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霸道老公夺心计

可是他像着了魔

    可是他像着了魔

    林彦深的吻很温柔很细致。

    唇瓣吸吮沈唯的唇瓣,舌尖轻轻扫过她的舌尖,与她缠绵共舞。

    两人忘我地吻着。

    服务生端着托盘过来上菜了,轻轻敲了一下门,里面没有动静。又轻轻敲了一下,还是没有声音。

    服务生有点慌,客人不会点了单还没吃就走了吧?

    推开门一看,服务生愣住了。

    窗边的榻榻米上,英俊的大男孩正把漂亮的女孩子压在软垫上,两人的身体用很暧昧的姿态交缠着。

    听见开门声,林彦深和沈唯一下子清醒过来,林彦深猛的坐起身,把沈唯挡在身后。

    服务生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敲过门的,但是……”

    他一边说话,眼睛一边扫过林彦深的裤子。

    林彦深的脸也红了,尴尬地咳嗽一声,挪动了一下身体挡住某些不雅的画面,“放下吧。”

    服务生如蒙大赦,赶紧把托盘放下。

    走出包间,他摸摸额头上的汗,忍不住摇头嘀咕:现在的年轻人啊……

    沈唯一声不吭地躺在地上,用软垫蒙着自己的脸。

    林彦深知道她不好意思,伸手拉她,“服务生已经走了。起来吃东西吧。”

    沈唯双脚在榻榻米上乱蹬,“不吃了!脸都丢光了!都怪你!”

    刚才她就说了好像有人敲门,林彦深非说她听错了。现在好了,都被服务生看到了!丢脸丢到外太空去了!

    林彦深觉得自己也很冤,“接吻投入也有错吗?我真的没听见有敲门声嘛!”

    “哼,反正都是你的错!”沈唯不依不饶。

    林彦深逗她,“才上了前菜,一会儿还要上菜呢,你赶紧坐起来,不然服务生进来了,还以为我们又在干什么呢!”

    林彦深这么一说,吓得沈唯赶紧坐了起来。

    不仅在桌子边坐得端端正正,她还整理了头发和领口,看上去非常规矩非常乖巧了。

    林彦深暗暗好笑,这傻丫头还真是好骗。

    果然,没过一会儿,服务生又过来上菜了,门打开了,两人正等着服务生把盘子往桌子上放,突然听见外面有人在说话。

    “高总,很久没看见您啦,今天怎么有空过来呢?”

    然后,林彦深和沈唯就听见了高君如的声音,“今天正好从这边经过,想起还没吃晚饭,进来随便吃点。”

    林彦深脸色大变,冲过去赶快把门关上。

    高君如三令五申让他这段时间不要跟沈唯来往,如果今天被她看到,肯定会惹出麻烦。

    林彦深动作太大,门关的太急,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高君如和梁从文刚好走到门边,听见声音,都皱了皱眉。

    “这里面是什么人?怎么这么粗鲁?”高君如随口问领班。

    “是一对小情侣。”领班想起刚才听到的笑话,决定说出来讨好一下贵客,“如胶似漆的,服务生进去送菜的时候,两人还抱在一起亲呢。”

    “啧……”高君如啧一声,“你们的管理是不是有点乱?怎么现在什么人都能来这里吃饭了?”

    领班一听,赶紧摆手,“我们也没想到会这样。两人看上去很体面的。哪里知道……”

    梁从文很体贴地帮领班打了个圆场,“年轻人嘛,都是这样的。情热似火,一有机会就想黏在一起。我们年轻的时候不也这么过来的吗?”

    领班点头哈腰,“是啊是啊。”

    高君如回眸看梁从文一眼,“哦,是吗?你年轻的时候就这么过来的?”

    梁从文自知失言,笑了笑没说话。

    小包间里,服务生被林彦深迅猛冲过去关门的动作给惊到了,张着嘴巴半天说不出话来。

    等服务生走后,沈唯看了林彦深一眼,默默低下头没有说话。

    林彦深心里也有些难受,伸手把沈唯搂进怀里没吭声。柔情蜜意的小包间,变得有些压抑了。

    两人聊了一些不相干的事情,都很有默契地没有提高君如就在隔壁这件事。

    饭吃了一半,沈唯有些内急,想去上个洗手间。

    看到沈唯起身朝外面走,林彦深欲言又止。

    沈唯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回来翻自己的包,从包里拿出口罩戴上,才重新朝外面走。

    看到沈唯的身影消失在门口,看到她临走前还不忘体贴地把门关得紧紧的,林彦深心里有一股说不出的无力感。

    两情相悦的男女,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吃饭,偷偷摸摸地约会?

    就连在学校,都不敢暴露彼此男女朋友的身份。想牵她的手,只能在电梯里偷偷牵。想亲她,只能躲在黑暗的角落里。

    每一个拥抱,都只能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进行。

    有时候,会觉得这样很刺激,但此刻,他却觉得很压抑。

    沈唯也知道不能在外面久留,说不定就撞见了高君如。所以,她上完洗手间就迅速朝包间里走。

    路上有服务生看见她,用诧异的眼神看着她脸上的口罩。

    也是,来这里都是过来吃饭的,即便是明星,进来之后也会取下口罩的。没有人会戴着口罩去洗手间。

    沈唯不理会这些人的眼神,脚步匆匆,只想快点回到小包间去。

    走到包间门口,沈唯正要伸手推开门,隔壁包间的门开了,高君如那个助理出来了!

