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九零律政军嫂撩人

320 都打不过我

    虽然提前半小时到看起来时间还行充裕的,实际上坐一坐准备工作,又和辩论队的同学再交流交流,时间就已经不多了。

    七点钟正式开始,六点五十田小夏他们就坐上了比赛的席位,她整理好自己的提词卡和记录本,一抬头关顾四周,哎呦哟,几乎真个宿舍都来了,顾饶曼看到田小夏看过来还站起来挥挥手。

    田小夏看到笑得像小太阳一样灿烂的顾饶曼也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甚至想跑下去和她们打个招呼。

    刚准备站起来,主持人已经上台了,没办法,比赛即将开始,田小夏只能小幅度地冲顾饶曼她们那边挥挥手示意一下就正襟危坐收拾好心情,准备比赛了。

    比赛过程中发生了一点小插曲,攻辩环节,对方三辩是攻方的时间,提的问题有点刁钻,我方三辩没能在第一时间回答出来,得亏对方没有指定几辩回答。

    二辩当机立断按住三辩的手利落地站了起来,二辩虽然之前的攻辩环节无论提问还是回答都中规中矩,但是她这个人最擅长的却是诡辩。

    不能正面回答问题那我就顾左右而言其他好了,围绕着你的问题和你辩论一番,你要说我我没回答,你问题的相关部分我都回答了,可是你回过头来想想又会发现,其实根本就没有给我答案。

    根据你的问题,再次拿出一大堆的“根据“,所以,在表面上,总能迷惑一部分人的。

    这个小插曲并不影响整场比赛,在规定时间内,比赛结束,等主持人按下计时铃的时候,田小夏觉得自己手心都是濡湿的,比赛前说是不紧张,但是在计时器滴答滴答的声音里,不自觉地就会紧张了起来。

    等学校派来当评委的几个老师点评完,宣布完成绩,田小夏比赛席上下来的时候,田小夏觉得自己身上有点僵硬酸痛感。

    田小夏内心苦笑了一下,难道一场辩论赛比出庭打一场官司还艰难,居然紧绷成这样。

    中间休息二十分钟给下一场比赛的人做准备,田小夏和队友们说了一声就向顾饶曼她们走去。

    “诶,小夏,你很厉害啊。”

    “对呀,稳得一笔,最后陈词总结的时候不慌不忙。”

    “是呀是呀,那气质,比对面的四辩好了不知道多少。”

    “可不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啊。”

    “哈哈哈,小夏就是天上那个。”

    田小夏刚走近,宿舍的小可爱们就你一言我一句地恭维上了。

    田小夏笑着笑着就有点不好意思了,“你们会不会太夸张了一点,表扬我不带攻击别人的啊。”

    “没攻击没攻击。”

    “小夏,你们这个最佳辩手是怎么评的呀,我觉得应该是你才对的。”

    没错,田小夏不是最佳辩手,最佳辩手是诡辩二辩。

    “你们这就不对了啊,虽然和我关系好,觉得我是好的没毛病,但是也要承认辨认优秀啊。”

    顾饶曼撇撇嘴,“小夏,我怎么听着这话有点虚伪的意思啊。”

    田小夏笑着拍了顾饶曼一下,“虚伪你个头啊,我说的是事实啊,人家那个反应速度那个知识积累那个组织语言的能力,不得不承认,人家很厉害啊。”

    王小红点点头,“你不说还不觉得,你这一说,仔细一回想,还真是啊,说话哒哒哒哒哒,机关枪似的。”

    眼看下一场比赛就要开始了,“谢谢你们来啊,接下来怎么办,继续看还是先回去。”

    胡芳芳伸长了脖子不知道在看什么,“继续看啊,来都来了。”

    林琪也说:“对呀,一行比赛时间也不长,还挺好看的。”

    田小夏挤挤坐在了顾饶曼和王小红之间,“也行,看完了一起回去。”

    几个女生又在叽叽喳喳聊了起来,主要是其他人提问,田小夏回答。

    知道主持人宣布比赛开始,介绍本场比赛的辩题,几个小姑娘才安静了下来。

    比赛结束又是快九点了。

    田小夏让舍友等她一下,她去和辩论队的人敲定了为下一场比赛碰头的时间,就和宿舍人一起走了。

    刚走出教室门,她突然想到,要是她和宿舍人走了一会卓航没看到她又来找她怎么办。可是要是她去找卓航,那宿舍人组团来看自己比赛自己居然跑了,好像也不太合适啊。

    正纠结这怎么办呢,突然看到了想教学口走来的卓航,嘿,不用想了,人来了就好办了。

    田小夏看到卓航,卓航当然也看到田小夏了。

    田小夏故意走慢了一点,卓航快步走到田小夏边上,“怎么样?”

    “当然是赢了呀。”田小夏说完还悄摸捏了捏卓航的手。

    其他人虽然认识卓航,但是并不太熟,而且这男生女生吧一般同学关系除了见面打招呼,有事说事以外,基本是不会闲聊的。

    别人和卓航不熟,可是顾饶曼熟啊,顾饶曼一看到卓航就想开口,耐着性子等到田小夏回答完卓航的问题。

    “卓航,你也是的,小夏第一场比赛你居然不来看,不像话了啊。”

    卓航看了顾饶曼一眼,又看田小夏,“我知道一定会赢啊,对于一定会赢的比赛,只要去享受过程就好了。”

    说完又看着田小夏说:“你希望我去看吗?”

    田小夏摇摇头,“不希望啊,你去看了我紧张。”

    顾饶曼问田小夏,“你紧张啥,放学的时候问你,你不是说你不紧张嘛。”

    田小夏说:“怕自己表现不好啊。”

    “你这都担心的啥?”

    田小夏冲顾饶曼翻了个白眼,“牡丹狗怎么会懂呢?”

    顾饶曼一听田小夏又嘲笑自己母胎单生,气得牙痒痒,“田…小…夏…你…觉…得…我…会…不…会…打你?”

    田小夏笑嘻嘻地说:“我觉得不会,我那么可爱。”

    顾饶曼咬牙切齿,“我觉得会的。可爱不觉得,可恶倒是有。”

    卓航在旁边淡定地说了一句,“李明翰和顾谦都打不过我。”

    顾饶曼一听,“啊?哦?你狠!”

    田小夏站在卓航身边捂着嘴笑个不停,“航哥,你这话扎心啊。”
Back to Top
TOP