一样,是邪恶的中心,一旦被卷进去,什么都没了。”

    女人颇有怨念,与往日的风情万种不同,损失了太多司狩,对她来说也不是能一笑了之的事情。

    三号望了五号一眼。

    似乎五号能够解决这个麻烦。

    但五号并没有开口,他以往是那个话最多的孩子。

    却在此时保持缄默。

    女人也看向五号,发现自己问了某个问题后,五号便闭了嘴。

    “百川市即将毁于罪恶和疯狂之中,对于你来说,人类才是你最大的战力和财富,如果拯救这座城市,你的人气会上升不少吧。”

    “别看我,姐姐,我可跟你一样,没有一点办法哦,那样的怪物,只有同样的怪物才可以解决掉。我手里……”

    五号虽然对六号说着话,目光却望着三号。

    “我的手里,可没有这样的怪物呢。”小孩子的语气听起来颇为失望。

    三号沉默了许久,似乎是确定了五号不想暴露些什么。

    便在纸上写了另一条提示。

    这是一条从他们以这种神秘方式聚会以来,从来没有看到过的要求。

    女人甚至以为自己看错了数字。

    “协助……七号?”

    七这个数字,在这里从来都是红色的。这一次,却变成了蓝色。

    小孩子也有些惊讶的说道:“看来你说的失控是真的哎。他已经变得这么可怕了吗,居然需要我们去帮助我们的敌人?”

    略微有些讽刺的语气,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

    女人想起来,五号方才说过的话。

    能战胜怪物的,只有同样是怪物的存在。

    所以七号手里,其实也存在着一个……怪物?

    在她印象里,只有百川市的那个光头可以被称之为怪物。

    “谁也不想做这个救世主,于是就推给了别人么?”女人的语气也讽刺起来。

    ……

    ……

    柳浪一行人最终还是决定行动。

    前往百川市最混乱的南市区一探究竟。

    随着时间推移,混乱所带来的影响,也会越来越大,百川市宛若一个巨人,却是千疮百孔,再不做医治,这座城市就会彻底死去。

    而其他城市也都看到了如今的百川市。

    这是整个司狩与人类史上,最为混乱的几天。

    并且无法磨灭记忆。

    这次事件就算成功解决了源头,随后的舆论走向会如何,人们如何看待这件事,也都是一个未知。

    柳浪以前就一直认为,脑海里的倒计时,其实是一个警示。

    巨大的罪恶与浩劫降临前的警示。

    作为造物主,他必须在倒计时时间内,发展自己的能力和势力。以便能够应对这些灾难。

    就像一款塔防游戏,从向日葵开始,然后是豌豆射手,坚果墙等等,一步一步壮大。

    柳浪现在只感觉,这座生养自己的城市,正是需要他的时候。

    正准备离开的一行人,却忽然因为一个来客拜访而停住。

    “要除掉现在的他,只能你和那个小子去。其他人去,只会添乱。”

    一个光头推开了门,直视着柳浪说道。

    (明日大概会断更,因为比较忙写不完,主要是下一个章节估计又是一万多字的大战章节,还是想着尽量让大家一口气看完。所以明日~有可能会断更,然后后天发一个大章。)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