    沈唯一眼就认出了他。毕竟,当初他威胁她的那些话她还记得清清楚楚。

    不能开门,这是沈唯的第一反应。门一开,助理就会看到林彦深,他是跟高君如一起来的,肯定会马上把林彦深和她约会的事告诉高君如!

    沈唯迟疑了一下,假装走错了,与梁从文擦肩而过,继续朝前走。

    梁从文疑惑地扭头看了沈唯一眼。

    这个女孩子有点奇怪,在室内也戴着口罩,而且,刚才她明显是要进这个小包房的,为什么看到他之后又突然绕了个方向朝前走了?

    整件事都透着股诡异。

    梁从文盯着沈唯的背影看,觉得这背影似乎也有些眼熟。

    他从小就有神童之名,读书过目不忘,见过一面的人也都会记得。沈唯的背影,让他迅速断定了一件事:这女孩,他以前肯定见过。

    但是在哪里见过呢?却想不起来。毕竟看不到脸,只凭一个背影,很难回忆起当时见面的情景。

    梁从文没有去洗手间,他绕到旁边的绿植墙后面等着,监视着那个女孩子刚才走过的小包房。

    没过一会儿,他发现那个戴着口罩的女孩子又走回来了,她朝旁边的包房看看,伸手推开门,走进了小包房。

    果然,他没有猜错,这个女孩子刚才就是要进小包房的,是在见到他之后才改变主意的。

    她不想让他知道她要进那个包房?为什么?她认识他,这一点可以确定。

    包房里是什么人?她不想让他看到那个人?

    梁从文越想越糊涂。从露出来的额头和眼睛看,这个女孩子非常年轻,这么年轻的女孩子,他真的不认识几个啊。

    说是商业间谍也不太可能,这边的包房隔音性都很好,他跟高君如在隔壁包房说什么做什么,隔壁不可能听见的。

    那到底是为了什么呢?梁从文想破了头都没想明白。

    沈唯回到小包间之后,并没有把她看见高君如助理的事说给林彦深听。

    她戴着口罩,而且两个人也只见过一次,她不信那个助理能认出她。现在气氛本来就有点压抑了,她又何必把这件事说出来给林彦深添堵呢?

    梁从文回包间后,高君如刚接完电话,见他回来,随口问了一句,“怎么去那么久?”

    梁从文想了想,也没有把看到可疑女孩的事告诉高君如。

    今天公司中标了一个大项目,高君如心情很好,他不想给她添堵。

    “来,喝一杯。”高君如给他倒了一杯清酒,“一会儿找代驾,难得今天高兴,我们干一杯。”

    梁从文拿起酒杯,微笑着与高君如碰碰杯,“干杯。”

    高君如一杯酒下肚,脸上泛起了红潮,双唇也嫣红似火,她看着梁从文,眼波流转,“从文,我真的要好好感谢你,如果没有你,我真不敢想象,在这几次大风浪的面前,我一个人能不能支撑下去。”

    梁从文是个非常精明能干的人,智商高,心思缜密,城府极深。是难得的丞相之才。

    凭借自己的能力,他现在已经是高君如心腹中的心腹。

    对于高君如这番话,梁从文说不上是什么感觉。

    他现在几乎可以确定了,高君如对他也有感觉,但是,高君如的心隐藏得很深,在他面前,她很少流露出女人的一面,总是那么公事公办,说话也滴水不漏,几乎挑不出任何毛病。

    上次的蛋糕事件,是她少有的情绪外露的时候。那时候,他真的很高兴。

    她吃醋了,他知道。

    沉默了好一会儿,梁从文才轻声说:“高总,这些话太见外了。”

    确实太见外了,林氏给他的薪酬固然优厚,但是业内并不是找不到比这更优厚的薪酬。他愿意留在她身边辅佐她,要的并不是这份薪酬和这份领导对员工的信任。

    他要的是别的。

    高君如知道的,可是她却假装不知道。

    有的时候,他能理解,也能体谅。有的时候,他却感到失望和迷茫。

    不是没有年轻女孩喜欢他,那些年轻的姑娘,像花蝴蝶一样撩人眼目,只要他愿意,结婚生子是多么简单的一件事。

    可是他像着了魔。偏偏爱上这个心狠手辣的女人。

    梁从文这句话里透出来的苦涩,高君如也感觉到了,她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梁从文想要什么,在等什么,她都明白。

    她给不了他想要的,却又自私地不肯放手。

    她需要他。来自优秀男人的暗恋,尤其是一个比自己小很多岁的优秀男人的暗恋,是会让女人产生极大的满足的。这是自身魅力的证明,比任何灵丹妙药都能激发青春活力。

    她需要他的聪明才干,需要他的谨慎细心。需要他在她迷茫无助的时候帮她分析形势,把稳林氏这艘大船的船舵。

    她可以给他权力,给他优厚的薪酬和无人可以撼动的地位。但是,她能给的,也只有这些了。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